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川南城际铁路折射铁路投融资改革之惑

2015年08月15日 09:16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中新社成都8月15日电 (付敬懿)曾率先提出组建“纯地方铁路公司”、被外界称为“中国近年来首条民资为主”的川南铁城际路,在经历近两年的融资波折后获批,将于今年12月开工建设,其融资历程堪称中国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的缩影。

  规划建设的川南城际铁路,是连接川南核心城市内江、自贡、宜宾、泸州的城际铁路,也是连接成渝经济区腹地次级中心城之间以及沿线地区与成都、重庆两大中心城市之间的快捷通道,开通后将连接成渝高铁和成贵客运专线。

  这条设想大部分由民间资本出资、定位于向社会资本完全开放的铁路,被视为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创新样本,其主管单位川南城际铁路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川南铁路公司)也是国务院发布加快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以来,成立的首家地方铁路公司。

  不过,在今年4月批复的川南城际铁路项目建议书上,投资方全部为国有资本,无一民资进入。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开局不利,“只见门打开,不见客进来。国欲退,民不进。”

  根据项目建议书显示,四川省与中国铁路总公司(以下简称铁总)分别出资90%、10%,共同组建川南城际铁路有限责任公司,作为业主负责项目建设和经营管理,四川出资部分由铁路过境的地方政府以及四川省铁投集团、四川路桥共同完成。而按照最初设想,川南城际铁路的融资不设门槛,没有比例约束,完全向社会资本开放,社会资本甚至可以完全控股。

  “敞开铁路项目大门向社会资本开放,并不代表民企一定会来。”四川省发改委铁路建设管理处处长彭浩说,民企投资任何项目包括铁路是会算回报,而投资每条铁路项目的回报率也能算得出来,且影响投资回报率的因素很多,若投入与产出不成比例或没有产出,民企资本是不会进来的。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企负责人表示,成本高、回报周期长是民资所顾忌的。“短期想通过客票收回投资并盈利难度极高,哪个会投嘛?”

  “铁路项目与公路等其他基础设施项目不同,有其特殊性。”彭浩直言,改革的相关配套措施尚不完善,也是企业不敢投资建设铁路的重要原因。铁路在运输调度、财务清算等方面的规则都没有完全透明开放,目前仍归铁总说了算。

  这也是四川一直争取铁总加盟的原因。四川铁路投资产业集团董事长孙云曾表示,川南铁路从始至终都未放弃对铁总入股的争取,铁总入股减轻资金、运营的压力,且川南铁路是铁路主干网的补充,最终要上主干网,也离不开铁总的支持。

  其实,民资投资铁路在四川早有先例,串连内江、眉山、乐山三市的连界至乐山铁路就引入了民营资本川威集团。而川南城际铁路公司的相关方案也明确,现有的各股东可以将所持股权依法转让,为民资的进入提供可能。

  “9比1的出资比例已开创中国先河。”西南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副院长帅斌表示,过去铁路的建设、运营、定价都被国有资本和体制包揽,这一次地方政府与铁总的联姻,使得转变铁路投资运营模式成为了现实,铁路建设、运营主体由国家转向地方。

  8月初,四川省政府印发《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鼓励社会投资的实施意见》,鼓励民间资本投资市政设施、交通、信息等7个重点领域。发改委等也发布意见,鼓励社会资本全面进入铁路领域,重点鼓励社会资本投资建设和运营城际铁路等线路。

  此后,有媒体报道川南铁路公司可能迎来成立以来第一家社会资本注入资金,四川省铁路产业投资集团与浦发银行哈尔滨分行拟联合设立专项基金投资川南城际铁路,浦发银行还将提供贷款支持。川南铁路公司则表示,双方目前尚处于初步接洽阶段,还谈不上达成任何协议。

  随着垄断领域向民资开放,民资建铁路的案例或将越来越多。(完)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