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龚琳娜:经历3年名利圈 我与老锣的感情更深(图)

2014年01月17日 09:29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0)

龚琳娜说她对音乐的理解更开阔了。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龚琳娜

  年度作品《全能星战》

  凭借“神曲”《忐忑》进入大众视野的龚琳娜,在2013年意外收获了大量“黑转粉”。先是年初在湖南、江苏两大卫视连推新作《法海你不懂爱》《金箍棒》和《爱上大笨蛋》,之后又在年中参加了音乐真人秀《全能星战》。在节目中,她演绎了《小河淌水》《但愿人长久》等多首风格截然不同的歌曲,赢得观众赞叹。在龚琳娜的字典里,“神曲”指的是打破音乐固有的条条框框。经历名利圈的这三年,她与丈夫兼音乐制作人老锣,感情也更加深厚,“经历以后,我们的初心没变,能量更强了。”龚琳娜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

  ■ 行为艺术

  玩的就不是让你进去

  新京报:在《全能星战》表演的《爱情不能买》可能是去年你争议最大的歌曲,怎么想到唱这首歌?

  龚琳娜:这个是老锣提的创意,他说《爱情买卖》是那一年跟《忐忑》一起火的“神曲”。第一,《爱情买卖》歌词很现实,大家喜欢,因为反映的就是这个时代。第二,如果用“爱情能不能买”说一个故事,完全是成立的,可以把它戏剧化,以音乐小品、音乐剧的方式呈现。这中间我还用变声器变成了男人的声音,就像一个独角戏,一个人能完成所有角色。我自己非常喜欢,它的创造力太强了,这个时代需要原创的创意。这也是我难度系数最高的一首歌。很多人说,你一句歌词换一种,我们都进不去。可是我玩的就不是让你进去。那天我被PK掉了,但当时陶喆就说,你看谁能完成。其实这种平台上你真的不是在比赛,你是在给观众创意和惊喜,甚至给这个环境里的一些音乐人带来刺激。

  新京报:你很多的演出已经不只是简单地唱歌了,而更趋近于表演,有整体性和设计感。这点其实也有争议,有些人就觉得你们不够纯粹。

  龚琳娜:纯粹是心灵的,不是形式上的。形式上我们也要发展,可能是3D、4D,戏剧、电影都可以结合起来,甚至有人说我是行为艺术,那有什么不可以呢?你看西方的电影、演唱会、秀,想象力都极丰富,Pink都在空中转着唱了,唱得又牛,音乐又好,还做杂技。我们也必须要在表演方式上去提高自己。

  新京报:这几年,电视媒介带给音乐很多可能性,大家对音乐的关注度也有所提升。你怎么看?

  龚琳娜:唱片没落了,音乐不会没落。比如最近《中国好歌曲》收视率也很好,说明人们还是需要音乐,想听到好作品。当然电视不是最好的欣赏音乐的平台,而且你在电视表演确实需要形式感,但音乐听众不一定需要这个形式。电视只是传播的方式,很多人还是要走进剧场、音乐厅,这会成为未来的趋势,如果你真的想听到好声音的话。

  回顾

  为“星战”听了半年流行歌

  2013年是我变化特别多的一年,参加《全能星战》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一个是大家从这里更全面地了解我,而不仅仅是原来雷人的印象。另一个是也让我们学到以更多元的方式来做音乐。我原来是很少听流行歌的,我听全世界的民族音乐比较多。为了准备节目,我基本上半年时间每天大量地听各种流行音乐,老锣在作曲上也借鉴了很多流行音乐的制作方式。

  去之前当然还是有压力,我们的顾虑就是保守还是创新?举个例子,唱摇滚保守的就是唱崔健、汪峰,因为他们的歌已经被分类在摇滚里,唱出自己就行了。但是我没保守,我拿了一首大家都熟的《但愿人长久》。其实我学了崔健、汪峰,还有Pink的歌,但最后没唱。再比如《爱情不能买》,节目只要求两种唱法,我完全可以选大家都喜欢的歌,安全地唱两种唱法就行了。为什么我选了《爱情买卖》?他们觉得这是非常世俗的,从选歌我就危险了,我还放了七八种唱法。我们选择了创新,可能在分数上失败了,但是音乐上没有失败。

  大家说我“神曲”,这有一点好,说明你不是美声、民歌、爵士,没这个框框。我和老锣是学院派,做严肃音乐出来的。但是进入流行音乐以后,我们肯定不会丢的是严肃音乐的技术,同时我们还要学习流行音乐的制作技术。比如我唱玛丽莲·梦露的歌,我还是唱中文歌词,用民乐唱法,我唱《双截棍》,也不是用Hip-Hop的方式唱,而是唱得清清楚楚。我们用了西方流行音乐的壳,但魂是中国的,这一混合又打破了很多框框。

  给2013年做个总结就是,我和老锣对音乐的理解更开阔了。以前我们说我们是“世界音乐”,现在我们也不说了,因为没了这个界限。唱过了《致青春》《拯救》《迷迭香》以后,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无论是哪种音乐,我都不需要按照那个规矩去做,把这个界限抹掉了。这是我这一年最大的进步和收获。

  感触

  爱情更深了,能量更强了

  这一年,我好像把所有的穴道都点开了。最开心的是,从《忐忑》开始,我和老锣一起经历这三年的名利圈,我们俩的爱情更深了。三年前,我们完全不是这个圈子的,但是进入以后,我们对艺术的追求没有变,没有丢失自己。有人说你耍大牌,也有人说你们要坚持。这个过程有人挑拨我们,我们自己也面对很多诱惑。经历过奋斗,经历过享受,苦的甜的,什么都经历过,然后你就百毒不侵了。经历以后,我们的初心没变,能量更强了。

  过去几年,我们为了要真唱,要现场乐队和好的调音,一直要跟人去争。因为那时候大部分人是用伴奏带假唱。这几年唱歌类节目也大多是现场乐队伴奏,大家也开始意识到现场的魅力,邀请方也对我们非常配合。一个是大环境有所变化,一个是我们团队一直坚持,圈内都知道了。以前别人不理解你,为了一两首歌为什么要这样,现在这些环节就都很顺利了。除了工作以外,最难忘的事就是老锣给我做的美食,太好吃了。好多人说,你怎么这么有激情,有部分激情是来自于他给我做的美食。他什么都做,做得可好了。

  一整年里难忘的人,可能是林怀民吧。年初我看他的《九歌》演出,对我影响很大。他坚持中国文化,对中国的舞蹈艺术做出很大贡献。舞蹈界很多人还是在自己的框框里面,林怀民就是非常开放的,他会去吸纳、接收与合作。这种意识是非常重要的。

  未来

  和儿子一起唱《天马行空》

  2014年春节,我们在东方卫视和湖北卫视的春晚,有两个节目。1月29日在湖北卫视演《武魂》,大年初一在东方卫视是一首新歌《天马行空》,都是七分多钟的节目。《天马行空》是为马年定制的,我在微博问大家想听我们做什么样的马年的歌,很多人在微博上说了“天马行空”。这次我们的儿子也上台了,所有乐器锅碗瓢盆都是他们自己做的,很有趣。我们传递给观众一种快乐的新年气氛,还有我们的家庭观念在里面。

【编辑:上官云】

>文娱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