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一周文化观察:茅盾文学奖评选获监督 释永信遭举报

2015年08月03日 08:46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中新网8月3日电 近一周以来,第九届茅盾文学奖集中评选工作拉开帷幕,纪律监察组将对评奖过程进行全程监督。本周少林寺方丈释永信遭实名举报事件持续发酵,举报人已公布了五份举报证据。本周,梁信诉中央芭蕾舞团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侵权案,庭审结果引发关注。山西举办的“全国高考状元敕封典礼”遭斥,学者批其为哗众取宠的闹剧。武汉大学今年的录取通知书被网友指出抄袭中国人民大学去年的创意,业内则否认,称细节差别大;而一向创意十足的故宫再联手电影推出首套电影文创产品,为宫廷萌物又添成员。71岁著名男中音歌唱家、中国合唱艺术的推广者田玉斌病逝,令人悲痛。中新网小编现为您梳理近一周文化领域的大事。

  【评奖】第九届茅盾文学奖集中评选 纪律监察组将全程监督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评奖委员会7月30日在北京举行第一次全体会议,标志着为期18天的第九届茅盾文学奖集中评选工作正式拉开序幕。纪律监察组将对本届茅盾文学奖评奖全过程进行监督,并在评奖过程中设置了公证程序。

  中国作协党组书记钱小芊在会上指出,茅盾文学奖是我国具有最高荣誉的文学奖项之一,自1982年开评至今,已逾三十载,本届茅盾文学奖评奖工作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之后举行的第一次国家级文学奖的评奖工作。为此,他要求各位评委坚持标准,确保导向,遵循茅盾文学奖坚持思想性与艺术性的完美统一的标准,把那些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作品遴选出来。

  钱小芊透露,纪律监察组将对本届茅盾文学奖评奖全过程进行监督,在评奖过程中还设置了公证程序,“这些举措都旨在改进文学评奖,不断探索文学评奖中更有效的监督机制,使评奖工作有一个好的过程、好的结果。”

  根据《北京青年报》记者的梳理,至少在2011年上届评选时,茅盾文学奖就设立了纪律监察组,上届还首次采取了评委实名制投票。和上一届高洪波、李敬泽出任评奖委员会副主任不同,本届高洪波退出,茅盾文学奖评奖委员会副主任由李敬泽、阎晶明出任。

  至于茅盾文学奖评奖委员会主任则由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出任,不过根据最新修订的《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评奖委员会主任主持评奖工作,不参与投票。

  第九届茅盾文学奖参评作品征集工作于今年3月15日启动,4月30日结束。经审核,初步认定共有252部作品符合参评条件。

 

  【创意】故宫“萌物”添“戒急用忍” 联手电影推文创产品

  据《北京晨报》报道,从朝珠耳机、“朕就是这样汉子”折扇再到建筑彩绘“秘密皇宫”,近年,故宫一系列紧跟时尚的“萌系”文创产品迅速蹿红,“故宫萌物”已成为年轻人的“潮物”。8月1日,故宫联手电影《新步步惊心》推出的首套电影文创产品开始预售,为宫廷萌物一族又添电影成员。

  故宫“戒急用忍”系列文化创意产品已经开始在网店故宫商城预售。这是一组“四件套”产品,包括冰箱贴、文化衫、环保袋和马克杯。其中文化衫最贵,115元。冰箱贴最便宜,36元。这四件产品上都绘制有萌萌的图案,特别是文化衫上竖排印着的“戒急用忍”四个字,给人感觉很是酷炫,有点像早年间那句“别理我,烦着哪”。不过这句“戒急用忍”可是康熙御笔,内里的含义要高明许多。

  熟悉清朝历史和小说、电视剧《步步惊心》的人都知道,“戒急用忍”是康熙题赠给雍正的处事箴言。据故宫文化服务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戒急用忍”是希望人们可以控制情绪,始终保持平和、清净的状态。作为一个古为今用的正能量主题,“戒急用忍”适用当代人生活、事业、学习等各个方面,是对传统文化和精神的传承,同时也是电影《新步步惊心》与故宫文创产品的紧密结合点。

  故宫文化服务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在故宫博物院建院90周年前夕,故宫文创研发团队与热门电影《新步步惊心》的合作,开创了传统历史文化机构与流行文化品牌的合作先例,是“让故宫所代表的传统文化不断与大众现代生活相接轨”的又一大胆尝试。

