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中国音乐家家许忠:意大利歌剧舞台的中国骄傲

2012年10月30日 16:22 来源:北京日报 参与互动(0)

许忠在贝利尼歌剧院作就职发言。

  今年4月初,一则来自西西里岛东岸的消息让中国乐坛为之瞩目:意大利贝利尼歌剧院正式聘请中国钢琴家、指挥家许忠担任剧院的艺术总监、音乐总监和首席指挥三个职务。这是贝利尼歌剧院历史上聘请担任这三个职务的第一位亚洲音乐家。

  贝利尼歌剧院坐落于意大利卡塔尼亚市,是一座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歌剧院。对许多中国观众来说,许忠仍然是一个成名已久的钢琴家,转型做指挥也是“听闻”大过“体验”。一位北京的音乐爱好者说,许忠最近两年曾两度出现在北京的舞台上,一次是作为钢琴独奏与中国爱乐乐团合作演奏了李斯特第一钢琴协奏曲,另一次则是在舞台上身兼钢琴与指挥的双重身份。从这两次演出来看,钢琴家仍然是人们对许忠的固有印象,他突然成为一所歌剧院的总监,这样的消息无疑极具冲击力,他是如何做到的?

  与许忠约访的过程很纠结,原本我们计划将这次采访的地点放在北京,但许忠临时更改了行程,于是在9月初的一个下午,我们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实现了这次采访。许忠的忙碌从日程的安排中便可以感受到,采访结束之后,许忠立刻投入到了与东方交响乐团的排练中,因为那一周的周末是东方交响乐团新音乐季的开幕演出,之后的九月中旬许忠又将前往他新任职的意大利贝利尼歌剧院为新演出季做准备。在许多人的印象里,许忠还是那个著名的钢琴演奏家,但他现在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位忙碌的指挥家和管理者。一位著名的钢琴家不但干起了指挥的工作,并且在歌剧故乡意大利的歌剧院担任总监和指挥,如果再考虑到他创建并一直经营管理的东方交响乐团(之前叫东方小交响乐团),一定会有人对许忠的身份感到迷茫,他还是当年的那个许忠么?但这一切对许忠来说都不意外,更不突然,因为从钢琴家到指挥家,从音乐家到管理者的整个历程,许忠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指挥家的影子

  许忠出生于上海的一个医生世家,从小便开始学习钢琴演奏,同现在的许多琴童一样,许忠说自己一开始学习钢琴也是出于父母的意愿。但许忠很快便显现出在音乐方面的天赋,在11岁那年理所当然地进入了上海音乐学院附属小学,并且是以成绩排名第一的身份进入的。两年之后升入了音乐学院附中继续学习钢琴演奏,在16岁那年他前往法国,进入了世界上最优秀音乐学院之一的法国巴黎国立高等音乐学院学习,师从法国钢琴大师多米尼克·墨赫莱。

  16岁对许忠而言是个人生的分水岭,在16岁之前,许忠一直是他所在的环境中最优秀的人才,备受瞩目,众星捧月,但在进入了巴黎国立高等音乐学院之后,许忠还是许忠,但却并不显得那么一枝独秀了。用许忠自己的话说,那是因为全世界各地的“许忠们”都聚集到了这所顶尖学府。但音乐学院深厚的传统和音乐氛围同时也深深地感染了许忠,让许忠窥见了音乐的真谛,也正是巴黎国立高等音乐学院为许忠日后转型指挥奠定了基础。许忠说,这所音乐学院特别重视和声分析等音乐基础的训练,这些都是指挥的基本功,更加重要的是,对于钢琴视奏的重视是这里的传统,在视奏课上学生们甚至会视奏许多谱面十分繁复的当代音乐作品。许忠在视奏方面的能力也是十分突出的,在当时的学校里,没有其他同学能够在这门巴黎国立高等音乐学院的传统强势学科中比得过许忠。这也是许忠在指挥领域展现出的天赋之一,不过这是当时的许忠自己并未意识到的。

  对于钢琴家而言,成名的路线无外乎两条,一是大量地参加有分量的国际赛事,一旦在某一项最顶尖的赛事中脱颖而出就可以一炮而红,在我国,这方面的典例非获得了2000年肖邦钢琴比赛的李云迪莫属。另外一条道路则是通过名家的推荐,通过大量的演奏会逐步提升自己的名气,不参加钢琴比赛的郎朗无疑是这条道路的代表性人物。

  许忠选择了前一条路,1988年还在大学时期的许忠就参加了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行的第三十四届玛利亚·卡那尔斯国际钢琴比赛并一举夺冠,之后又获得了日本滨松国际钢琴比赛的季军、西班牙桑特丹国际钢琴比赛冠军等荣誉,并在最具分量的柴可夫斯基国际钢琴大赛中获得了第四名。不过上述许忠获得了冠军名次的比赛事实上并不足以让他一举成名于世,许忠并不能算是一个比赛型演奏家,他甚至有过在比赛首轮即遭淘汰的经历。到了24岁时,许忠做了个决定,以后不再参加比赛了。

