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长沙存"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 为韩爱国者安身处

2014年02月17日 11:47 来源:湖南日报 参与互动(0)

  楠木厅六号内部情景。本报记者 摄

  “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活动旧址“长沙楠木厅六号”。本报记者 摄

  金九像。

  岳麓山金九疗养处(张辉瓒墓庐)。(本版照片除署名外均系资料照片)

  本为采访另一个题材,没想到却闯进1938年的“大韩民国临时政府”(以下简称“临时政府”)所在地——楠木厅六号。小巷深深,故事几多,自然有时令人疑惑。眼下就是:长沙,一个内地城市,怎么还有另一个国家的“临时政府”机关呢?记者 文热心

  1

  见识楠木厅六号

  这是一所建于20世纪30年代的公馆式房子。

  人说它是综合式公馆,大概原来的格局不是一,而是二,既西侧辅助部分和东侧的主体部分。

  据有关专家介绍:西侧部分在1938年“文夕大火”后受过些损失,可骨架还在;东侧主体部分却“烈火余生”,旧式木制楼房基本保留下来。2009年维修时,对西侧部分,拆除原有的两层小楼,恢复过街楼;对东侧主体建筑部分,在四面均修复风火墙,保留其主体建筑内的天井。如此,也就形成现在这种格局:建筑面积为472平方米,主体二层,局部三层,全为木构楼梯与地板,木板房,青砖白粉外墙。

  东侧主楼原貌修复后,陈列“临时政府”主席金九当年开展活动和居住时的情景。西侧重建辅助陈列室,陈列金九在长沙活动的图片、实物及图表。

  如此看来,这个建筑群,你说是当时的“临时政府”机关也可以,说它是以主席金九为中心的韩国爱国者一个安身之所,仍然没有错。

  2

  一段惨痛的历史

  1910年,朝鲜半岛沦为日本殖民地。日本废除“大韩帝国”政府,设立“朝鲜总督府”。 1919年3月1日,韩国学生和群众在汉城举行大规模反日示威,随即发展为全民族的反日起义。起义被镇压后,大批韩国爱国志士流亡到中国,继续从事反日活动。在上海活动的韩民族各派政治力量,经协商决定成立“临时政府”,以便向正在举行的“巴黎和会”提出独立的要求。

  1919年4月11日,“临时政府”在上海成立,机关设在法租界马浪路(今马当路)普庆里4号,对外称作“高丽侨民事务所”。在第一次临时政府代表会议上,通过“临时宪法”,并选举了“临时政府”总统。“临时政府”成立后,以当年为大韩民国元年。

  中国抗日战争爆发后,“临时政府”向重庆迁移。

  1945年日本投降,“临时政府”迁回韩国。金九后来被韩国人奉为“国父”。

  3

  毛泽东做了部主任

  其实,自1919朝鲜半岛发生反抗日本殖民统治、争取民族独立运动以来,湖南人就以各种形式予以支持和援助,还成立了团体。

  1921年3月14日,经韩国李熙春、李若松等邀请,长沙各界代表蔡和森、仇鳌、易基培等28人一并加入中韩互助社。中国共产党早期活动家毛泽东、何叔衡、贺民范分别出任通讯部、宣传部、经济部主任,地址就设在船山学社内。后来,“临时政府”主席金九还到该社考察,称赞该社是两国人民并肩战斗的纽带。

  湖南《大公报》1921年4月4日载:“昨日(本)领事又函(省)交涉署,谓韩人三名即前在省垣通俗书所演讲排日主义者,现又在湘潭一带宣布排日主义,殊为碍东亚和平,请转会该湘方官查禁,以笃国交云云。”

  “通俗书所”,应是湖南通俗图书馆,由何叔衡任馆长的湖南教育馆下属单位。韩国志士在那里发表反日言论,自然得到了何的支持。

  而最近出版的一部30多万字的《湖南地方报刊上的韩国独立史料》,记载了湖南支持韩国独立运动更多情况。

  4

  “临时政府”到长沙

  金九是如此记述关于“临时政府”迁至长沙的情况:“中日战争蔓延到江南,上海的战况渐对中国不利,日本空军对南京的空袭也愈来愈甚,我住和淮清桥的房子也在轰炸中被毁,……南京的情势危险,中国政府迁都重庆,各机关都纷纷转移。我们光复战线三党(韩国国民党、朝鲜革命党、韩国独立党)的人员及其家属共百余名,决定逃难到物价便宜的长沙”。“我们百余名大家族迁居到长沙”后,是难民中的高等难民,尤其是长沙物产丰富,物价便宜,新到的湖南省主席张治中将军与我很是熟稔,所以更给了我们许多便利。我在上海、杭州、南京时,除了特别的情况之处都使用假名,但在长沙就光明正大地用金九的名字了。”