释永信 图片来源:新京报
释永信 图片来源:新京报

  【风波】少林方丈释永信陷入举报风波 举报人公布5份举报材料

  本周,少林方丈释永信持续陷入举报风波,举报人已经公布了第5份举报材料。据《法制晚报》报道,7月25日,一则名为《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这只大老虎,谁来监督》的网帖在网络热传。网帖举报了释永信的五大问题,直指释永信侵占少林寺财产和玷污少林寺名誉,网帖署名为“释正义”,还留有联系电话。

  7月26日晚,中国嵩山少林寺官方网站表示已经报案并发布报案材料,针对网络热帖,要求“有关部门尽快对造谣者依法进行查处”。材料称,7月25日,少林寺发现有人发布了有关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的谣言。发布者以实名举报为噱头,发布了诸多毫无事实依据的不实言论,而该谣言已经被部分不明真相的媒体或网友大肆转载。7月26日,中国嵩山少林寺以肆意损毁方丈释永信名誉,影响禅宗少林寺的形象为由将释正义告上法庭。

  《法制晚报》记者联系了自称为举报人的“释正义”,他表示“会对其负相应的法律责任。” “释正义”还称,释永信的罪行还有很多,“我们这边还有许多材料可以证明”。在谈及举报目的时,他称与释永信并没有任何个人恩怨。

  仍据《法制晚报》报道,7月28日,“释正义”向媒体公布了证据称,释永信早已被开除僧籍,同时还公布了释永信、释延洁的身份户口信息。除此之外,释正义还公布了多份显示为阜阳市人口信息管理系统上的获得的有关释永信的个人身份信息,以及被指与释永信有情人关系的释延洁的户籍信息。针对释正义最新发出的“证据”,少林寺寺务处释延芷回应:“我们相信党和国家会帮我们调查清楚,相信他们会给我们一个清白。”

  《新京报》报道称,7月29日晚,“释正义”向《新京报》记者发来材料,称释永信把少林寺相关公司产业的股份逐步转到情妇名下,并喊话释永信晒账本。7月31日14时,“释正义”向《新京报》记者发来两份笔录。其中一份笔录显示,释永信于2004年5月29日接受郑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讯问时称,他到公安机关是为了反映刘某敲诈他的事情。另一份笔录显示,刘某在2004年6月2日接受郑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讯问时称,她和释永信多次发生不正当关系。

  8月1日凌晨,“释正义”披露了更多指称释永信与一刘姓女子多次发生不正当关系的细节,这是释正义8日来公布的第5份举报材料。在这批新材料中,包括一份7页的笔录和一份情况证明。该笔录显示,一刘姓女子在2004年6月接受郑州警方讯问时称,她与释永信多次发生不正当关系。这三份笔录均为复印件,字体为手写体,每页都有指纹痕迹。但这三份笔录的真实性目前尚不能确认。“释正义”也未对笔录来源作出回应。而且,笔录中涉及的郑州市警方、释永信等各方均尚未回应。

  此前,少林寺外联办相关负责人回复媒体称,面对各种所谓的举报和质疑,要让法律说话,方丈也表示:这次一定做个了断,给社会各界人士方方面面都有个交代。

  据少林寺官网消息,8月1日7时,少林寺在经堂举行法会,恭请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法师为法会主法。这是释永信在举报风波后第一次公开露面。

  8月2日,由中泰友好组织举办的“华夏名门少林功夫”展演活动在曼谷举行。作为中国主办方负责人、嵩山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并没有如约出席,但他向大会发来贺信,指“本人事务缠身,无法亲临会场”。而在此前,“释正义”则称,释永信此次赴泰国或有潜逃嫌疑。

  中国佛教协会也在此前在官方网站挂出一则通告,称“近日,网上一位自称‘释正义’的人‘实名’举报我会副会长、少林寺住持释永信法师,引起广泛关注。此事关乎少林寺乃至中国佛教的形象和声誉,广大佛教弟子十分关切。我会已向有关部门和地方反映,希望尽早查明真相,澄清事实,以正视听”。

  国家宗教局也对此事表示高度关注,已要求河南省宗教事务部门协调有关部门和地方了解核实情况,并称宗教事务部门将依法加强对宗教教职人员队伍的管理,同时也将依法维护宗教界的合法权益。

  另,30日,少林寺29名弟子通过网络发出声明称,现查明自称“释正义”的是释延鲁、俗名林清华。声明还称,释延鲁被迁单还俗后,对方丈处理他的事情怀恨在心,于是在网络上编造不实信息恶意诽谤方丈释永信。声明还表示,释延鲁曾打着少林寺武僧团的旗号收受学生,后来少林寺发现释延鲁不但办武校而且在家已有妻儿,方丈察明后将其按寺院规矩迁单还俗。

