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纸幅最长敦煌遗书面世 保存完好抄写者至今成谜

2012年10月30日 16:06 来源:北京日报 参与互动(0)

敦煌遗书——《大方广佛华严经》(真迹)

  记者 路艳霞

  为了庆祝中国书店成立60周年,11月1日至4日,“中国书店藏珍贵古籍展”将在位于琉璃厂的中国书店多功能厅举办。百种珍贵古籍既有隋写本《大般涅槃经》卷之七,又有旧藏于杭州雷峰塔砖心内的五代时期吴越王钱俶刊刻的《一切如来心秘密全身舍利宝箧印陀罗尼经》;既有北宋费氏进修堂蝴蝶装《资治通鉴》、南宋中隐书院包背装《新刊山堂先生章宫讲考索》、宋刊本《重刊许氏说文解字五音韵谱》等具有鲜明特色的宋版古书,又有对红学研究有着重大影响的一百二十回抄本《红楼梦稿》、木活字程甲、程乙本《红楼梦》等。

  百种珍贵古籍记录了中国书店60年的发展印记,这些从民间、从海外收购来的古籍,各个都有不凡的经历和故事。

  纸幅最长敦煌遗书面世

  在百件展品中,距今最久远的当属隋写本《大般涅槃经》卷之七,该书被确认为今存敦煌遗书中单纸最长的隋代经卷,并已入选《国家珍贵古籍名录》。

  根据中国书店大事记记载,《大般涅槃经》卷之七,共7张纸,总长度为775厘米,有4张纸的单纸长度在140厘米以上,其中单纸最长者为143厘米。关于该珍品如何收购而来,大事记没有说明,只记载了于1986年收购。

  国家图书馆善本部研究员李济宁介绍,2009年前后,中国书店着手进行敦煌遗书整理出版,在整理过程中,他发现这件东西很特别,“一张纸的纸幅非常长,如此长度的纸张在敦煌遗书里非常少见。”他认为,敦煌遗书的价值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文物价值,二是文献价值,三是艺术价值,但是这件藏品因纸幅长,其文物价值显然比其他敦煌遗书的文物价值要高许多。

  现在见到的敦煌遗书,都是在公元4世纪至公元11世纪完成的。“这个时期里,大量的敦煌写经的用纸幅长大概不超过50厘米,但这件《大般涅槃经》的纸张居然有140厘米左右,说明当年的造纸技术已经达到非常高的程度。一般认为当时的用纸是麻纸,即用麻来做原料造纸。”李济宁至今还记得这件藏品带给他的震撼,“纸张造得非常细腻,表面金黄灿烂,字体工整,墨色清晰,黄纸黑字非常漂亮。”令他惊讶的是,这件藏品保存状态很好,甚至不用修复。

  研究人员发现这件敦煌遗书后,自然非常兴奋,但是按照学术研究的程序,还要再继续进行考证和查找,2009年时,李济宁在编辑《英国国家图书馆馆藏敦煌遗书》一书时,有了全新发现。“我们发现英国国家图书馆也有3件《大般涅槃经》,其字体和纸幅长度与中国书店所藏完全一样,为同一个版本《大般涅槃经》。”但抄写者到底是谁至今还是个谜,是寺院组织抄写,还是僧人抄写,或者公家机构抄写,都不得而知。

  《梁启超手批稼轩词》

  契合文化热

  百件展品中,最能贴近当前文化研究热点的是《梁启超手批稼轩词》。

  《梁启超手批稼轩词》原底本为清代王鹏运刊刻的《四印斋所刻词》之中的《稼轩长短句》十二卷本。据《梁氏饮冰室藏书目录》记载,梁启超藏书《四印斋所刻词》九十四卷,“内《稼轩长短句》十二卷缺”,正是此次中国书店珍藏的遣缺之本。这套书外观古朴清雅,全书一函五册。

