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丰子恺旧居暂停开放 因一楼居民反对

2014年10月21日 16:51 来源:新闻晨报 参与互动(0)

  位于黄浦区陕西南路39弄93号的三层洋房“日月楼”是丰子恺的旧居,4年前被其后代以“民办公助”的形式免费对外开放,春去秋来吸引了5.4万多人次慕名参观,然而本月中旬故居却突然宣布暂停开放,起因是一楼居民认为每天大量的游客影响了其日常生活。

  昨天,丰子恺的外孙,上海丰子恺研究会理事长、丰子恺旧居陈列室主要负责人宋雪君颇为无奈,“丰先生要是还在的话也不会争论的。”

  记者探访:

  法国游客吃了“闭门羹”

  轨交1号线陕西南路站站厅,墙上的地图清楚地标出了“丰子恺旧居”的位置,即使从未去过的游客,按图索骥,出站只需步行五六分钟就能找到旧居。

  走进“长乐邨”,一股闹中取静的欧式气息扑面而来,门口是1994年发布的“优秀历史建筑”标志,上面写着“陕西南路39-45弄,原为凡尔登花园、白费利花园……1925-1929年建造”。93号门口“丰子恺旧居”铭牌显得斑驳而沧桑,丰子恺先生1954-1975年居住于此,2005年该建筑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旧居时,丰子恺旧居陈列室的指示牌已被巨大的白色纸板完全遮住,上面画了两只眼睛的图案,用黑色水笔写下“注意,居民住宅谢绝参观,谅解。”这12个大字。指示牌背后,一张白色A4纸上则打印了“本陈列室自即日起暂停开放,敬请谅解”的字样。门口一个装满陈列室资料册的小铁盒也已被上锁,无法打开。

  在记者停留的时间内,有两名外国游客来到丰子恺旧居,可能是看不懂门口的中文标识,他们径直走到93号门口,又是按门铃,又是敲门,始终无人应答。记者上前询问,方知他们来自法国,来上海之前就听说这里有很多欧式老洋房,还有一位“艺术大师”的故居,希望能来感受一下艺术气息,不料却吃了“闭门羹”。

  “虽然丰先生从来没有去过法国,但是可能因为原先老卢湾是在法租界的关系,来这里参观的法国游客特别多。我曾经想把我的太太变成法国人,可是现在我却变成了中国人。”一位生活在上海的法国人曾这样对宋雪君说。这位把自己当上海人的法国人就经常来丰子恺旧居参观,而且他还成了“领路人”,先后带过二三十批法国友人来此参观。还有一位英国朋友竟然也先后带朋友来过20多次,可见丰子恺旧居在国外“朋友圈”中的影响力也是不容小觑的。“其实刚开放的时候游客不多的,随着知名度的提高,特别是去年中央电视台播放一组用丰先生漫画制作的公益广告后,近一年游客多起来了。”宋雪君回忆说。

  丰子恺后人:

  资金有限只够买下二三楼

  “长乐邨”坐落于陕西南路、长乐路路口,是上海很有名气的西式洋房小区,然而很多人却不知道,小区大门口的“长乐邨”三个字就是丰子恺所题,其旧居“日月楼”就是小区中一幢西班牙式的三层小楼,门前有一个小花园。

  丰子恺一家1954年搬到这里居住,这是他一生中居住最长、也是最后定居的寓所。寓所二楼有阳台,中间有一个梯形的突口,既有南窗,又有东窗、西南窗,还带天窗。白天可看日出日落,夜间能观皓月朗星。当年,丰子恺顺口吟出“日月楼中日月长”的对联后,国学家马一浮马上对了“星河界里星河转”的下联,“日月楼”由此得名。后来,这副对联被重新挂回到丰子恺用过的书桌旁供游人观赏。

  据介绍,丰子恺居住在此的21年正是其艺术创作的丰收期。他在此自译或与爱女丰一吟合译了《猎人笔记》、《源氏物语》 等外国名著,写了《西湖春秋》、《回忆李叔同先生》等大量散文、随笔,还创作了《庆千秋》、《瓜车的今昔》等难以计数的画作。但是,这样一座有着纪念意义的名人故居,因为历史原因,长期以来如同“72家房客”,三层小楼内最多时住了十多户居民。

  出于传承丰子恺的文化的考虑,丰子恺后代先后出资买下了这栋建筑的二、三楼;文物管理部门联系了具有文物保护单位修缮资质的一家设计公司免费设计旧居修缮方案,并拨专款用于旧居的部分修缮工程。后于2010年起向公众免费开放。

  宋雪君告诉记者:“其实我们原来也想把一楼一起买下来的,但是当时钱确实不够,没办法,就只买了二楼和三楼。”

  去年8月,丰子恺旧居还一度发生了珍贵藏书失窃的事件,随后市、区两级文化管理部门及社会企业为丰子恺旧居无偿安装了防盗窗、监控摄像,升级了安保。一个月后,丰子恺旧居在重新布局后向社会开放,并接受了民间藏书家瞿永发赠予的17册珍贵书籍。

  一楼住户:

  要求给补贴或置换出去

  其实早在9月份,就已经发生一些争执。按照宋雪君的说法,旧居一楼共有三户住户,其中一家常年不在,而将一间小屋出租给别人,也就是说实际打交道的是2户人家。其中一户在9月份的时候就将大门拦起,不让游客进入,理由就是影响了其日常起居。

  保安告诉记者,旧居一般从早上10点起开放至下午4点半,每天游客少则几十人,多的话大约有100多人。住在隔壁92号的一对夫妻是借房子的外来务工人员,他们告诉记者,游客一多,上下楼梯动静确实不小,老房子隔音又差,就连他们都听得很清楚,“换了我住底楼可能也受不了。”

  在记者停留的约一小时内,记者按门铃敲门多次,后来又绕到93号的后门,反复拍击铁门,均没有人应答。不过按照其中一位居民昨天上午与电视台不露面的“隔窗对话”,他的想法是最好能将其置换出去,或者另外给他租个房屋,第三种方案就是给点补贴。但宋雪君回应说,对方“开价比较高,很难达成一致”。

  事实上,从10月份起,丰子恺旧居所在的居委会就曾经多次对双方进行过协调。黄浦区文保所相关工作人员昨天也给宋雪君打过电话,希望旧居能够重新开放,但因费用等问题,双方始终未能达成一致。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防止游客与居民发生冲突,旧居陈列室索性暂时不开放了。

  [专家建议]

  网上预约限时限流

  上海有大量的名人故居,由于种种原因往往又是夹杂在居民楼里面,故居的部分仍旧有居民居住。频繁的游客参观确实也给一些居民带来不便,记者过去采访位于闸北的吴昌硕故居时也曾招到底楼居民的强烈反对,而要整体动迁或者置换难度又很大。

  对此,有专家认为,在双方纷争暂时很难协调清楚的情况下,能否先采取一些折衷的办法,比如限时限流,或者必须网上预约才能参观等方法,减少对市民的影响。

  市政协委员凤懋伦表示,丰子恺的社会影响和专业造诣有目共睹,有关部门出面寻找合适的地方布展也许是当前最合适的解决方案。“通过社会的帮助和政府的支持,在外面找一个合适的地方继续展览,发挥更大的作用,同时原址继续协调,协调好了再回来。”

  对此,宋雪君认为,再另置展馆的话恐怕价格也不菲,而且也失去了旧居的“原生态”。不过如果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了,那也不失为一种解决之道。记者 徐 运

【编辑:唐云云】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