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扬州“末代盐商”贾颂平:曾拒帮汪伪政府复兴盐务

2014年12月15日 14:22 来源:扬州晚报 参与互动(0)

贾氏盐商住宅(资料图片)

  贾蝶安与相别70年的“何家公子”何践在何园见面。左一贾蝶安,中为何践,右一巫福 捐建扬州首条汽车公路,妻子是吴道台的妹妹琳。

  扬州“末代盐商”之子解密家事

  贾颂平曾拒帮汪伪政府复兴盐务

  捐建扬州首条汽车公路,妻子是吴道台的妹妹

  核心提示

  日前,记者采访到88岁的清末民初扬州盐商贾颂平之子贾蝶安,了解到贾氏家族的一些秘闻。而此前,各种资料提及扬州盐商贾颂平时,都会这样表述:清末民初扬州盐商中,只有贾颂平生卒年月不详。因年代久远,其子女及亲戚难以联系,无从采访,故其生平资料,亦难搜集。

  贾颂平是扬州土生土长的大盐商

  兄弟5个,其中3人有盐号

  贾蝶安介绍,他们贾家祖籍镇江,其曾祖父迁居扬州,从事盐业经营。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到了贾颂平这一代,贾家成为扬州著名的大盐商,贾颂平则是著名的“盐钱两栖”人物。“可以说,我父亲是地道的‘老扬州’,是扬州土生土长的盐商。”

  据介绍,贾颂平有5个儿子,长子贾荣(字少平),次子贾森,三子贾梧(过继给人家),四子贾槐,五子贾栩(字蝶安)。不算过继给人家的贾梧,其子在世的只剩下贾蝶安了。贾蝶安现有子女3人,长子贾扬,次子贾路,女儿贾安林。

  贾蝶安的父辈也有兄弟5人,他的父亲贾颂平是老大。“在我父亲这一辈中,除了我父亲有盐号(同福祥)外,我二叔父和四叔父也有盐号。”贾蝶安回忆,“二叔父名叫贾月亭,他经管的盐号叫‘福吉昌’;四叔父叫贾淮清,他经管的盐号叫‘恒泰盐号’。”另外,贾蝶安五叔父贾亮山在上海从事金融,是一家银行的负责人。

  当时,贾颂平的盐号经营范围简称“江天高宝仪”,“江指的是江都(扬州市曾叫江都县),天是天长(比现在天长市的范围要大),高是高邮,宝是宝应,仪是仪征”;贾淮清的“恒泰盐号”经管范围是在安徽。

  贾蝶安说,当时他的父亲总管家族生意,“我父亲大名叫贾沅,人家来谈工作上的事情时都喊他‘大爷’。”

  此前资料介绍,贾颂平是扬州著名的“盐钱两栖”人物,他独资经营的同福祥盐号是扬州最大的食商。在贾蝶安看来,其实对他父亲最准确的描述应该是“住商、钱商、运商和食商”,“住商,就是住在扬州的盐商;钱商是入股银行;运商是从事官盐运输;食商是官盐销售。”

  贾颂平曾组建缉私营打击私盐贩卖

  日军入侵扬州,贾家被迫逃往上海

  晚清时期,贩卖私盐活动十分猖獗,盐民遭抢、官船遭劫时有发生。

  贾蝶安说,作为扬州末代盐商的“领袖”,他的父亲多次向官府建议组建缉私营,但均被以“没有经费”为由拒绝,后来干脆回复说“盐商可以自己办”。“当时我父亲召集扬州盐商会商,但因负担太大,没一个人愿意出头,我父亲就说,所有费用(军饷和购买军械的费用)他一人承包。”

  贾蝶安还记得缉私营的武器装备,“有枪支,也有火炮,火炮安装在船上,我们叫‘炮划子’。”

  1937年12月8日,日军入侵扬州,贾家被迫逃亡,自此开始迅速衰落。那一年,贾蝶安刚11岁。

  “开始是我几个大一点的哥哥和姐姐先到上海,母亲和我以及一个姐姐一个妹妹则被转移到乡下(司徒庙时家庄三里庵)。”贾蝶安回忆,“我父亲一个人带着伙计到了高邮三垛,住在当地一个大户人家里,盐号也迁到了三垛。不久父亲派了两个伙计把我们接到了三垛。”

  正是在三垛,贾蝶安见到了父亲缉私营的“炮划子”,“我们家里对小孩子管得很严,不允许到处跑;到了三垛后,父亲把我送到学校读书,读书的地方有一水面,对面就是缉私营,‘炮划子’就停在水上,我还上去玩过,船不大,宽就一米左右。”

  随着形势越来越严峻,贾颂平决定与家人一起前往上海,“当时周围都是敌占区,我们先从仙女庙逃回扬州,住在何园旁边一个名叫邹顺年的人家中,他是我父亲盐号上的一个经理,在他家住了3个多月后,才借道镇江到上海。”

