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老兵身经百战未受伤 记忆渐无仍牢记黄埔军歌(图)

2014年08月18日 10:56 来源:海南日报 参与互动(0)

晚年的蔡子俊 ,孩子们每周都抽时间陪陪他。

黄埔学子蔡子俊 ,今年已99岁高寿了。

文\海南日报记者 范南虹 实习生 符君 通讯员 陈永忠 图\海南日报记者 陈元才

  “九九弹指一挥间,回首青年入黄埔;沙场奋战杀倭寇,为国为民献青春。”这是一个走过世纪的百岁老人,在99岁时写下的一首小诗。青年时,他抱着“男儿当报国,马革裹尸还”的必死决心,走上抗击日本侵略的烽火连天的战场,历经广州战役、长沙会战、清远之战大小战役无数,与日军多次肉搏,杀敌难以计数,却安然生还,毫发无伤。他就是被战友戏称为“不该死”的黄埔军校18期学子——蔡子俊,如今在海口市福利院安度晚年。

  在海口市福利院1-12房里,年近百岁的蔡子俊老人在此度过他平静的晚年。对于过去,他几乎全无记忆了,那些烽火连天的岁月,那些蒙受冤屈的日子,都已在这间有些晦暗的小房子里渐渐远去,只剩下鬓发如霜的老人和他少年时报国的热血情怀。

  老人因年老,记忆渐无,所幸他在记忆清醒的90岁时写下了回忆录,也曾将自己不平凡的一生详述给大儿子蔡岳。因此,从他的回忆录和蔡岳的口述里,我们清晰地打开了老人一生的脉络和那些令人动容的杀敌故事。

  少年饱尝颠沛苦

  不忍亡国从军去

  蔡子俊一生坎坷曲折,命运之苦,常人难及。正是这种苦难,磨练了他的心志和筋骨,当日本侵略中国时,他毫不犹豫地挑起了报效家国的重任,去当一名抗击侵略者的战士。

  蔡子俊祖上是福建蒲田人,在清末民国动乱不安的时代,其父蔡广雅从福建逃难至广东省海康县石头仔村,后在此置备薄田1亩定居。蔡子俊出生仅半年,蔡广雅去世,留下孤儿寡母艰难生存。

  “父亲童年生活一直很苦,是靠奶奶做手工缝纫养活他。”蔡子俊在回忆录里也写道,从他记事起,顿顿稀饭,一年都吃不上一顿肉。尽管如此,勤劳的母亲在蔡子俊6岁时,用为老师家人缝衣服抵学费的办法,坚持送他到私塾读书,盼望儿子长大成为一个有出息的人。

  蔡子俊上私塾后不久,姐姐嫁给了香港一位商人,只留下蔡子俊和母亲相依为命,夜晚昏暗的油灯下,母亲挑灯缝衣,偶尔停下来慈爱地看看一旁苦读的儿子,这样的日子虽然清贫,但有母亲在,就让子俊心安且快乐。一年后,海康发生瘟疫,十室九空,蔡母也不幸染病身亡,小子俊悲痛不已。“母亲逝世时,才30余岁,只有年幼的我在她身边,我手脚无措,伏在她身上放声大哭,泪如雨落。”

  母亲去世一年后,奶奶又去世了。10岁的子俊只能独自生活,日子困顿不堪,很多时候,他只能在清可鉴人的稀饭里,撒几粒盐巴当菜。那个年代,音信难通,直到12岁,出嫁香港的姐姐回家探亲,才知家中变故,姐姐偿还蔡子俊葬母欠的债后,带着子俊到香港闯世界。

  在香港,这个当时革命潮流汇聚的东方之珠,刻苦读书的蔡子俊逐渐接触到更多革命道理,坚定了报国的理想。1937年,七七芦沟桥事变,蔡子俊和其他爱国青年学生一起,喊着“打倒日本侵略者”、“驱逐鞑虏,还我中华”的口号,走上街头游行示威。

  “我是个孤儿,家已破,决不能再亡国!决不能做亡国奴!”多少年了,90岁老人笔下,对侵略者睚眦之恨跃然纸上。

  这一年,22岁的蔡子俊毅然回乡参加了国民党军队。1938年10月,他跟随部队打响了阻击日军进犯的广州战役。“与日军的战斗殊为惨烈,我军伤亡惨重。”广州战役虽重创日军,但最终中国守军防线被突破,日军占领了广州并控制了附近要塞。老人的回忆录里没有记录他所在的部队,但查阅史料可知,广州战役中方参战军队有国军十二集团63军、153师、93师。蔡子俊所在部队从广州撤退至三水、芦苞、清远等地,后调至韶关马坝驻扎整顿。

  投身黄埔学军事

  誓逐倭寇出中华

  蔡子俊在此后三年军旅生涯中,从一名普通士兵升至文书、司务长、团部中尉书记,是一名执笔文官。“我一心想当武官,要带兵打仗和日本侵略者拼到底!”蔡老在回忆录中写道,当他听闻黄埔军校招生时,狂喜不已,立即决定报考黄埔军校,苦练杀敌本领,把倭寇逐出中华。

