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格非:《金瓶梅》在西方比《红楼梦》影响大(图)

2014年08月18日 10:54 来源:南京晨报 参与互动(0)

  刚刚颁发的鲁迅文学奖,似乎收获了“一地鸡毛”。不仅诗歌奖项的得主饱受网友揶揄,随后曾经的茅奖得主、著名作家阿来连发质问,认为自己受到了极不公平的待遇。而在鲁奖获奖作家中排名第一的格非,昨天携新作《雪隐鹭鸶——<金瓶梅>的声色与虚无》现身上海书展。除去对作品本身的提问外,很多抛向格非的问题,都是围绕着鲁迅文学奖,然而格非的态度很淡然:“我多年与得奖无缘,这些年早就不关心这些了,提名获奖都不知情。”

  虽然没获过鲁奖,却婉拒当鲁奖评委

  本届鲁奖收获的口水特别多。直到昨天,作家阿来还在连续质问评委会。在当初入围名单揭晓时,业内普遍对作家阿来的《瞻对——两百年康巴传奇》看好,认为这是一部无论是口碑抑或是销量都能双赢的作品。但公布票数之后,包括中国作协副主席何建明在内的11位报告文学组评委均未给这部作品投票,而其他四部作品都获得了全票通过,令阿来愤怒不已。

  对于这样的声音,无论是作协还是评委都保持了沉默。虽然是不同类别的奖项,但是这无疑让格非也受到牵连,认为如今的鲁奖越来越虚假、不公,而他的这个“鲁奖新秀”头衔也受到质疑。

  对此,格非却很淡然,“我对这个不关心。说起来,我连什么时候被提名入围了都不知道。”就在获奖当天,格非也不是最先知道这一喜讯的,“我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后来我接到妻子打来的电话,说我获奖了,我才算得知这一消息。我对妻子说,你看我获奖了,你是不是应该请我吃顿饭,她答应了,然后我们俩当晚就出去吃了一顿。”这也算是这位“鲁奖新秀”最大的庆祝。

  另外,格非告诉记者,其实这么多年虽然没有获过什么重要的奖项,但是鲁奖倒是几次邀请他担任鲁奖评委,“我都拒绝了,因为我太忙。”

  不愿去《百家讲坛》,因为觉得压力太大

  相对于鲁奖,格非显然更愿意谈的,是他的新作《雪隐鹭鸶——<金瓶梅>的声色与虚无》。早在此前格非来南京时,他就曾经向记者透露过,他读了二十多年的《金瓶梅》,发现这部奇书被太多人误读,价值更是被大大低估。记者拿到书后翻阅,发现该书是以各种全新的角度来解读《金瓶梅》,比如从哲学角度来谈小说思想与阳明学之间的关系,而为了写这本书,格非更是翻阅了大量记载晚明社会的史书,“比如说为什么《金瓶梅》里没写到农业?没写到乡村风景?没写到西门庆的父母?这些问题都吸引着我。我发现,晚明是一个社会急剧变革的时代。”

  格非特别强调了《金瓶梅》的被低估,“其实《金瓶梅》在西方,比《红楼梦》的影响更大。”发现记者的讶异神色后,格非解释,“有一次我在意大利,看到几个学生都在看英译的《金瓶梅》。交谈后我了解到,相对于《红楼梦》,《金瓶梅》他们阅读起来更没有障碍。因为《红楼梦》里面的东方情调很重,很多东西外国人理解不了。反而是《金瓶梅》里写到的那些商业、感情对于他们来说理解起来容易点。而且,《金瓶梅》的写法更接近于西方的现实批判主义和自然主义。”

  格非告诉记者,他将在他供职的清华大学开讲《金瓶梅》,向他的学生们做一次更充分的解读,“百家讲坛也曾经让我去讲过,但是我觉得压力太大。”

【编辑:唐云云】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