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郎永淳:第一次播《新闻联播》吓出一身冷汗

2014年11月18日 14:47 来源:生活报 参与互动(0)

  □见习记者 王雪莹 本报记者 宋菲 本报记者 张宇驰 摄

  当大家耳熟能详的《新闻联播》片头旋律想起时,主播郎永淳走上讲台。与以往电视中正襟危坐、不苟言笑的状态不同,昨日,哈师大科学会堂上的新“国脸”,自言如今的自己更想成为一个“幸福榜样”。上千座位座无虚席,一小时讲座掌声频传,记者看到,现场几十名没抢到“坐票”的学生,甚至不顾地面冰冷,垫本书就坐在了台阶上。据本次活动的主办方之一、哈市新华书店总经理李玉滨介绍,郎永淳的“哈尔滨之行”将分别在哈师大和东北农业大学举办讲座和图书《爱·永纯》签售,“得知他来,学生们都疯狂了,仅在哈师大一个小时时间,2000余册图书瞬间被‘抢’光。”

  “让爱情回到原点,每分每秒陪她到老”。在陪伴罹患乳腺癌妻子4年的时间里,郎永淳将“担当”和“乐观”融入到家庭生活的每个细节。可以说,他并没有被“癌”打倒,而是更加积极去应对。“生活有很多岔路口,只要自己不把自己打垮,就永远不会垮掉。”

  A

  妻子患病让我们学会“乐观”

  “剃光头后她自嘲洗脸不用戴浴帽了”

  “昏黄的灯光里,媳妇在等我。她上午在电话里轻描淡写地说,晚上少喝点酒,早一点过来,有件重要的事要跟我商量。”郎永淳在书的开篇中写道。然而,这个被他认为是妻子不让自己多喝酒的“托词”,接下来却成为整个家庭的晴天霹雳。“见到媳妇后,我顺手拿起她的ipad,屏幕弹出的页面是‘中医治疗乳腺癌’,我一下子明白了。”郎永淳回忆着,“其实我也是普通人,听到这件事也会害怕。可我毕竟在医院实习过,对于生老病死也有一定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它这么快就发生在我的身边。”

  虽然病魔降临是不幸的,但是郎永淳和妻子吴萍却用“乐观”给了生命一个全新的解读。“我身边很多人会讳疾忌医,好像不去医院治疗自己就没病一样。我媳妇曾说过,‘生病不是一件丢人的事,但很多人不愿意面对,其实不承认才是应该觉得羞愧的。人生会面临无数十字路口,既然发生了,就要接受它、面对它、解决它。’我们这些年,正在逐渐改变心态。”说完,郎永淳还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媳妇化疗的时候,她去一个小理发店剃光头,人家告诉她价位有20元、38元和88元的。然后她问人家88元能否给她剃出花来,人家说不能,她还老大不情愿地说,那就20元的吧。头发没了后,她还自嘲地写出了光头的几大好处,诸如‘没有静电’、‘洗脸不用戴浴帽’、‘发型稳定,睡觉不担心压坏’等等。”

  B

  自言不是一个好爸爸

  “儿子曾在微信上把我‘拉黑’”

  曾经朝夕相处的一家三口,如今,为了妻子的病,只能分隔两地。“当初一个朋友提议,让我媳妇去美国生活,这样可以调试下生物钟和生活习惯,被动地把抵抗力增强。但是一个前提条件就是,儿子必须和她一起去,要不她一个人在那孤独感会增强。为了家庭而言,我只能做出牺牲,在精神和经济上给予最大的保证。”

  郎永淳表示,自己不是一个好父亲。“媳妇生病时,孩子才上小学4年级。每天早上,他都是自己和同学一起坐公交车上学的,这在北京很少见。但他那时候也习惯了,因为知道妈妈身体不好,需要去医院治疗。后来去美国念初中,他的那个学校远没有在北京的学校出名,所以,我觉得这些都挺对不起孩子的。”

  地球两端,相隔12小时时差,郎永淳坦言自己压力很大,甚至有时候无法停止思念,“回到家,我是孤独的。以前,儿子会抢占我的床。现在,两个房间只有我一个人,两张床,再也没人抢,空落落的。”苦虽苦,但借助视频的远程沟通却增加了夫妻间的感情,“我俩都很强势,以前在家经常因为琐碎争吵,现在反而更加珍惜彼此。但儿子今年15岁,处于青春期,还在微信上把我拉黑过。这臭小子,不仅我给他发信息不回,就连我和他妈妈视频,他都把脸扭到一边。后来我才知道,因为我每次不是让他背单词就是推荐文章,给他了一种无形的压力。”

  C

  播新闻压力大

  “第一次播《新闻联播》

  吓出一身冷汗”

  “1995年4月7日,一个普通的星期五,一个戴眼镜的傻小子,走上了中央电视台《新闻30分》的直播台。”郎永淳在书中“谦卑”地描述自己电视新闻主播职业生涯的开始。“当天中午,我媳妇跑到兴福商场,因为那里卖电视机。她求售货员,把台选到中央1,只为看我的节目。我记得,那期节目我的西装还是借来的,很不自在。”

  作为新闻主播,突发状况和压力是相辅相成的。2011年9月25日,郎永淳第一次坐上了《新闻联播》主播台时,还把自己吓出一身冷汗。“当天晚上6点57分,前面的提要调整了,编辑把原来那组稿件拿走,匆忙间把我的头条导语也拿走了;6点59分,我正在准备,编辑突然跑进来:‘你看一看,这是不是你的头条导语?’我一看,果然是。直到播音结束片尾曲响起,我才放松下来,哎呀,这活不太好干!”郎永淳说,幸好当天是周日,播的都是他们擅长的社会新闻。如果是播时政新闻出错,“那肯定崩溃了。”

  像这种“惊悚”事件,在《新闻联播》中每天都会出现,“举个例子,比如超过10分钟的新闻,我们会编成3个带子,陆续送到直播间。可能编辑先制作导语的带子,我一边播,那边再加紧做下一条。” 郎永淳说道。

【编辑:宋宇晟】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