  此时,蔡子俊已25岁,超过了黄埔军校规定的报考年龄,无奈他恳求部队一位高级军官帮助说情,才获得了报名资格,并如愿进入黄埔军校二分校十八期第七总队步科学习。

  “这是革命的黄埔。……打条血路,引导被压迫的民众……”时光无情,打磨尽老人的记忆,他已忘却了身经百战的烽火,却牢记着黄埔军校的校歌。

  苍老颤抖的军歌声在海口市福利院低低响起。记者问老人,为什么连打仗杀敌这样震撼的故事都忘记了,还能完整地记得这首校歌。老人说:“校歌里有一种精神,那是随时准备为国家为民族牺牲的精神,那是团结一致,同胞亲如手足共御外侮的精神。”

  “在军校里,学知识、学拼刺刀、学筑战壕、学枪械……”每天的训练紧张艰苦,但从小艰辛的蔡子俊乐此不彼,他很快成为一名优秀学员。毕业后,即进入新三军当排长。

  新三军始建于1927年,此后多次改编重组。查史料得知,蔡子俊进入新三军时,师长是余建勋,这支部队先后参加过南昌会战,第二、第三次长沙会战、浙赣会战、鄂西会战以及常德会战,这也是一支战功显赫的部队,但在内战中被解放军消灭。

  第三次长沙会战爆发,蔡子俊所在部队迎战南昌日寇第三十四团,“我军官兵与之苦战周旋,发挥神勇,枪炮声震动荒野,敌兵倾巢而出,战况呈狗牙交错之形,互不相让。”战至最后,在一个名为“半围汤”的土坡,双方拉开了肉搏战,“战场上刺刀寒光闪闪,拼杀声不断,烟尘盖野,尸骨狼藉,血流成河。”老人的描述,足见战况之惨烈。

  更令蔡子俊悲痛的是,二团长身负重伤,团指导员腹部、肩膀中弹,却又流不出血,最后鲜血积在腹部,腹胀如鼓。指导员临死授命,让蔡子俊代连长,带领残兵继续战斗。

  第二天,新三军第二师师长亲临前线督战,士气大振,全师反攻,终于夺得失地,日军死伤惨重,狼狈向南昌方向败退。第三次长沙会战,粉碎了日寇打通湘赣公路的企图。

  身经百战不死身,因为机智、勇敢和大无畏精神,在战场上,蔡子俊杀了很多日本鬼子,自己却毫发无损,从未受过任何枪伤、刀伤。“我杀死了很多日本鬼子,从未受过任何伤,战友们给我取了个绰号‘不该死’。”老人得意地笑了。

  蔡岳告诉记者,蔡子俊曾给他讲过一个故事。在广州战役中,蔡子俊当时还是一个新兵,奉命任尖兵班班长,主要是诱敌进攻。时天降大雨,蔡子俊穿着雨衣,日军以为他是指挥官,集中火力向他扫射,他随即翻身滚入河沟,进行反击,枪声打响后,大部队迅速支援,打退了日军。事后检查,雨衣下摆有三个弹眼,但蔡子俊却毫无损伤。

  反对内战当逃兵

  恋乡不肯离亲人

  日军投降后,蔡子俊以为终于能过上和平安定的生活。不想内战爆发,蔡子俊所在部队要开拔到青岛打内战。让他非常痛心。

  “我爸不愿意打内战,他觉得这是同胞相残。”蔡岳说,父亲趁部队调拔之际,连行李军饷全都不要,半夜只身逃路出来,准备离开广州前往香港谋生。半路上,蔡子俊遇到黄埔军校同学钟开璟,钟是海南人,堂兄是罗卓英司令的随从副官,在钟的邀请下,蔡子俊到了海南,并在钟开璟堂兄的关照下,任职广东省保安第七团五连连长,在琼山府城训练新兵。

  后来,与蔡子俊同为黄埔军校校友,历任陆军大学西南参谋训练班教官、国民党联合勤务总司令部工程署副署长的丘士深,将在海口中正小学教书的女儿丘仲琴嫁蔡子俊为妻。

  国民党在内战中战败后,蒋介石派出黄埔军校教官卢石英前往海南,笼络在海口的黄埔军校师生,一同逃往台湾,伺机东山再起,并许诺前往台湾后每人官升一级。蔡子俊度过了几个不眠之夜,思之再三,他还是无法割舍在海南的亲人,更无法割舍这片他曾经战斗过的土地。

  “我的任务是打败日本侵略者,还我大好河山。如今,我的任务已完成了,不想再为国民党部队卖命了。”老人继续留在了海南。

  此后,命运几经变幻。现在,老人在海口市福利院养老,经济来源仅有海口市给90岁以上老人提供的400余元生活补助。他说,怕连累儿女,他都不敢生病。

  “一切都过去了,都过去了。”问起老人曾经的遭遇,老人再也不愿提及,他说,此生能为国家为民族而战已是无悔了。

  采访结束后,儿子蔡岳推老人出去散心,阳光洒在海口市福利院的草坪上、房屋上、林荫道上。一切,温暖而宁静。公式

【编辑:上官云】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