  对此,少林寺寺务委员会释延芷法师回应称,这一声音不代表官方,现在还不清楚释正义是否是释延鲁。对于为何弟子们认定释延鲁就是释正义,释延芷表示,释延鲁在此事发生初期多次转发对方丈释永信不利的言论,导致少数少林弟子不满,认为他的行为是欺师灭祖之举,遂将矛头指向释延鲁。

  释延芷再三强调,“对此人主动转发之用心,需要大胆想象小心求证!”不过,有媒体报道称,释延鲁称自己不是“释正义”,“不知道为什么把这个事情引到我身上”。 而举报者“释正义”30日再次强调称,所提供的一切证据皆真实可查,如有虚假,愿为此承担法律责任。

  【拍案】《红色娘子军》侵权案二审 庭审中双方激烈争论

  据《法制晚报》报道,7月31日上午,梁信起诉中央芭蕾舞团侵权其创作的《红色娘子军》二审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开庭审理。案件此前已历经3年多的审理,法院于今年5月18日做出一审判决,认定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的演出不侵权,但中芭在2003年6月后未付酬,判决其赔偿梁信12万元,并就官网介绍该剧未给梁信署名一事,向梁信赔礼道歉。随后,梁信与中芭均不服判决,分别提出上诉。

  上午9时30分,庭审开始。梁信委托了两位代理律师出庭,其本人、女儿梁丹妮和女婿冯远征都没有到现场。中芭则由舞团办公室副主任和一位代理律师出庭。

  庭审中,双方展开激烈争论。梁信方称,他从未许可过中央芭蕾舞团改编芭蕾舞剧,1993年双方订立的协议在性质上属于为期十年的著作权许可使用协议。中央芭蕾舞团2003年6月25日之后的《红色娘子军》演出行为都属于侵权行为。对于官网介绍该剧未给梁信署名一事,也不能仅仅以书面形式道歉。故认为一审判决认定错误,请求予以撤销。并坚持一审的诉讼请求,要求中芭停止侵权,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55万元。

  中央芭蕾舞团则称,中芭与梁信1993年签署的合同是著作权的转让合同,在2003年以后不需要经过许可,只需要支付报酬。但一审法院将梁信没有主张、没有请求的报酬事项纳入裁判范围,并判赔12万元,违反“不告不理”原则,属于超越诉讼标的的违法裁判。

  中芭认为,一审关于赔礼道歉的认定也错误。法院立此案是侵犯改编权案件,而宣传海报单中未给梁信署名是关于署名权的违约之诉,而不是侵权诉讼,法院不能同案受理。据此,请求撤销一审判决。

  梁信的代理律师表示,一审法院判决支付梁信报酬是委婉的认同中芭的侵权行为,对于未署名的判决是否超出案件受理范围,梁信方认为此事是对2003年以后中芭侵权内容整个过程的阐诉,并非单独提出。

  中新网记者从冯远征处得知,法院将对双方新提交证据进行研究,该案二审结果将另择日宣判。

武汉大学今年的新生录取通知书 图片来源:武大官方微博
武汉大学今年的新生录取通知书 图片来源:武大官方微博
中国人民大学新生录取通知书 图片来源:人大本科招办官方微博
中国人民大学新生录取通知书 图片来源:人大本科招办官方微博

  【抄袭】武大录取通知书抄袭人大?业内否定:细节差别大

  日前,武汉大学通过官方微博展示今年的新生录取通知书,随后就有网友指出,该录取通知书和中国人民大学去年的很相似,质疑武大抄袭人大创意。

  27日晚,武汉大学在官方微博发布长文,针对录取通知书“撞脸”一事作出回应。

  文中提到,近年来,大学录取通知书借用传统文化元素已成为一种流行趋势。武大录取通知书从去年开始就使用竖式排版,借鉴于古典书籍。竖式排版、题签、毛笔字体等经典元素是传统文化中的公开资源,非独家专属。

  “在共同致敬与传承经典文化元素的基础上,武大和人大又各自通过独立设计表达着自身的个性,在这一点上,既不可抄袭,也不可借鉴,这是设计的灵魂所在。”

  文章还从两校通知书的设计理念进行解读,称武大强调学生个性化发展,倡导自由理念。设计者用“龙腾鱼跃纹”表达这种个性,为突出喜庆色彩,调整为红色基调。人大则主要使用“海水江崖纹”,以表达其“国民表率”、“社会栋梁”的人才培养理念。

  武汉大学称,两校通知书另一个显著的不同在于,武大通知书选择了有边框设计(浅灰色外框),传递“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的道理。