  展览一并展陈了影印出版的《梁启超手批稼轩词》,梁启超手批朱墨双色文字几乎遍布每页,这些批校文字,大多为梁启超考据和研究《稼轩词》的心得,反映出梁启超对辛弃疾《稼轩词》的内心感触和体验,是他研究宋词的直接记录。另外,他对《稼轩词》版本的考据和对辛弃疾抱负及豪放情怀的共鸣,都一一凝结于评点之中。

  让人感佩不已的是,梁启超的手书字体秀丽、端庄,透露出其内心的沉着、安宁。在批校完三个月后,他就离开了人世。

  而关于这套书的来源,于华刚和张晓东为我们讲述了往事。

  那是2007年夏天,香港一位藏家到北京办事,顺道来了一趟中国书店,他和盘托出了自己珍藏有《梁启超手批稼轩词》的秘密。这位藏家不仅爱古书,还藏有瓷器、字画,是个地道的“老北京”。他对中国书店早就熟知,因此他明确表示,“如果要出手的话,还是想给中国书店。”张晓东并没有急于催促他,而是说:“先让我们看一眼。”

  2008年,这位香港藏家再度造访中国书店,这一次是带着真家伙来的。他直言,一位朋友对此也很感兴趣。而张晓东经过仔细了解得知,藏家的朋友所出价格明显低于中国书店,他也直言不讳地说:“我们是权威机构,一定会给出一个合理价钱,我们不是为了卖,是为了收藏,是为国家把珍贵的古籍保存下来。”最后双方顺利地谈妥了意向。

  于华刚介绍,这套书于2009年影印出版后,引起了藏家的浓厚兴趣。中国书店还曾经送给连战夫妇一套影印版。连战说,他有一朋友也专门研究辛弃疾,但中国书店的这个本子非常珍贵,从未见过。

  在于华刚看来,《梁启超手批稼轩词》对研究梁启超的思想和理解辛弃疾的词作都有很大的帮助,中国书店如果仅仅是收藏或者再加价卖出给个人的话,那么这本书的真正价值就无法实现。“要完全保持古旧书的原汁原味,原样影印,这对社会、对古籍以及我们的读者都是一种尊重和负责。”于华刚说。

  程甲本、程乙本《红楼梦》将合璧出版

  百件展品中,距今最近的一次古籍收购,是今年8月收购的清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程伟元木活字印本《红楼梦》(程甲本)。珍贵的程甲本现身已多年未见,据相关文献记载,程甲本存世不过5部,其中国家图书馆、中国社会科学院等机构公藏4部,民间收藏1部。而此次最新面世的这一部,打破了文献记录,令学界颇为意外。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专家介绍,《红楼梦》最初以抄本《石头记》流传,不幸的是八十回后竟“迷失无稿”。程伟元经竭力搜罗补成全书,名为《绣像红楼梦》,于乾隆五十六年由萃文书屋活字排印出版。因为此为《红楼梦》的第一个刊印本,而且其中有程伟元序,故称“程本”,即著名的“程甲本”。而程甲本为木活字排印,受当时木活字印刷技术条件的限制,估计仅印了一百部左右,很快销售一空。次年,萃文书屋再版,也就是大约相隔3个月后,对程甲本文字做了大量增删改动后,又由程伟元、高鹗作“引言”,故称“程乙本”。

  “程甲本《红楼梦》是今年8月的时候,在这张桌子上收购来的。”中国书店总经理于华刚指了指书店一间茶室的桌子说。

  中国书店没有透露藏品主人的身份,只是说那位老人是中国一位大学问家的后人,据中国书店副总经理张晓东介绍,这套程甲本《红楼梦》得到了妥善保存,在“文革”中也未曾丢失、损害,藏品的主人就像爱护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护着它。

  但是,尽管老人家懂古籍版本,但自认不似前人,而且家中的保存条件毕竟难比国家,于是做出了出手的决定。这个消息很快在收藏圈不胫而走,国内甚至海外的藏家纷纷闻风而动,张晓东说:“老人家最先找的不是中国书店,而是请专家进行了鉴定。而藏家的出价也是五花八门,可以说相差几十倍。”