  但这并不妨碍许忠的才华为人所赏识,1992年通过一次比赛法国钢琴大师菲利普·昂特蒙特注意到了许忠。有趣的是,昂特蒙特也是一位钢琴家出身、而后转型指挥家的音乐家,在那次比赛中昂特蒙特指挥乐队为参加比赛的许忠伴奏,十分欣赏许忠的昂特蒙特在之后邀请许忠为他的乐队进行预排练,这也促成了许忠的指挥初体验。

  在此之后许忠逐渐开始有了指挥的经历,但大多数时候还是在作为钢琴家演奏时“顺带着”指挥乐团为自己伴奏。用许忠的话说就是,虽然你已经作为钢琴家有了一定的建树,但很难有一支乐团愿意让你一下子就以指挥的身份带领他们在舞台上演交响曲,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这样,指挥乐团为自己的协奏曲演出伴奏。

  可以说,青年时期的许忠,虽然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在未来将成为一名指挥家,但身上却时常闪现出指挥家的光彩。

  从钢琴家到指挥家

  在20世纪的最后十年,作为钢琴家的许忠在国内外舞台上大放异彩,在柏林、纽约、伦敦、维也纳等音乐重镇的主要舞台上都能看见他的身影,并与法国国家交响乐团、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等乐团合作演出。

  而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作为钢琴家的许忠在比赛评委的领域中续写着自己的权威,他先后出任了包括都柏林钢琴比赛、利兹钢琴比赛等重要赛事的评委,在36岁那年担任布索尼钢琴比赛的评委还创下了该项赛事最年轻评委的纪录,同时他还担任了万众瞩目的2010年肖邦国际钢琴比赛预赛评委。在2001年,许忠更是创办了延续至今的上海国际青年钢琴比赛。值得一提的是,他担任评委的都柏林钢琴比赛曾经是他的“滑铁卢”,这也再次佐证了许忠并非比赛型演奏家的论点。

  在2010年,许忠决定不再担任钢琴比赛的评委,因为他觉得音乐家不能在一个位置上停留得太久,否则就会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既然自己在40岁前已经做到了这些,那么就可以给自己在音乐之路上确立更高的目标和挑战了。

  过去的十几年也是让许忠迅速成长为指挥家的时间段。1999年,许忠指挥上海歌剧院管弦乐团演出是他作为指挥首次正式亮相,这场演出让他第一次完全脱离了钢琴家的身份站在舞台上,不过那场演出的曲目还都是比较短小的歌剧序曲等作品。2003年许忠与上海爱乐乐团有过多次合作,演出的曲目也没有大型的交响乐作品。

  许忠在指挥领域的一次转折是在2005年,在这一年他成为了我国指挥教育界大家黄晓同的学生。曾培养出了包括陈燮阳、余隆、汤沐海、谭利华、张国勇等一大批优秀指挥家的黄晓同时年已七十有余,以钢琴家而闻名的许忠之所以能成为他的学生是因为二人在音乐艺术上有许多相同的观念,这让半路出家的许忠成为了黄晓同的关门弟子。

  在开始正式的指挥学习之后,许忠说他在指挥艺术上的迅速成长受益于两点,一是当年在巴黎音乐学院时打下的功底,另一件是多年以来,作为钢琴家他时常参加室内乐演出,这让他可以深入地了解弦乐器和管乐的演奏和特点,为更好地梳理整个管弦乐团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除了黄晓同之外许忠还拜了芬兰指挥教育家约尔玛·帕努拉为师,帕努拉更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被誉为芬兰指挥界教父的帕努拉所教的学生中包括了萨洛宁、萨拉斯特、万斯卡、奥拉莫等如今活跃在国际乐坛一线的芬兰指挥家。除了这两位名家之外,许忠还从法国指挥家让-克劳德·卡萨德絮那里获得了许多宝贵的指挥技能。

  让许忠印象深刻的是一次与指挥大师马里斯·杨松斯的对话,这位大师给予了许忠宝贵的一个小时时间来提出问题。许忠说他提出的最重要的问题就是,一个指挥在面对一支强大的著名乐队时怎样才能在第一时间“镇住”乐团,杨松斯的答案是:在站上指挥台之后,要让乐团的每一个演奏员都觉得你随时在关注着他的演奏。这样一个问题的一问一答让许忠感到收获极大。

  逐渐地,许忠作为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指挥家开始出现在国内外的乐坛上,时至今日,他每年指挥乐团演出的场次甚至要多过作为钢琴家参演音乐会的数量。

  悄然而至的考试

  回到前面提出的那个问题,以钢琴家而成名的许忠,是怎样“突然”成为一个意大利歌剧院的艺术总监的?

