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现代舞蹈家金星:中国的舞者心态不稳定

2014年02月21日 16:38 来源:北京商报 参与互动(0)

  2013年中国舞剧市场并不景气。据统计,舞蹈类演出整体场次比上年同期下降64%,票房收入下降52%。然而,被标榜为小众艺术的现代舞票房却比上年同期增长了145%。在上海金星舞蹈团团长兼艺术总监金星看来,“这个票房贡献有一半来源于我的舞团”。如果说一家完全依靠社会资源独立运作的民营现代舞团可以让小众舞蹈逆势而上,那么那些依靠政府买单的国有院团,面对大众化舞剧市场的急速跳水是否也该觉醒了?

  北京商报:您最近在微博上公开表示,几乎您所有重要的作品都在保利剧院表演过,但这次有可能是最后一次进保利,原因是场租太贵了,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金星:中国所有的剧院都不扶持任何艺术形式,它就是一个收租的场所。3月2日、3日,上海金星舞蹈团将在北京保利剧院演出两台现代舞专场《我和我的细胞在九宫格里Have Fun》与《三位一体》,12万元的场租对于我来说,一咬牙一跺脚可以租下来,但问题是12万元租来的只是一个空壳。

  如果你想在剧场里使用一个化妆间就需要再花费500元,使用一个字幕的价钱是5000元/天,你用一盏灯甚至是一根线都需要额外再付费,这样一来成本就不是12万元,而是十七八万元甚至更多。但反观国外演出市场,即使我租的是顶级的皇家歌剧院,只要我掏了钱,剧场里的所有设施和工作人员都会为我服务。

  如果国内的剧场场租居高不下,演出成本自然下不来,那就只能把压力转加到老百姓身上,最后的结果就是更没有人进剧场看演出了。

  这样的体制不健康,我不愿意这么做,所以只能让表演者和投资方自己默默承担,整个演出下来就只能是赔本赚吆喝。我们最终只能靠在国外的演出费维持在中国的生存。如果相关的体制不改善,市场也就没办法平衡。我现在最大的梦想就是建一所属于我自己的剧院。如果哪个城市愿意给我盖,我马上移居过去。

  北京商报:如今一大批民营演出机构如雨后春笋般迅猛发展,民营话剧团甚至一度成为了小剧场的生力军。然而提起民营舞团,能叫得上来名字的屈指可数,特别是现代舞团。在您看来,哪些因素制约了民营舞团在国内的发展?

  金星:首先,在国内的演出市场中,并不缺乏优秀的舞者,而是舞者的心态不稳定。好高骛远让他们没有办法形成在舞团演出的长效机制。许多跳芭蕾、民族舞的舞者由于长期无法进入该领域,认为改跳现代舞才是打入圈子的捷径,实则不然。

  其次,很多舞团编舞的出发点不正确。他们只想着怎么去获奖,而不是想怎么走市场。很多编舞打着获奖的名号到处走穴,实在不行就跑到学校里当舞蹈教授,这已经成为了圈内众人皆知的路数。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样的恶性循环一旦形成,整个舞蹈市场就会被摧毁,老百姓对于现代舞的认知和接受程度永远无法提升。所以我希望舞蹈圈里的各位别再乐此不疲地互相捧臭脚了。

  除此之外,文化认知也影响了现代舞在国内市场的发展。我们平均每年在国外演出50-60场,但是在国内,一年能演15场就很不错了。很多演出公司从战略上考虑,更愿意花重金请明星,歌舞演出更受欢迎。相反纯艺术的东西受到了冷落,导致属于前沿领域的现代舞在国内演出的机会大大减少。

  但是无论大环境优劣,金星舞蹈团都会成为浪尖上的弄潮儿。在我看来,上海金星舞蹈团具有不可复制性。我会坚持让这个舞团继续运作下去,因为舞团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态度。

  北京商报:众所周知,欧洲有一大批舞团都靠政府资助与私人基金会津贴存活,这让他们的创作甚至可用“养尊处优”来形容。对于一家国内民营现代舞团来说,资金支持来源于哪里?