  老人家被各种“版本”的价格搞蒙了,他最终还是想到了中国书店。张晓东说:“老人家刚开始并没有说程甲本《红楼梦》,而是随便说了几本书,其中包括几本民国时期的小人书,以探对方的底儿。”谁承想,张晓东对民国时期小人书的市场价值走向了如指掌,老人家服了,这才亮出了有程甲本《红楼梦》的底牌。

  “我们一定要亲眼一看,如果不看原书,永远不可能告诉您价格到底是什么。”张晓东以实相告,老人则答应在他方便的时候,把书拿过来。

  不到一周的时间,老人家来了。为了隔绝潮气和灰尘,他仔细地用报纸将书包好,放在了纸箱里,“刚一打开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对书的品相感到震惊。”自打跟着师傅学徒开始,张晓东可以说已接触古籍无数,但他还是被这套书的高贵气质震住了。

  张晓东和三人鉴定小组成员于华刚、彭震尧、刘建章一起,对这部书仔细进行了整体评估,多方评估结果表明,该书版画、序跋、卷数一点问题也没有。而中国书店说出的收购价格,让老人家听后一愣,他事后说,没有想到对方出的价格和他的心理价格如此贴近。

  要和自己的宝贝说再见了,老人家依依不舍,眼里闪着泪光,只说了一句:“我父亲和中国书店有过多年的交情,他从这里买了很多好东西,让我父亲的珍藏回到中国书店,我算是完成了历史使命。”

  而程甲本的收购,更意味着继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国书店将程甲本供给国图收藏后,物换星移,聚散流转,程甲本和程乙本《红楼梦》又再一次汇聚在了中国书店,并将合璧出版。

  首批海外回购古籍珍品亮相

  在百件展品中,中国书店2006年、2007年首批从海外回购回国的古籍珍品,也将与观众见面。这批珍品包括明嘉靖刊本《初学记》、明刊本《四书》、清光绪木活字印本《芙蓉山馆全集》、清内府拓本《敬胜斋法帖》、清刊本《十竹斋书画谱》等。

  其中《敬胜斋法帖》为清高宗爱新觉罗·弘历御笔书帖,乾隆二十年(1755年)摹刻,传世罕极,为皇宫专用,是首次在民间发现的珍品。

  《敬胜斋法帖》全书共40册,包括乾隆自制诗、他书写的古代诗文以及其临摹王羲之、颜真卿等人的书法。据中国书店海王村拍卖公司总经理彭震尧介绍,原篆刻之石有百余块,如今还嵌在紫禁城乐寿堂、颐和轩两廊。

  “初看《敬胜斋法帖》一眼,我们都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彭震尧至今还清楚记得这件珍品是2007年时,他与于华刚、刘建章在日本一家古旧书店发现的。

  彭震尧说:“法帖的品相很好,装帧精良,为乌金亮墨拓本。当时我们初步判断,因为乌金亮墨拓本成本很高,一般都是皇宫专用,而民间很少。因此法帖应是皇宫的东西。”而最令三人激动的是,中国书店经营了多年古籍,但是全套的《敬胜斋法帖》还是首次看到。因此,当三个人眼神碰在一起的时候,都心领神会了,不禁在心底说:“这是好东西。”但大家藏而不露,只是简单的几个字,就决定了法帖的去向。“一定要拿回去”。

  经过数轮议价,双方最终成交。总经理于华刚更是亲自打包,三人分别用双肩背包把宝贝背回了宾馆。

  而古旧书店的店主一看这几位中国人如此果断、行动如此神速,也猛然间醒悟了——深藏在他店的这套书很珍贵。“我们走的时候,他拍着装书的箱子,用日语连连说:‘再见了,再见了!’”彭震尧难忘店主不舍的手势。