  贾颂平曾拒帮汪伪政府复兴盐务

  贾氏家族十分重视教育

  贾家之所以举家逃往上海,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贾颂平五弟贾亮山在上海;一是贾颂平自己在上海也有很多生意往来。

  “我父亲在上海的生意主要是金融生意,他是多家银行的常务董事。”贾蝶安说,虽然有金融生意,但父亲的主要收入还是靠盐路,“因为战乱,盐路隔断,父亲亏了很多钱,家道很快就衰落了。”

  贾蝶安回忆,他们一家到上海后,因为人多,五叔父家住不下,“父亲当时手头还有一点余钱,就在上海租了一块地造房子,“有一个专门的名称叫‘租地造屋’,租期为20年。”

  “我们一家到上海后,汪伪政府听说我父亲在上海,就派人找我父亲,要他复业,把盐务上的事管起来,但我父亲以‘年纪大,有心无力’为由拒绝了。”贾蝶安说,虽然生意越来越不好,但他父亲从来不在他们跟前表现出来,有什么事都是他一人独自承担。

  现在有关贾氏盐商贾颂平的生平介绍,提及他的生卒年月都以“不详”来表述。贾蝶安说,他的父亲是于1944年农历四月二十几去世,享年64岁。

  “到上海后,我父亲比以前更操劳了,老得很快。”贾蝶安说,“生意不好做,又有一大家人要他养。”

  贾蝶安说,他的父亲很重视教育,他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上学了。

  “当时的学堂既有西学又有中学。”贾蝶安回忆,“西学主要是教授英语,当时请的教师是美汉中学的英语老师,我们家小孩多,不管人来不来,他一到时间就开始上课,即使只有一个人。”

  贾蝶安到上海后,被送往教学质量优秀的新建中学(后改为大成中学)读书。1956年,结婚不久的贾蝶安又在妻子巫福琳的鼓励下考上了大学。

  二分明月楼系贾颂平为三弟购买

  贾颂平之妻是吴道台的妹妹

  贾氏住宅庭园中以二分明月楼最为著名。贾蝶安说:“二分明月楼其实是我父亲为三叔父购买的后花园,只不过后来三叔父去世了。”

  2012年,二分明月楼修复后重新对外开放,贾蝶安曾去看过,“大体上和以前是一样的,就是主楼有一点不一样,过去主楼楼梯在中间,重修后是在旁边。”

  贾蝶安说,他看了一些关于他家族信息错误的资料,因为只有他一人在扬州,亲人还打电话质问他为什么不澄清,“我这个人不喜好专门去挑错,这次不是你找上门来,我也不会专门去找人家说他错了。”

  “比如说吴道台是我的姑父,其实吴道台应该是我的舅舅,我妈妈是吴道台的妹妹。”贾蝶安回忆,母亲回娘家时曾带他去过一次,“当时,吴家三兄弟都在家,我跟他们一个桌子吃饭。”

  吴家规矩大让贾蝶安深有感触,“我比他们小很多,吃不了多少,但每上一道菜时,我不先动筷子他们都不动,后来是我奶妈在旁边看到菜来了就给我先挑上一筷子,他们才能吃下去。”

  贾蝶安的妻子巫福琳回忆,她与贾蝶安婚后长期与婆婆住在一起,“老人家非常有教养,从来不大声说话,有一次一个抽屉我关不上,老人家看到后,就轻声说了一句‘再用力一点往里推’。”

  贾颂平热心教育等公益事业

  曾捐建扬州首条汽车公路

  贾蝶安说,他的父亲信佛,对佛家的事情也很关心,瘦西湖小金山上的玉佛洞就是他父亲捐资建造的。

  “其实这个玉佛洞原名叫千佛洞,我小时候去玩过,当时这个洞就像一个隧道,一边通枯木逢春(当时还没有枯木逢春这个景)这边,一边通玉版桥那边。”贾蝶安介绍,洞中两侧的壁上凿有很多格子(像橱柜上的小格子一样),每个格子里都有一尊玉佛,共有几百座。

  “当时洞口有一块牌子。”贾蝶安回忆,“牌子上面是‘千佛洞’,两侧分别是‘贾颂平居士独资捐建’、‘民国二十五年立’。”

  “我父亲热衷于公益事业。”贾蝶安说,扬州正谊小学、正谊中学有他父亲的捐资,而扬州第一条汽车公路——扬圩公路的建设,也有他父亲的捐资。 记者 向家富

  【新闻链接】

  贾氏盐商住宅

  贾氏盐商住宅,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扬州市区大武城巷1-5号、广陵路263号,包括庭园、二分明月楼园林两部分,占地面积3200平方米。其中,庭园是清光绪年间盐商贾颂平所建;而二分明月楼园林,“年龄”更大一些,是道光年间员氏所建,光绪年间贾氏购得并入。据了解,贾氏最盛时,大、小武城巷一带,以及二分明月楼园林,都是他家的宅第和园林。

【编辑:唐云云】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