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评委回应阿来鲁奖零票:评选机制要求投票集中(图)

2014年08月18日 10:10 来源:大河报 参与互动(0)

阿来

  8月16日下午,在第六届鲁迅文学奖报告文学评审中以零票落选的四川作协主席阿来发表了3500字的声明,对票选结果称“我抗议!”阿来称接下来不会有其他的动作,“这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我已经把我的质疑提出,就这样吧。得奖与不得奖,我都得继续上路,进行我独自的寻访”。

  因《南渡北归》受到广泛关注的作家岳南在此次鲁奖评选中,也与阿来一样得了零票。岳南称对这一结果也感到困惑,但不会公开回应,“怕被人家说是没吃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对零票的解释,岳南的回答是:“评委们这样做,有他们的想法,是不是牵扯到更复杂的原因,我就不知道了。”

  疑问

  1→为何允许《瞻对》进入报告文学组的评选而不当初就拿掉?

  2→﹃非虚构﹄如果不是报告文学,那么它是哪一个文学类别 ,阿来质疑 我心中的疑问没有解开?

  3→是《瞻对》艺术水准太差不入任一评委之眼,以至于得零票吗?

  阿来在声明中称,鲁奖评奖期间,他正在川藏线西段寻访。他说,一开始在得知《瞻对——两百年康巴传奇》以零票落选时只是迟钝的漠然,但心中的愤懑还是被接踵而至的记者电话唤醒了。“又一个记者的电话打来,在毫无准备的情形下,我站在尼洋河边的堤岸上,对着暮色渐浓的空荡荡的河谷说出了三个字:我抗议!”

  阿来称,自己愿意看到评委们的解释与澄清。但在评委何建明回应“得零票是正常的”之后,阿来认为自己“心中的疑问并没有解开”。

  阿来对自己在报告文学评奖中得零票从“体例不合”、“评奖程序”和“作品质量”三个方面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阿来的作品《瞻对》是基于历史事实和实地考察,描写清朝官兵与藏区人民两百年的对立抗争的故事,在去年年底曾获得了《人民文学》杂志颁发的“非虚构”类小说大奖。于是阿来提出质疑,零票是不是评委们在排斥非虚构文体,拒绝“非虚构”进入“报告文学”?阿来认为,如今越来越多的作者加入这“非虚构”体裁的写作,正是对日益狭窄与边缘的“报告文学”的一种拯救。

  阿来说,“如果有人要说,‘非虚构’不是‘报告文学’,如果有人要说,具有强烈现实焦虑与指向的历史事实不是现实,那么,为何当初又允许《瞻对》一文进入报告文学组的评选,而不当时就拿掉?而要等一轮轮投票下来,又以终投的零票收场?世界上哪有这样的程序?《瞻对》一文和他们投下了庄严一票的那些作品相较,艺术水准太差?语言?结构?在哪一方面有贻笑大方的败笔?在任何方面都不能入哪怕一个评委大人的法眼,以至于要得零票?”

  阿来的抗议一时间激起千层浪,阿来称,抗议是“希望我自己和其他写作者再来参加这个奖项时,以文学之名,受到公正的对待”。

  评委回应

  零票不代表真没有评委投

  有记者致电报告文学组的评委会主席何建明,其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鲁奖发言人李敬泽、评委梁鸿鹰、李朝全等人均对此不作回应。在本次报告文学组的11位评委中,何建明与丁晓原是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的负责人、报告文学界很有分量的发言者,李青松、马步升、黄济人等人是曾经多次获奖的报告文学作家,刑军纪、贺仲明是从事文学研究的学者、教授,梁鸿鹰、李朝全则是供职于中国作协创研部。而一些评委此前曾在不同场合表达过对《瞻对》、《南渡北归》的赞赏。

  昨天,报告文学组评委丁晓原回应了阿来文章中提出的几点质疑,并解释了为何会出现零票。丁晓原首先语气坚决地否认阿来提出评委组“报告文学排斥非虚构”这个观点,称“我们绝对没有排斥非虚构类作品,这是绝不可能的”。丁晓原解释,“非虚构是一个更大的概念,报告文学是其中一种,这个奖项虽然叫报告文学,但后面有括号标注包括的纪实文学等种类”。

  而对阿来提出的题材不够宏大、主题不够正能量等作品本身的种种问题,丁晓原也都一一否认,“阿来这部作品是非常优秀的,在参加评选的194部作品中能进入前十也说明了这一点。我个人非常喜欢他的作品,其他评委也都很喜欢。此外还有岳南的《南渡北归》,本身是非常优秀的作品”。

