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上一页 万家、金元6亿纠葛 落入房地产资金腾挪连环套(2)

2014年08月18日 13:35 来源:经济观察报 参与互动(0)

  8月,上述金元百利两只产品进入利息兑付期,总额约6000万元。万家共赢报案后,深圳景泰、深圳吾思和佳泰地产相关资金被冻结,为金元百利计划提供日常利息支付的账户也被查封,李志刚和李瑞峰被警方控制。计划还款来源断裂,只好延期付息。

  而在去年产品成立资金到账后,其一部分资金用于归还之前的借款,另一部分用于土地开发和拆迁补偿,目前已经全部用尽。

  在事件说明会上,金元百利总经理吴自力表现得理性平和,自始至终,都不认为公司所做的项目存在任何问题,他将此事件称为“意外”,在他看来,如果没有万家共赢的报警,这一项目同样可以称得上优质资产。

  据金元百利调研,云南当地因资金匮乏,类似的民营房企和政府合作项目在当地就有150多个。而他们所投资的棚户区改造项目原本预计今年8月有120多亩地可以招拍挂,11月份250多亩的地可招拍挂,同时项目的房子卖得不错,收益非常可观。

  “一级招拍挂土地开发公司手上没产权和固定资产,拥有的仅是权益,拆迁后政府再把地返还给公司,政府用于拆迁的账户、政府拍地后资金回流的账户是质押给我们的,这是我们的两条风险控制的措施。”吴自力称,“一级土地招拍挂虽有风险,但潜在利益也很大,项目在滇池边上,在没出事的情况下,项目本金的偿还和我们在做项目尽调的情况基本一致。”

  但意外还是发生了。只看到地方政府卖地开发的可观收益,对注册资本金仅1亿元却要撬动上百亿投资的丰华鸿业这一合作伙伴暴露的资金链断裂风险,金元百利却一直不做解释。

  谁来还钱?

  万家共赢和金元百利均不认为自己的项目有问题,他们几乎在同一时间对外声明。目前,5.9亿资金在金元百利的账户上,待法院判决归属。

  万家方面强调,李志刚与其合作的项目投向绝没有丰华鸿业,他们事前对此项目并不知情。无论是万家方面主动或被动选择报警,如果不是资金链非常紧张,李志刚和佳泰地产的资金腾挪术或还不会曝光。

  万家共赢表示,“能保障投资人本息安全,资产管理人将全力维护资产委托人的权益,确保资产管理计划按期或提前兑付。”

  虽然同样是名义上的通道,但是万家共赢项目实际募集人是其股东诺亚财富,相对而言,他们更强调资金名为“资产管理人”的主动管理权利和责任,对追讨更为主动。

  而在金元百利上述计划中,中国银行是项目顾问和金元百利资产管理计划所投资的有限合伙基金的托管人,“投资人应该是来自中国银行,但现在我们不确定。”吴自力称,“金元百利不承担刚性兑付责任,承担还本付息的应是融资人,即中国银行。”

  中国银行在这两个产品中,与涉案各方深圳景泰、深圳吾思、云南佳泰地产都有直接联系,其深圳和云南分行相关人员是否存在违法、违规和利益输送也有待调查。“只是合作方出了问题,拿万家的8亿元一部分还了中国银行,一部分给了我们,钱是从深圳景泰一期过来的,和之前约定的账户不一样,我们在和他们确定,还没来得及,万家共赢就报案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不是很清楚,需要等公安的调查和法院的判决; 第二,我们在积极推动云南丰华鸿业的项目,在和政府共同推动解决。”吴自力表示。

  从表态上看,其并不会“心甘情愿”归还5.9亿元资金,而万家共赢更是认为自己能够拿回这笔钱。

  基金子公司迟早破产?

  “基金子公司迟早出风险是世人皆知的事情了,只看谁跑在最前面。”上海一家基金公司人士称。

  金子公司迟早出风险是世人皆知的事情了,只看谁跑在最前面。”上海一家基金公司人士称。

  近两年基金子公司可谓证监会给予基金业的一大福利。在传统资产管理主业发展受困下,基金子公司享有牌照优势,成为市场上最灵活的一类资产管理机构。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67家基金子公司总规模1.6万亿元,单家公司如招商财富等累计业务规模早已突破7000亿元。

  除了出自银行体系的非标通道,基金公司大量从事的即上述涉及实体经济融资的通道类业务,这原本是信托业的主要业务类型。

  业务发展最快的招商基金内部人士曾振振有词:我们是基金行业,外部怎么能用信托业的监管标准来约束基金业?    不过上述出问题的两只产品计划实际上均是类信托业务。而在银监会的监管下,信托公司有严格的风险准备金指标,并有“刚性兑付”的行业常规。

  而在资管混业大背景下,证监会对基金子公司、私募基金从事多元化的资产管理业务持支持、默许态度。证监会曾对基金子公司“一对多”业务进行过规范,但对各类证券机构子公司进行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予以肯定,而上述产品均在政策允许范围内。

  但实际上,如金融掮客李志刚,这些金融从业者对证监会、银监会的政策都有“深刻”理解,这类产品的设计者深谙制度条款,各种绕道的结构化设计都能让产品看上去“合规”。

  利益驱动下,急于扩张的基金子公司,主要以项目制激励,一些公司总经理直接持有子公司股权,既是公司管理人也是项目经理。

  下转 23版

  上接 17版

  最近两年,基金子公司“接棒”了大量房地产、地方融资平台的融资类信托通道业务,有信托公司负责人甚至直言:我们不愿意做的一些不太好的二三线城市的项目会主动介绍给基金子公司。

  而信托业悉知,通道业务的最大问题在于责任分配不对等、不明确,一旦出事就会互相推诿。在银监会的监管下,有些通道业务还占用信托公司风险资本金,也是这类业务向基金子公司转移的原因之一。

  就在8月份,证监会发行部刚刚对参与三年定向增发产品的出资人结构化融资进行了约束,结构化设计的金融产品往往存在直接出资人风险收益不对称的情况。

  目前证监会正在拟定《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试图将分散在不同证券机构、不同名目的资管产品纳入统一管理框架,不过仅仅是类别划分,并未对融资类、通道类信托业务做出明确禁止,也未对风控指标作出要求。

  如果不是股东压力,万家共赢是否会如同金元百利一样不愿承担兑付责任并不得而知。但是虽为通道业务,仅赚取了通道费,基金子公司依然是法律意义上的资产管理人,应对投资人负责。

  不过67家基金子公司的注册资本金多仅数千万元或1亿元,任何一个项目的刚性兑付,对于他们而言都是不可承受之重,均可直接导致其破产。“即使不是项目风险,属于操作风险,我们的确需要反省,风控是否出现了问题。”相关子公司人士称。

  今年,财通资产、华辰未来等基金子公司也暴露了违约危机,均正在解决兑付问题。今年正是信托业兑付的关键一年,大量从事类信托业务的基金子公司风险大幕或才刚刚揭起。赵娟 李意安

【编辑:张明燕】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