  金星:在国内,大多数舞团都是依靠国家来养活。虽然每年有大量的艺术资金可以去申请,但70%的资金都下拨给了国有院团,剩下的30%会让所有民营院团打破脑袋争抢。我认为这种做法不对。如果这个舞团的作品得到了市场的认可,政府就应该给它补贴,鼓励它继续创作精品剧目。如果这个舞团一直创作不出来作品,就不应该拨给它一分钱,让它自生自灭,优胜劣汰。

  很多人都说现代舞看不懂,其实不是看不懂,也不是没市场,而是良莠不齐的作品质量影响了整个市场。

  我对国内其他的民营舞团并不了解,我们的舞团通过演出票房维持平日里正常的运作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如果要创排新作品,那就将面临资金短缺的问题。这部分钱就要通过我当舞蹈节目评委、演话剧、到外面讲课等方式来补贴。要是再没有国外艺术节、商演的收益,舞团就更没有办法生存了。

  北京商报:去年一道“限奢令”让演出市场冰火两重天。随着政策的不断深化,不少院团开始走低价票路线,在您看来演出票价是否存在下降的趋势?

  金星:市场通货膨胀,人工费用一直在上涨,剧场场租连年飙升,演出票价怎么下得来?

  在我看来,按照国内老百姓当下的收入水平来看,演出的平均票价在200-400元之间浮动是可以接受的。如果有所下降也不会下降很多,如果降到了10元钱一张票那就是扰乱市场。艺术团体应该凭借艺术自身去谋求生存,而不是拿着政府的补贴、拿着纳税人的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这种做法就是破罐子破摔。

  北京商报记者 刘小艾

  金星

  9岁考入沈阳军区歌舞团;中国内地第一位美国艺术研究所全额奖学金者;1999年创立国内首家民营现代舞团……

  她是毒舌评委、是话剧新星、是话题人物。她就是金星,中国现代舞的领军人物。

  记者手记

  演出跑市长

  不如跑市场

  北京商报记者 刘小艾

  “在当下的演出市场中,70%的作品是垃圾,余下的30%才是精品。”虽然金星的这番话看似狠了点,但却能直观反映出艺术生产创作存在良莠不齐的问题。商业社会的浮躁和媒体娱乐化的导向,牵扯着艺术创作者急于追逐利益,而不能保证创作质量,最终产品无法经受市场的检验。

  现代舞作为一门小众艺术,在去年的演出市场摇身一变成为黑马。在金星看来,这绝非偶然。国内现代舞的资本运作条件十分有限,人们对其的认知程度还比较低,演出少有企业包场,大型歌舞晚会更是难觅现代舞的踪影。

  民营舞团想要生存下去,没有创作万万不能,而创作的指向不是获奖、不是领导点头,而是观众的口碑和票房。“与其让我用大量的时间去跑关系,还不如潜心研究艺术创作。”金星的话一语中的。

  上海金星现代舞团成立于1999年,现今拥有15名固定舞者和相对稳定的行政、技术、服装、舞台人员,光靠国内的票房收入舞团根本无法生存。于是金星频繁地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当选秀评委、参加电视访谈、演话剧、到大学办讲座,下个月由她主持的一台脱口秀节目也将与观众见面……虽然在不少人看来舞蹈家金星似乎已模糊了她的主业,但这些都是她补贴舞团的重要方式。

  为了创办“舞在上海”国际现代舞蹈节,金星甚至拿自己购买的一套上海老洋房抵押了800万元。靠这800万元,她一连做了四年的舞蹈节,而自己却从此一直租房子住。没有大锅饭吃的民营舞蹈团因为缺乏稳定的资金支持,每一分钱都用在刀刃上,这也令他们对成本核算、风险控制的重视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然而反观许多靠非市场渠道买单的院团,依然处在相当被动的等待与尴尬之中。以至于如果没有参赛或评奖的目标和动力,便失去了创作的激情和灵感。即便作品没有被市场认可,也有非市场渠道获得的资金做强有力的后盾。而这样的赌注对于民营团体来说,他们输不起。

  前不久,德国顶尖级的舞团萨莎·沃尔兹&客人舞团在其成立20周年的庆祝活动中宣布解散,原因是德国有关文化机构无法继续承诺给予该团长期经费支持。

  过于受温室保护的欧洲艺术家碰到了金钱问题,总是太“脆弱”。但试想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中国,不知又将会有多少舞团宣布倒闭?无论靠什么方式生存,让市场逼一逼总是好的。

【编辑:宋宇晟】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