  “零票其实是一种夸张的表现,得零票不代表真的没有一位评委投。”但由于评奖规定,必须有5部作品入选,剩下5部落选,这就导致为了凑齐5部入选作品三分之二的票数,投票必须集中。“这是评选机制的问题”,丁晓原解释。但是对于为何阿来的作品没有得奖,丁晓原说:“这个原因我就不好说了,我只能说每一部获奖作品都是很优秀的,所以谁得奖都是对的。”

  丁晓原还解释了为何在零票之后没有给阿来和岳南一个解释:“不是我们评委组不负责任,这个没办法解释,怎么跟他说呢?说我觉得你这个作品哪里不好,而且每个评委看重的东西也不一样,原因很多的。”此次鲁奖实名投票并公开选票,但在阿来和岳南看来,或许并没有做到真正的公正。

  文学评论家白烨是少数明确表示对评奖规则“不欣赏”的评委。他认为,在中国这样一个人情社会实名投票,让评委压力很大,因为会得罪人。他认为,公开是手段,公正才是目的,如果因为公开而影响了公正,就不是最好的办法。据《北京晚报》、《成都商报》等报道

  壹周娱眼

  “有争议”的正能量

  □王不动

  世间诸事,其实大都不必以“对错”权衡,比如刚出结果的第六届鲁迅文学奖,奖项引起了诸多争议,但无论谁获奖,这争议都是会产生的。

  用娱乐圈的话来讲,有争议,证明有人在关注,有关注度,证明你的存在尚有价值。

  “鲁奖”也是如此。在喧嚣的社会生活中,文学类活动几乎要被人淡忘,如今阿来的报告文学《瞻对——两百年康巴传奇》“出人意料”地获得零票,周啸天《将进茶——周啸天诗词选》也“出人意料”地获得本届鲁奖诗歌奖。阿来对“鲁奖”公正性的质疑,以及网友对周啸天近乎戏谑的“扒皮”,让“鲁奖”几乎超越一贯引人注目的娱乐事件,成为全民的谈资。

  “鲁奖”是否公正?这是人们质疑的核心,只是评奖委员会正在努力做到公正,第一时间公布评选结果,而且实行实名制投票,而且将评委投票的情况公布于众。“散文杂文奖”评委会委员郑彦英曾介绍,“有很多作品都在评选过程中被淘汰掉,其中不乏著名作家的优秀作品”。从评委的角度来看,“优中选优”是必然的心路历程,但“文学”恰恰是一个精神层面的东西,它缺乏统一的规范标准去评判,“有人觉得写到了心里,有人觉得言之无物”,这在文学批评领域,恐怕是每天都上演的事,人们看到了阿来的作品得了零票,但报告文学《低天空:珠江三角洲女工的痛与爱》、《南渡北归》、《白老虎》也均为零票。

  一个旧体诗的作者获鲁奖,引起质疑是再自然不过的,但人们关注周啸天的诗歌,恐怕是一种审丑情结在作怪,网上流传的几首打油诗多么符合互联网时代的浅阅读和快速传播!然而在“新诗”为主的当下,“旧体诗”被排挤得只剩下一个角落,有几位网友熟读旧体诗,通晓韵律,从遣词造句的角度对周啸天的诗作进行过批驳?事实上,周啸天虽然获奖,但从本届鲁奖诗歌奖的评选结果来看,他的作品不是最好的,大解的《个人史》、樊忠慰的《渴死的水》、海男的《忧伤的黑麋鹿》都是全票当选诗歌奖,别急着百度,你能随口朗诵其中一两节吗?

  其实“鲁奖”把诗歌奖颁给旧体诗,这事比“讨论周啸天凭什么得奖”更有意义。

  古往今来,凡是与评奖有关,几乎都有争议存在。诺贝尔文学奖几乎伴随着争议前行,世界各大电影节也都争议声四起,但就像“误判造就了足球的魅力”一样,用争议的方式来引起普通人的关注,这恐怕是一起公众事件能维持生命力的最直接有效的途径了。

  关于争议,组委会并没有正面回应,只是中国作家网上微妙地挂出了一篇原载于《人民日报》的文章,题为《当下的批评是不是学问》。其中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教授张江认为:“在学院体制的裹挟下,我们时下对学问的判定,已经越来越形式化。用什么样的文风写作,有多少个注释,引用了多少本古书或洋书,这些因素正在演变为‘学问’与否的判断标准。但是,对文学批评的判定,归根到底要看它的有效性,即是否有利于作家创作和读者接受,是否有利于文学发展。”简言之,评奖的目的不在于奖,而是它带给社会的推动力,以“鲁奖”之名,让人们在碎片化阅读的网络时代回归阅读本身,仔细体味书卷之中的安宁或澎湃,这恐怕是各种文学奖评选的真正意义之所在。

【编辑:唐云云】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