  《敬胜斋法帖》回到北京后,专家继续进行考证,发现《敬胜斋法帖》确实在民间从未见到;在故宫博物院尚存6件,但故宫博物院所存的封面与他们在日本买回的这件不同。

  令人意外的是,《敬胜斋法帖》回京的消息,十几天后就在海内外迅疾传开,台湾一位碑帖收藏家打电话问及此事,连连追问:“卖不卖,多少钱卖,什么时候卖?”而彭震尧回答坚决:“法帖已经进入中国书店库藏了,不可能再卖了。”

  链接

  18种珍贵古籍获影印出版

  在此次展览中展示的百种珍贵古籍中,迄今为止已有18种进行了原貌影印出版。中国书店总经理于华刚说,中国书店成立之初的宗旨就是抢救、保护国家的珍贵古籍和古旧书回收、再发行,这个多年的传统一直保持至今。

  中国书店靠经营古旧图书起家,如今旗下拥有15家销售门店、中国书店出版社、海王村拍卖有限责任公司等,形成了集古籍整理出版、发行、收购、拍卖等于一体的多元化经营模式,并向字画、艺术品、古玩等领域延伸。在古籍出版行业盈利难的当下,中国书店的年销售额已过2亿元大关。

  早在2008年4月,中国书店通过店堂收购、上门收购等多种方式收藏到的《大般涅槃经》卷之七、《重刊许氏说文解字五音韵谱》、《百纳本史记》、《新刊山堂先生章宫讲考索》、《大乘无量寿宗要经》等五种珍贵古籍善本被列入首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2009年5月,由文化部组织的第二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申报工作确认,中国书店藏九种珍贵古籍入选,分别是明嘉靖刻本《春秋经传集解三十卷》、嘉靖王延刻喆本《史记一百三十卷》等。

  但是,中国书店依旧还面临一些困境,首先是门店的不断消失。于华刚介绍,中国书店成立时在北京有100多家古旧书门店,随着城市的建设改造,营业门店不断消失,目前全北京城只有15家门店。

  而在此次展出的百种珍贵古籍展中,目前仅有18种得以影印出版,更多的珍贵古籍因为需要大量资金,而无法一一出版。因此,中国书店采取了精中选精,按时间段进行出版的方式。“其实很多珍贵古籍都有独特的文献价值、版本价值和收藏价值,我们希望得到更多出版政策的支持,希望更多的珍贵古籍与读者、藏家见面。”

  珍贵古籍经妙手留世

  中国书店自1952年成立以来,汇集了民国以来北京诸多私营古旧书店里最为擅长古籍装订、修补技艺的老师傅,并由这些老技师口传心授,培养了中国书店一代代古籍装帧修补专业技术人才。

  此次展览中,一些珍贵古籍都是经过妙手才得以回春,由古籍修复技艺传承人汪学军、刘秋菊两位师傅修复的元刊方明甫校正本《类编图经集注衍义本草》一书流落海外数百年,未见历代公私书目著录,极为罕见。中国书店发现之后通过多方努力最终购回珍藏,但该书惜有虫蛀(图一),为了使这部珍贵古籍得到有效保护,中国书店请古籍修复技艺传承人汪学军、刘秋菊两位师傅修复该书。历经半年的时间、几十道工序,两位师傅成功修复该书,并达到了修旧如旧的最高水平。

  2012年7月21日,一场特大暴雨突袭京城,某位藏家珍藏的古籍就在这场暴雨中不幸被水淹没,有不少明清珍贵古籍善本都浸泡在浑浊的雨水里。当积水抽去后,被水浸透的古籍犹如一块块“书砖”一样无法揭开书页,并因炎热的天气而迅速发生了霉变(图二)。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该藏家将数百册这样的“书砖”委托中国书店修复。在中国书店古籍修复传承人汪学军、刘秋菊及其他技师的努力下(图三),对每一本书都进行了及时、认真的修复,使这批古籍继续保存了下来(图四)。

【编辑:刘欢】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