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泽被千余万人60年:淠史杭之水为何岗上流 查看下一页

2018年06月01日 09:44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赵涛

  淠史杭灌区以艰苦卓绝的创业历史闻名。在20世纪50年代一穷二白的条件下开建,靠百万民工的铁镐和独轮胶皮车,硬是挖出了人间天河淠史杭。

  我的父亲赵子厚是1954~1966年的六安专署专员,1958~1966年兼任淠史杭工程党委书记和总指挥,1958年8月19日,父亲作为总指挥,开挖了淠史杭工程的第一锹土,如今他长眠在淠史杭渠首六安横排头。

  淠史杭沟通淠河、史河、杭埠河三大水系,横跨江淮两大流域,以宏伟的灌排体系沟通了五大水库、三大渠首、2.5万公里固定渠道、6万多座渠系建筑物,以及1200多座中小型水库、21多万座塘堰,组成了“长藤结瓜式”的灌溉系统,实现了以防洪、灌溉为主,兼有水力发电、城市供水、航运和水产养殖等综合功能。

1958年8月19日父亲作为总指挥,开挖了淠史杭工程第一锹土
1958年8月19日父亲作为总指挥,开挖了淠史杭工程第一锹土

  淠史杭灌区是新中国成立后兴建的全国最大灌区,也是目前仅有的跨两省的大型灌区,受益范围涉及安徽、河南2省4市17个县区, 1330万人口。21世纪初,仅安徽省境内有效灌溉面积达到1026万亩,使昔日赤地千里的贫瘠之地变成了今天的鱼米之乡,被誉为新中国治水历史上的一颗璀璨明珠。

  淠史杭灌区与其他灌区的一个不同之处在于,由于皖西属于江淮丘陵地区,淠史杭灌区大部分的渠道是挖在岗上或是傍岗走的,因此,淠史杭灌区有着水在岗上流,船在山上行的神奇景象。

  为什么淠史杭之水在岗上流呢?

  在今年纪念淠史杭工程兴建60周年之际,我想通过回忆我的父亲,去回顾在兴建淠史杭的岁月里老一辈的艰苦奋斗,以及灌区决策者怎么考虑才造就了淠史杭之水岗上流?

  一、淠史杭之水为何岗上流

  

  (一)父亲是从枪林弹雨中走过来的老八路

  首先,简单地回顾父亲在战争年代出生入死,经历了枪林弹雨的考验,才能理解他在兴建淠史杭的艰难创业中,屡遭风险,总能面对风险,镇定自若、从容不迫,带领大家安然脱险。

  父亲赵子厚1916年出生在山西省昔阳县。1936年夏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秘密革命组织牺盟会。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任政治指导员。1939年任中共昔阳县二区区长,后调任昔阳县抗日民主县政府秘书。在抗日战争的战场上,日军大扫荡,15天里他所在的县政府驻地被日军突袭包围10次,次次他都能英勇机智突围。

  1943年父亲调到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工作。1945年在太行区党委党校学习。1946年任河北省中共元氏县副县长。1947年父亲参加南下干部队,随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来到安徽省,任中共独山县副县长,在大别山区打游击。他手持双枪,百发百中,英勇善战。

  当时大别山的条件十分艰险。1947年冬,国民党军队三个旅分兵三路,突袭包围了我党独山县县政府驻地落地岗。听父亲说,由于站岗的哨兵看天快亮了,放松了警惕,回屋里抽了袋烟,敌人围上来没有及时发现。等父亲听到枪响,敌人的火力已封锁了村口,而村子的三面几乎都是稻田,村口对面是座大山。父亲认为只有跑到对面的大山上才能安全。

  他带着他的通讯员,两人趁敌人机枪换子弹的瞬间,迅速滚过被封锁的路口,冲出了敌人的火力包围圈,然后冒着枪林弹雨跑“之”形路线(这样不容易被子弹打中),冲到对面的大山上。通讯员胳膊挂花,父亲的裤脚上被子弹打了一个洞。两人英勇突围,安全脱险,在大山密林中隐蔽下来,并躲过了敌人的搜山。

  这次被围,很多战友都牺牲了,有些是跑进了稻田,被水田的淤泥困住走不快,被敌人打死或抓走。这就是当年震惊皖西的“落地岗事件”。父亲常说,“我们是把头挂在裤腰带上干革命,很多战友都牺牲了,我们是幸存者,我们要对得起死去的人。”父亲心怀革命理想,经历了严酷的战争考验。

  1952年寿县大水围城,作为六安副专员的他及时赶到寿县,他带领寿县军民成功地把大水堵在城墙外。城墙外是洪水淘天,城墙内百姓生活井然有序,全城安然脱险。

  父亲是久经沙场考验,从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的老八路。长期战火锤炼,使他勇敢机智,胆大心细,遇事冷静,从不慌张。他心怀人民群众的利益,从不计较个人得失。父亲常告诉我们,“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父亲有为人民造福的坦荡胸怀,有蔑视和战胜风险的英雄气概。这些高贵的品质使他能够扛起领导淠史杭艰苦创业的责任;使他为淠史杭呕心沥血、鞠躬尽瘁,舍小家顾大家。在淠史杭创建过程中他一次次顶压力、搏风险,才确保了工程建设顺利进行。

