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琦德国经历曝光:被怀疑假结婚 险被骗签卖身契

2014年01月21日 10:36 来源:南宁晚报 参与互动(0)

  

罗琦

  她,以13岁的年龄出道唱歌,四年后便成为“中国第一摇滚天后”;她,18岁在歌唱事业最巅峰时失去左眼,却选择坚强,迅速重新崛起;

  正如她的离开一样,2004年她又风一般地重返中国,复出乐坛。今年,她作为《我是歌手》第二季选手之一,成为话题焦点。她,就是罗琦。

  她,1997年在南京被爆出吸毒丑闻,一夜之间便成为国内第一个被揭露吸毒经历的明星;她,1998年突然选择远赴德国柏林定居,从此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就在1998年大家还在为罗琦年少成名,却跌宕起伏的人生唏嘘感叹不已之时,她已悄悄地退出歌坛,移居德国。从此,几乎没有传来半点关于她在德国的消息。

  罗琦究竟是怎样度过在德国的这六年的呢?原来在这段时间里,她虽然没有出现在国内媒体的报道中,但曾经在柏林接受德国《滚石》杂志专访,也曾经上德国某电视台访谈节目。记者约德国作者追寻着罗琦在德国生活过的点滴片段,同时参考了她在2004年回国后接受部分国内媒体采访回忆起的德国经历,希望能重现她在异乡这些年的故事。

  1998年1月 机场 一下飞机就被德国警察拦下

  1997年,罗琦在南京演出时毒瘾发作,被出租车司机带到派出所。一时间,全中国都知道了罗琦吸毒的丑闻。那一年,她22岁。三个月的法定戒毒结束后,罗琦以旅游者的身份去了德国。2004年回国后,她曾对音乐人张阿牧坦承,吸毒丑闻曝光是她出发去德国的主要原因,“刚好有这么个机会,朋友让我过去散散心。但当时不是因为压力,而是自己的状态,因为当时觉得在国内大家都在盯着这件事情,新闻炒得也比较大”。

  1998年1月18日,罗琦乘坐的飞机降落在德国法兰克福机场,下了飞机,罗琦却在机场被德国海关的警察拦下。“虽然他们觉得我的护照和签证是真的,却不相信我的照片是我本人。”就这样,没有水,没有面包,没有翻译,刚从中国戒毒所“逃离”出来的罗琦还未踏入异乡,就在机场被扣押了24个小时。

  从那天开始,罗琦在德国一待就是6年。因为什么呢?可能这其中有许多原因。但罗琦说,“因为爱吧”。因为在到达德国两个多月后,她就认识了她的老公Jan。“在国内的有些人眼里,一个吸毒的人可能比一个杀人犯还要可恨,不会用平等的眼光去看待。在德国,大家觉得每个人都有犯错的时候,当谁犯错时,应该拉他一把,而不是把他推得更深。”

  1998年7月 婚姻 德国政府怀疑他们是“假结婚”

  由于当时签证类别的限制,罗琦不能离开这个城市。在柏林的一家中国餐馆里,通过朋友的朋友,罗琦认识了Jan。Jan当年36岁,从事企业咨询顾问工作,刚从汉堡迁居到柏林,准备改行做电影制作助理。“两天以后,”罗琦在接受《滚石》杂志采访时笑着说,“我问他:你想要什么?”“我想要和你在一起!”“我也想和你在一起!”这段听起来只会在电影剧本里出现的对话真实地“发生”了。两个还无法用同一种语言交换甜言蜜语的异国情侣,在相识三天后便订立了婚姻之盟。

  做出了结婚的决定,但迎接两人的却是漫长而繁冗的结婚手续办理过程。“假结婚”是所有政府部门对他们的一致判断。“他们苛刻地把所有关于我们之间的问题都问尽了。”在《滚石》杂志采访中,Jan说道,“问我为什么偏偏要和一个中国女孩结婚。”

  1998年7月,罗琦和Jan终于完满结婚,还拥有了一个舒适温馨的公寓。有了温暖的家就等于有了靠山,罗琦开始迎接新的挑战。

  几乎短短的一年后,罗琦借着Jan和美沙酮的帮助,完全戒掉了毒瘾。罗琦对音乐人张阿牧透露,丈夫在还未与她结婚时就知道她吸毒的事实,“他觉得我是一个病人,一个需要帮助和爱的人,而不是歧视”。2004年回国后,她在Jan的陪同下,回到自己曾经待过的南京戒毒所探访,感谢该所工作人员对自己的帮助和照顾。

  1998年—1999年 陷阱 重新出发却险被骗签卖身契

  在罗琦和Jan刚结婚的几个月里,她认识了一个制作人,他表示被罗琦的声音深深打动,更是许下诺言会马上为她在德国发行第一张专辑。“必须用英文歌词,因为中国式摇滚在这儿没有人会感兴趣!”罗琦开始编织一个美梦。

  可那个所谓的制作人,实际上只是个招摇撞骗的门外汉,只想把罗琦套牢到一份陷阱合约中。“我差点就和他签下长达八年的合约。”为什么要重新选择回到音乐这条路?罗琦的解释是,“好像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就是我的话筒”。音乐人张阿牧在一篇文章中写道,罗琦说,“在欧洲,没有人会期待或等待一个从中国来的歌手,所以需要自己去给自己创造机会。等于所有的一切都是从零开始,很难。慢慢地才找到音乐人,和他们在一起制作。我也开始尝试用英文演唱自己的歌曲,这在当时对我来说都是一个挑战和突破。”

  2000年 曙光 第一次在柏林唱英文歌

  罗琦的音乐事业停滞不前,经历了一段生活的低潮。“我甚至想重新接受那份陷阱合约,或是悄无声息地又回到中国去。”毕竟,她觉得,在中国,人们还没有忘记她。

  1999年,罗琦在葡萄牙结识了前任德国摇滚乐队Spliff的成员Manne Praeker,事情才出现了转机。Manne一通打给德国大众汽车音乐才华推广部门的电话,让罗琦有机会认识了德国知名制作人Moses Schneider(曾和为电影《罗拉快跑》插曲献唱的女歌手Susie Van Der Meer合作)。Moses Schneider为德国众多摇滚歌手和乐队制作过唱片,继而将罗琦介绍给了一支来自汉堡的摇滚乐队Pornomat,他们的主唱刚好离开了。于是,罗琦和乐队的三位成员见了一面,大家计划要在2000年一起推出一张新专辑。罗琦甚至幻想着9月便能带着新的乐队一起回到北京开一场演唱会。

  在罗琦的个人官方网页上,我们从一篇采访报道中得知,她在德国的第一场演出,是她作为德国另一位音乐制作人汉诺(Hanno Bruhn)的朋友和嘉宾,在柏林一间爵士酒吧QUASIMODO里,演出非常成功,在场的德国人都被她的声音深深折服。“我记得第一次演出时,那个场地所有的人只有我一个人是亚洲人。当时也是第一次用英文公开演唱,但唱完第一首歌之后,反响很好。在那一瞬间,我就觉得其实我也可以用英文唱歌。”此后,她经常在这间1975年成立的爵士酒吧中进行一些表演。但终究,她还是选择回到中国。

【编辑:唐云云】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