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陈迈平获瑞典文学院翻译奖 第3位中文翻译家获奖

2015年04月11日 09:50 来源:华西都市报  参与互动()

  陈迈平(左二)和莫言、特朗斯特罗姆、马悦然(左一)。

  陈迈平与妻子陈安娜。

  瑞典文学院将2015年的翻译奖授予旅居瑞典的翻译家陈迈平

  

  是旅居瑞典的华人翻译家。他翻译的作品很多都出自诺奖作家之手。其中有原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主席谢尔·埃斯普马克、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等。

  他

  的夫人陈安娜,是莫言小说的瑞典文翻译。在2012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前,其流传在北欧的小说瑞典语版,正是由陈安娜翻译的。

  他

  偏重纯文学,对类型文学不感冒。他说,“我对《狼图腾》就毫无兴趣。我不会把这类书介绍给院士,那他们会觉得我太傻了。”

  日前,旅居海外的作家张辛欣在微博上透露,“瑞典学院(即发诺贝尔文学奖的机构)刚宣布:瑞典文学院将2015年翻译奖授予陈迈平。”该消息迅速引发文学界关注。陈迈平,笔名万之,1952年出生于中国,长居瑞典多年。在创作的同时,主要从事英汉、瑞汉和汉瑞翻译。10日,华西都市报记者通过网络,联系陈迈平(即“万之”)先生。

  陈迈平曾在北京中央戏剧学院和奥斯陆大学攻读戏剧,创作小说,以及大量文学、文化和政治方面的论文和文章。目前,他在斯德哥尔摩大学和乌普萨拉大学教中文,并长期从事英汉、瑞汉和汉瑞翻译。据陈迈平介绍,瑞典文学院翻译奖设立五十年来,他是获奖的第三位中文翻译家,“前两位是翻译过斯特林堡戏剧的老翻译家李之义和高子英,于1984年共获翻译奖分享。”此奖于1965年设立,奖励对瑞典文学有价值的外文翻译。

  值得一提的是,陈迈平的妻子陈安娜还是莫言小说的瑞典文翻译。陈安娜全名安娜·古斯塔夫森,从上世纪90年代翻译苏童的《妻妾成群》始,如今已经翻译了莫言、阎连科、余华、苏童、韩少功、贾平凹、刘震云、虹影、陈染等10余位中国作家的30余部作品。在莫言 201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前,流传在北欧的小说瑞典语版,正是由陈安娜翻译的。或许可以说,陈安娜的瑞典语版本,帮助了诺贝尔文学奖的18位评委(均是瑞典文学院院士),以母语去更好地理解中国当代文学的精髓。作为在瑞典,翻译最多当代中国作家作品之一的汉学家,诺贝尔文学奖的院士在了解中国文学发展现状时,也会来征询她的见解。

  陈迈平十分熟悉中国作家圈,阅读同行作品的同时,无意中等于先为妻子“筛”了一遍精品佳作。两人夫唱妇随。安娜翻译的中文稿,会给万之润色;万之翻译的瑞典文稿,则给安娜修正。

  将国外的作品翻译到中国的陈迈平有怎样的个人审美和价值偏好的?对此,他说: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太偏大众,而缺了小众,不平衡。那么,我认为我翻译点阳春白雪的作品来平衡一下是很有意义的。我不翻译瑞典那些畅销小说,比如中国翻译过的侦探小说曼凯尔的作品。

  莫言之外,还有哪些中国作家受瑞典关注?旅居瑞典的陈迈平很有发言权——

  余华、阎连科最受关注

  贾平凹、刘震云,翻译还没有跟上

  陈迈平的夫人陈安娜,是莫言小说的瑞典文翻译。在2012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前,流传在北欧的莫言小说瑞典语版正是由陈安娜翻译的。陈迈平十分熟悉中国作家圈,作为一个常年旅居瑞典的翻译家,他对中国文学在西方国家的现状也有着一些见地和看法。

  如今中国文学在西方仍很小众?“在全世界,严肃文学都很小众,诺奖评委也这么认为。”

  华西都市报:您的妻子陈安娜女士对莫言的作品的瑞典文翻译水平之高,对他的作品获得诺奖评委的深度理解,进而获得奖项,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莫言获奖已经过去3年了。据您观察,这个奖项对莫言的文学作品,乃至对整个中国当代文学作品,在欧洲文学读者群中,有怎样的推动?