  如果没有千万个像父亲这样老一辈的艰苦奋斗,就没有今天的淠史杭。

  (二)1958年淠史杭应运而生

  1949年父亲任寿县县长、县委书记。他曾看过寿县的史料,记载了历史上江淮旱灾导致的赤地千里。1952年他任六安专署副专员,1954年任专员。有一年遇江淮大旱,他说,他看到了正如史书上所记载的景象,真是旱的赤地千里,没有一点绿色。

  后来他查阅了大量当地的史料,发现六安在历史上水旱灾害频繁,旱灾尤为严重,10年有7-8年是旱灾,缺水如缺血,灾荒之年颗粒无收,百姓民不聊生。他作为皖西地区的最高行政长官,要考虑经济怎么发展,思来想去,兴修水利是唯一的出路。

  但是,兴修水利需要许多必要的条件,虽然他一直在设想和筹划修水利,也叫下面技术人员做一些了勘测工作,但是,在1958年以前,兴修大型水利工程的必要条件并不具备。

  我问过父亲,为什么?父亲说,在1958年之前,修水利最大的障碍是农民不愿意在自己的土地上挖沟修渠。土改以后土地分给农民,小农户耕作,视地如命。农民不愿意挖渠,政府想修也搞不了。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修建像淠史杭这样大型水利工程几乎是不可能的。

  1958年6月党中央提出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在三面红旗的指引下,农村有了人民公社,土地归集体所有,农民不愿意在自己家土地上挖渠道的障碍自然就消除了。所以,父亲常说,没有三面红旗,没有人民公社就没有淠史杭!

  在纪念淠史杭60周年的今天,回顾1958年8月19日,父亲作为总指挥,开挖了淠史杭工程的第一锹土,正是顺应了国家政治经济的大形势。

  淠史杭在1958年兴建,可以说是应运而生!

  (三)淠史杭打的是人民战争

  淠史杭开工仅一年,1959年夏天,江淮地区再次遭受特大干旱。淠河总干渠提前开通,7月29日淠河灌区放水灌溉,首次放水抗旱,立竿见影,水流到哪里,哪里的庄稼就绿了,当年抗旱救苗灌溉农田97万亩。这让农民看到了水利的好处,修水利的积极性高涨,纷纷参加了淠史杭建设,日工地最多民工高达80万人,可以说是人声鼎沸,千军万马。淠史杭打的是人民战争。

  父亲说,修工程需要木材,有的老乡把门板,甚至自己的棺材板都捐献出来。可见,当时修淠史杭多么深得民心!在当时六安物资十分匮乏的情况下,靠的就是人民群众,没有广大人民群众的参与和支持,就没有淠史杭!

  参观过西柏坡的人们,都对展览中千万个支前小推车队支援淮海战役留下深刻印象。淠史杭兴修水利的千军万马,堪比淮海战役支前的小推车队,战争有了人民的支持就能打胜仗,也正是有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淠史杭这一大型水利工程,在一穷二白的皖西大地才能建成,它改变了皖西的山水,造福千秋万代。

  (四)少占良田的良苦用心使淠史杭之水岗上流

  虽然修淠史杭,农民不再阻碍在土地上挖渠,但是,皖西属江淮丘陵,岗多地少。父亲深知农民对土地和良田的珍爱,所以,他在领导确定渠道走向时,坚持少占良田。

  他的良苦用心,当时并不被人们理解。为此,他曾与工程技术人员黄昌栋发生激烈的争论。黄昌栋为首的技术人员考虑的是工程如何节省成本,省工省时,坚持渠道要直走。但父亲认为水渠要从岗上走或傍岗走为宜,这样可以半挖半填,不占好田。黄昌栋等技术人员认为自己懂技术,坚持己见。最后,父亲说,不争了,下去听听群众怎么说。

  他们去苏家埠召开农民座谈会,农民都认为修渠是好事,但一致认为最好是不占良田。其中,有位社员说,政府修水利,真是行善积德,挖渠取水是为了多打粮食,可是,咱们这里岗多田少,要是把好田好地都给挖了,修水利还有什么意义?若把田地比作饭锅,修水砸锅,不是把老本赔了吗?众口一词,不同意占用良田。黄昌栋等技术人员也口服心服了。

  在一场激烈的争论后,决策者与工程技术人员统一了思想,确定了淠史杭的总渠支渠,从岗上走或傍岗走的大原则。虽然这比渠道直走要费工费时,但这样修的渠道不仅少占了良田,而且提高了水位。正因为这样,才有了后来淠史杭之水在岗上流和船在山上行的神奇景象。

  父亲最乐道的是,这样修渠使淠史杭渠道的水位高,淠史杭之水对农田能够实现自流灌溉。据统计,仅淠河和史河两个灌区自流灌溉就达到687.4万亩,在灌溉层面又一次节省了人力电力等成本。同时,也使淠史杭工程成为世界上屈指可数的自流灌溉占比高的灌区。

  二、上马、兴建,呕心沥血

  淠史杭工程从上马,到一次次争取外部的资金、物资支持,直至最终获得国家计委立项,工程每向前迈出关键一步,都凝聚着父亲呕心沥血和全身心地投入。

【编辑:高辰】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