  1938年1月11日,新创刊的《新华日报》,“在周恩来的指示下”,“大量报道了韩国独立活动的消息,中共在道义和舆论上支持了韩国独立运动。”1938年2月5日,《新华日报》全文刊登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文化人与金九的谈话纪要,题目是《朝鲜国民党领袖金九的谈话》:“……中韩两国的弟兄,要从抗日战争的烽火中,肩并肩手挽手地去夺取民族解放……”

  5

  金九遭刺楠木厅

  金九到长沙时,已有62岁。

  在长沙,他领导的“临时政府”开展革命活动是顺畅的,生活也是方便的。可是他在这里付出了血的代价。

  1938年5月7日夜,他和三党代表正在长沙楠木厅朝鲜革命党本部开会。一条大汉突然闯入会场,疯狂射击,会议室瞬间鲜血遍地。金九、玄益哲、柳东悦、李青天中弹倒下。除李青天外,其余都是重伤。伤员们立即被送到湘雅医院,玄益哲刚到医院就死了。

  金九则昏迷不醒,连医生都认为无法医治了。然而,几天后,金九苏醒过来。“我怎么在这里?”金九发现自己在医院,吃惊地问。医生瞒着他,回答说:“你喝酒太多,住院了。”

  大夫查病时,金九才发现自己胸前有伤,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大夫答:“先生喝醉后,不小心伤的。”金九对医生的话将信将疑,但自己又记不清楚事情的原委。金九受伤后,省主席的张治中亲往湘雅医院看望,并要求医院全力抢救,费用由省政府负责。

  湖南警方破案后,查出凶手叫李云汉(焕),原来是朝鲜革命党的一员,据说作案是因为受了日本特务机关的挑拨。

  6

  住进张辉瓒墓庐

  岳麓山张辉瓒墓庐旁,立有一块石碑——“金九先生疗养处旧址”。疗养处占地面积约400多平方米,典型的20世纪30年代建筑,左进为住房,右进为书房,有厨房、杂物房。大厅正中摆放着金九铜像,铜像上方的匾额上书“独立精神”四个大字。院子墙上还挂有“张辉瓒墓庐旧址”的牌子。也就是说,金九疗养处实际上是张辉瓒墓庐。

  韩国李强勋在回忆“楠木厅事件”时说:“金九出院后……当时的湖南省政府安排他在麓山寺北侧的僻静居所疗养。岳麓山风景秀丽,远离都市,僻静安全,俯瞰湘江百舸争流,卧听麓山寺暮鼓晨钟,确实是个修身养伤的极佳之处。”

  据张辉瓒孙子张棉帮回忆:金九在张辉瓒的墓庐里一住好几个月。他还开玩笑说,那个时候墓庐是私有财产,也不知金九住进去时,是否跟他奶奶朱信芳打过招呼。

  张棉帮还说,他第一次到张辉瓒墓,正是1938年,当时只有几岁人。6天后,就发生了“楠木厅事件”。

  7

  8个月后去广东

  “临时政府”在长沙驻了8个月。

  关于“临时政府”离开长沙的原因,金九是如此表述:“这时(1938年),长沙也遭到了敌机的空袭,中国政府的机关正忙于避难。我们三党干部讨论的结果,决定迁往广东……当时难民人山人海,我们百余口人,再带上堆积如山的行李,不要说远行,就是去近郊农村也很困难。我拖着病腿,拜访了省政府主席张治中,商讨迁往广东的事宜。蒙他慨然允诺,下了命令拨了一个火车车厢,供我们一行免费乘坐,还亲笔给广东省主席吴铁城写了一封介绍信,给我们解决了大问题。”1938年7月17日,金九一行乘火车离开长沙,7月20日安全到达广州。

  楠木厅6号、“金九先生疗养处旧址”,至今仍是来湘韩国人参观的地方。

  这两个地方,写照着中韩两国人民团结一致抵御外侮、争取民族独立的历史,也是中韩两国人民传统友谊的见证。

【编辑:唐云云】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