  陈迈平:我认为不要夸大了安娜一个人的作用。莫言得奖首先是他自己的作品的高度。而就翻译而言,能正确展示这个高度非常重要,就跟换外币,换得合算增值,换得不好贬值,好的翻译可以增值。莫言得奖,当然增加了欧美文学读者对莫言的关注,比如瑞典,买他的书的人就多了。其中大多数是我说的“文学读者”,不是那种消费性娱乐性的读者。通过给莫言颁奖,莫言在瑞典也一下得到了重视,他的书都卖到三万本以上了,而得奖之前,能卖一千都不错(瑞典总共才九百万人口)。

  华西都市报:有说法认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对莫言作品在西方的影响力的推动作用很有限,莫言乃至他的中国其他同行们在西方依然很小众。您持怎样的看法?

  陈迈平:我认为,在全世界,严肃文学都是越来越边缘和小众。大众基本是消费人群,不是能欣赏比较严肃的文学的“文学读者”群。所以,所谓“有限”,不仅仅是中国文学,各国文学都一样。比如,去年得奖的莫迪亚诺,其实得奖前也是小众,只有文学家才比较熟悉。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意识到这个问题,他们常常希望通过颁奖来提升大众对这类文学的注意,意在提高整个人类的文学素质和文化修养。这个是符合诺贝尔宗旨的,是造福人类的“理想主义”的。反过来说,不要用销量来评价文学。莫言过去销量不好,不等于他的作品不好,恰恰是因为曲高和寡。一个畅销作家,往往得不了奖,我认为村上春树属于这类。他太畅销了,倒不是好事。

  还有哪些中国作家受瑞典文学界关注“余华和阎连科最受关注,王安忆是吃了翻译的亏”

  莫言获诺奖后,很多人开始关心,下一个得诺奖的中国作家会是谁?诺奖评委是瑞典人,要让他们阅读到能被精准翻译成包括瑞典文在内等外文的汉语作品,至关重要。所以,从那些被翻译出去的作品在当地文学界受关注的程度,也可探知诺奖的一些动向。

  华西都市报:在当下被翻译出去的中国作家的作品,除了莫言,还有谁的作品比较受到瑞典文学界的关注?从整体来说,目前是怎样的状况?

  陈迈平:我认为,现在比较受关注的主要是余华和阎连科两位,我看他们势均力敌。其他作家,比如贾平凹,刘震云,翻译还没有跟上。苏童的作品也不错,但翻译还要加强。王安忆是吃了翻译的亏。因为她主要长处也是美文,不光是情节和故事,如果美文翻译不出来,就等于我说的,翻译让作品贬值了。其他作家我不太知道。我不是用畅销来评价作品的人。我对《狼图腾》就毫无兴趣。我不会把这类书介绍给院士,那他们会觉得我太傻了。可以说,我是比较鼓吹“纯文学”的,不看好商业化的文学。

  华西都市报:在当下中国,不少年轻人的精力和视线都被流行文化通俗文学产品吸引走,纯文学的受众是比较窄的。在您看来,中国文学读者对欧洲的当代文学作品了解度足够吗?

  陈迈平:中国的文学读者,也可分大众和小众。我认为,小众来看,那些中国的文学评论家、作家、出版社编辑等,比较关心欧洲文学,他们的了解程度不错的。比如莫迪亚诺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前,南京译林和上海久久都购买了他的书的版权。我认为他们对欧洲文学有很好的了解、品位和判断。

  华西都市报:您现在长住瑞典?目前手头上在翻译什么作品?

  陈迈平:我目前住在斯德哥尔摩南郊,正在翻译1974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哈瑞·马丁松的长篇代表作《荨麻开会》。马丁松在瑞典声誉很高,但全世界的影响不大,因为他的语言非常特别,很多语种语言翻译都觉得难,和王安忆差不多,你翻译不出他的语言特色,基本就是贬值。 华西都市报记者张杰

【编辑:唐云云】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