  近几年来,许忠作为客席指挥与意大利的多支交响乐团有过合作,总体来讲反响都还不错,于是在2010至2011音乐季期间,他受时任贝利尼歌剧院艺术总监威尔·汉伯格的邀请作为客席指挥与歌剧院的交响乐团合作演出,用许忠的话说就是,他与乐团相互之间的感觉就像是两位默契的老友一般,但此前双方却从来没有合作过。

  在这次美好的经历之后,今年年初乐团再次邀请许忠合作演出交响音乐会,在到达卡塔尼亚之后许忠便觉得这次合作并非一般的客席指挥那样简单,预感到也许会发生什么。按照之前的约定,这场音乐会的曲目包括了莫扎特第九钢琴协奏曲以及罗恩格林第一幕序曲、理查·施特劳斯的玫瑰骑士组曲等曲目。短暂别离之后的重逢是美好的,特别是对于默契十足的贝利尼歌剧院乐团和许忠而言更是如此,排练过程进行得十分顺利。在此期间,乐团又临时邀请许忠在预定的音乐会之后再临时增加一场音乐会演出,并且明确指定,这场音乐会的全部曲目都是贝利尼歌剧序曲和交响曲作品。不管是第六感预见抑或听到风声,总之许忠这时候知道,乐团是在给自己考试了,因为这座以贝利尼命名的歌剧院临时要求自己加排一套完全贝利尼的作品,用意再明显不过了。

  成为一所意大利歌剧院的总监是需要过五关斩六将的,除了这两套音乐会曲目之外,当时正在莫扎特歌剧《费加罗婚礼》排练周期中的剧院又让许忠带着乐团、合唱团和独唱演员一起进行合排。在几年前,许忠曾在上海指挥演出过《费加罗婚礼》,因此乐团这次的考验对许忠来说也不是太难,钢琴家出身的他甚至坐在乐团中边指挥边演奏羽管键琴。

  在通过了这几次心照不宣的实战考验之后,乐团方面正式向许忠发出了邀请,邀请这位来自中国、以钢琴家身份进入乐坛的音乐家担任歌剧院的艺术总监。

  在双方都确立了意愿之后这项任命就进入了程序阶段,首先是乐团全体成员的投票表决,最后的结果是全票通过。之后剧院又上报卡塔尼亚省政府,同样获得了通过,于是很快,歌剧院正式召开发布会,宣布了这项任命。这则对于国内感到“突然”的消息,对于许忠来说是准备了十多年之后的结果。

  在今年9月中旬,许忠正式上任贝利尼歌剧院艺术总监、音乐总监和首席指挥的职务,在接下来的音乐季中他将指挥包括《后宫诱逃》《丑角》《乡村骑士》《法斯塔夫》《罗恩格林》《漂泊的荷兰人》等歌剧的演出。他的日常职责除了指挥歌剧院大量的音乐会和歌剧演出之外还包括了剧院艺术事物方面的决策。在意大利当歌剧指挥简直堪称是一项如履薄冰的工作,因为你将面对的是这个世界上最懂歌剧也最为挑剔的观众。为了能更加迅速地掌握意大利最地道的歌剧传统,许忠保持着不断的学习,向剧院的三位声乐指导请教关于意大利歌剧的一切。

  音乐家与管理者

  许忠另一项为人所瞩目的工作是由他一手创立并担任总监的上海东方交响乐团。这个成立于2006年的乐团至今已经走过了第六个年头,是中国首支运营管理股份制的民营乐团。作为乐团的创建人,从艺术到经营,许忠和他的团队负责了一切事务,包括寻找每年的运营经费、乐团演奏员的招募、音乐季的安排和演出的市场推广,伴随着这支乐团的发展史,许忠也确立了自己作为艺术管理者的身份。

  事实上从2001年举办的上海国际青年钢琴比赛开始,许忠作为艺术管理者的能力就已经体现出来。在2003至2005年期间,他还在中法文化年活动中担任艺术顾问,并任“法国文化在上海”系列活动艺术总监。

  许忠说自己成立和运营东方交响乐团的目标并不仅仅是在国内交响乐团林立的版图上再增添一支乐团,他同时还在努力尝试一种新的乐团经营模式,培养一支拥有交响乐团经营经验的管理团队,这样的理念在国内来说并不多见。

  在采访中我问许忠,钢琴家、指挥家和艺术管理者这三个身份,在今天哪个身份应该排在首位?许忠经过了短暂的思索之后说应该是指挥家的身份。之后在面对“哪个身份的成长之路最难”这个问题时,弹了40多年钢琴的许忠毫不犹豫地回答,一定是钢琴家这个身份。

  周皓

【编辑:刘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