  而截止发稿,中国人民大学并为对此作出回应,但该校招生办在官方微博上置顶了有关去年录取通知书的介绍。这条发布于去年7月19日的微博写道:“中国人民大学新版录取通知书采用‘新古典’风格,一方面体现中国人民大学的历史传统和厚重品质,另一方面体现与时俱进、永远奋进在时代前列的校风学风”。

  中新网记者采访了几位平面设计师,他们都认为,武大录取通知书与人大的只是形式上有相似,但在边框、图案、字体等方面的细节差别还是很大的,构不成抄袭。

“康熙皇帝”为高考状元敕封。图片来源:海峡晚报
“康熙皇帝”为高考状元敕封。图片来源:海峡晚报

  【闹剧】 “高考状元敕封典礼”举办 学者批:哗众取宠的闹剧

  据《法制晚报》报道,7月25日,山西晋城皇城相府举办了“2015年全国高考状元敕封典礼”。来自甘肃、吉林、内蒙古、山东、河北、河南、山西7省市自治区的10名高考状元接受“康熙皇帝”敕封。

  高考状元们骑马进入皇城相府御书楼广场,工作人员扮成“康熙皇帝”,敕封他们为“第一甲状元赐进士及第”,每人赏“诏书”一册、人民币1万元,《康熙字典》一函。另据《海峡晚报》报道,敕封完毕,众状元披红骑马,在仪仗队的带领下,举行了盛大的游街仪式。

  中新网曾发文称,在教育部明令禁止炒作高考状元的大环境下,此次“敕封典礼”又明显与商业活动相捆绑,引发了不少网友的反感。此消息一出便引来网上骂声一片。有抨击现今社会追捧病态的状元文化的,有斥责旅游景区商业炒作的,有担忧教育制度和高考状元今后发展的,还有鄙夷封建残余遗留的。

  针对该事件,中新网记者著名历史学者、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蒙曼认为,科举制度对中国社会的影响巨大,并不会轻易消失。它一方面是选贤任能的途径,一方面是群众的寄托,承载着公正、流动等最美好的想法,是中国人找到的社会公平的最早途径。所以至今中国人仍迷恋科举制度及其变体,这有深刻的社会心理在里面。

  “但‘敕封典礼’肯定有商业炒作在里面,这确实是现在新出现的东西。科举制度虽然是隋唐时开始的,但皇帝钦点状元宋朝时才出现。皇帝钦点状元是皇权与科举的结合,皇权的至上、权威赋予科举意义,科举制度成为对皇权的讴歌”,蒙曼表示。在她看来,“当今已经不存在皇帝钦点状元,更何况是假扮皇帝钦点状元?”

  蒙曼称,“敕封典礼”这种商业炒作行为不适合用来认真思考与科举制度相关的任何问题。当下关于教育制度已经有很多有益的思考和探索,跟过去科举制度已经不是一回事,已经不再走老路。如果商业运作硬要往状元上扯的话,不利于认真思考当下的教育制度。中国人曾创造出伟大的科举制度,如今也正在集思广益想办法,建设起新的教育制度。

  一位不愿署名的文化学者认为完全没有必要搭理这次“敕封典礼”。“这并非是政府部门的行为,是景区哗众取宠的行为,无非是为了拉门票。文化领域没有必要去关注这件事,否则反而满足了景区炒作的需求,帮助景区达成了目的。”他说道。

  【逝者】著名男中音田玉斌逝世 享年71岁

  据《北京青年报》消息, 7月31日中午,著名男中音歌唱家、中国合唱艺术的推广者之一田玉斌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71岁。

  很多人了解田玉斌是从原中央乐团独唱独奏艺术家小组的演出中,作为男中音歌唱家和组长,田玉斌不仅自己演唱过很多经典作品,在当时的古典音乐正处于低潮时,他和原中央乐团独唱独奏小组的艺术家们一起,将古典音乐送到很多城市和基层,成为当时为数不多坚持古典音乐演出的音乐家演出小组。

  后来,田玉斌还担任过东方歌舞团团长和中国歌剧舞剧院院长。在担任中国歌剧舞剧院院长时,他特别重视年轻人才的发掘和培养,深得剧院年轻演员们的尊敬。离开领导岗位后,田玉斌又担任了中国合唱协会理事长,他邀请众多合唱艺术专家,为中国合唱艺术的人才培训、中国合唱团体的专业发展,做了很多工作。四川合唱协会会长李西林说:“田老师在中国合唱协会的领导岗位上,呕心沥血、任劳任怨,不辞辛苦,为中国合唱事业的振兴、发展、提高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编辑:刘欢】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