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王蒙推小说《奇葩奇葩处处哀》 结婚两年热爱依旧

2015年07月13日 09:54 来源:成都商报  参与互动()

  王蒙

  中国当代作家、学者,著有长篇小说《青春万岁》《活动变人形》等近百部小说,其作品反映了中国人民在前进道路上的坎坷历程。他乐观向上、激情充沛,成为当代文坛上创作最为丰硕、始终保持创作活力的作家之一;2010年11月15日,荣登“2010第五届中国作家富豪榜”,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

  他热爱音乐,曾说:“文学作品,正是我的歌,我的交响,我的协奏,我的节奏与旋律。”

  成都商报讯(记者 陈谋)著名作家王蒙,80多岁仍不服老,最近在四川文艺出版社推出了一部现实题材的小说《奇葩奇葩处处哀》,昨日,成都商报记者通过邮件联系到王蒙,他谈及结婚两年后,自己一直很好,就像自己对于写作的坚持:“热爱依旧,情思依旧,兴味依然,咏叹依然!”

  小说《奇葩奇葩处处哀》是王蒙创作历程中的一个全新尝试,描写一个年至耄耋的男人晚景生活及与生活中四个罕见的奇葩女子的故事。王蒙说,自己早就积累了这方面的素材:老年丧偶,好心人关心介绍,谈情论友,谈婚论嫁,形形色色,可叹可爱可哭。他自己也的确经历了丧妻再娶,不同于文中出现的各类奇葩和苦涩的故事,他则幸运地再次遇到爱情。

  妙语连珠的王蒙说:“感谢晚年俺与绚丽奇葩们不平凡的邂逅,使我老而弥喜、弥丰,弥奇,弥色。感谢她们让我了解了更多的生命的奇妙与人生的滋味,特别是女性们的百态千姿,啊,每一个女子不分老幼,个个皆是风情万种,套路千般!多么丰富啊,我亲爱的奇葩们!”

  “生活万岁!爱情万岁!妇女万岁!奇葩万岁!奇葩奇葩我爱你!我怎么搞的硬是配不上你……”这两段小说中的文字,实属奇妙,依稀有王蒙的心声。

  王蒙:结婚两年,热爱依旧

  成都商报:80多岁了,您还笔耕不辍,为何没有想到休息停笔呢?

  王蒙:热爱依旧,情思依旧,兴味依然,咏叹依然!

  成都商报:第一个故事《奇葩奇葩处处哀》中沈卓然是以您为原型吗?或者讲述的是您的故事?

  王蒙:来自一个老友的丧妻寻偶经验。不成功的奇遇,令人想起奇葩二字,对于奇葩的描述,又让人爱起奇葩的各显神通来。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信息岂能说得清楚。您慢慢品吧,能不能咂出点滋味,全看您的人生体味与人生悟性。

  成都商报:描写沈卓然在金婚两年后他夫人淑珍去世,金婚时候的得意兴奋到老伴去世的迷茫失落,以至于失眠孤独。当时的复杂心情其实也是您描写自己的内心吗?

  王蒙:丧偶的经验有我自己的,寻偶的经验与我本人无一毛钱的关系。

  成都商报:你笔下的沈卓然,让读者联想到了您戏剧性的一生。

  王蒙:我当然不是主人公。只会写自己的人不会写出太多东西来的。

  成都商报:听说您在写作的时候会听音乐?

  王蒙:写作时不听什么。我对音乐的兴趣也很广,东西古今,深浅巨细,都听,更沉醉的是交响乐。

  成都商报:两年前,您曾说,有幸遇到了单三娅女士,你们结婚两年了,现在过得如何?

  王蒙:我现在很好,谢谢读者。

  乐师是调制,演奏音乐的高人。他们可以用最简陋的设备,把最纷乱最复杂最原始最简单的生活、感化成悦人的音符,让人陶醉让人痴迷。这是我对乐师的理解。我见到的乐师不多,但我看到的王蒙先生,却有乐师的感觉。

  王蒙喜欢音乐。按他的说法,从小就喜欢听收音机里的曲艺节目。上世纪五十年代一有财力就买留声机,就喜欢听唱片,吟唱歌曲。他这种喜好坚持到现在。并且与时俱进。年轻时是收音机,是留声机,后来是音响,当数字化音乐流行,他很早就学会从网络寻找并播放音乐。平时吟唱,兴奋时喜欢以美声的方式歌唱。在朋友聚会时歌唱,在联欢会上歌唱。他喜欢俄罗斯歌曲,在73岁时花1个月时间学会唱俄语版的《遥远,遥远》,并在中央文史馆的中秋联欢会上为大家演唱。他喜欢新疆歌,他在中央党校,在国家行政学院讲堂上讲,播放灰狼的《黑眼珠》。他还专门给人民日报投稿《歌声涌动六十年》,这歌声既在社会涌动,更在王蒙先生的心中涌动,涌动60年70年,还在涌动下去。你看那《青春万岁》,里面尽是昂扬的歌。

  但这些不是我要说的。我要说的是王蒙先生是一个把生活当一首宏阔的交响曲、把生活把工作当琴键、欣赏生活中每个音符的人。

  王蒙先生在谈写作时说,生活的每件事情,对于作家来说都不多余,都不浪费。快乐的事情是这样,失意的事情更难能可贵。去五星级酒店的体验与下小馆子的体验并行不悖,吃喝拉撒睡哪样都不会浪费。

  王蒙先生在谈他第一部长篇小说《青春万岁》的创作时说,曾经一度,他感觉迷茫,不知一部长篇小说的结构该如何安排,后来在听交响乐时豁然开朗,一部小说,不就是一部交响曲吗?要有序曲,要有呈现,要有高潮,要有重现,要有尾声。这样所有的感觉,所有的细节,所有的人物事件便可以各安其位,各得其所。

  王蒙先生的一个保姆曾经问他,叔叔你是什么时候写的书啊?每天你看电视、游泳、打球、会客,参加活动,没见你写啊!事实上每年王蒙先生都要创作出版一两本新作。2014年1月45卷本的《王蒙文集》出版,比十年前出版的《王蒙文存》整整多出22卷,1000万字。最近流行一个问题“时间都去哪了?”哈尔滨学院的李雪教授就问王蒙先生“你的时间是从哪里来的?”

  王蒙先生的回答简单,我这个东西写累了,就写点别的。比如写小说累了,就写点散文,写解读文章写累了,就写点小说,换换脑筋,互为休息。他就像在弹奏一首曲子,而且是巴赫的曲子,多主题,多声部,左右手都有主旋律,左右手不停,听众听到的就是多声部,多主题的旋律。

  四川文艺出版社最近出版王蒙的中短篇小说集《奇葩奇葩处处哀》就是王蒙先生这样弹奏出来的一段旋律,这是他用右手写《天下归仁》时,用左手写出来的作品,是他弹奏生活的感受,是他对这一段生活的观察与艺术重现。

  文/彭世团(王蒙助理)

【编辑:唐云云】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