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女记者与志愿者假扮夫妻 配合警方端掉贩婴团伙 查看下一页

2012年10月30日 16:50 来源:金黔在线 参与互动(0)
网友通过微博给打拐志愿者仔仔发来了这张贴在温州的“广告”
网友通过微博给打拐志愿者仔仔发来了这张贴在温州的“广告”
3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
3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

  解救女婴 惊心8小时

  本报女记者与志愿者仔仔假扮夫妻,配合警方端掉贩婴团伙

  “各位好心人,我(在)贵州有个怀孕8个多月,还没出生的男孩。有好心人需要抱养这个孩子,(可)联系电话1876774XXXX”。——这是一张粘贴在温州某幼儿园门外电线杆上的“广告”。国庆节期间,打拐志愿者仔仔的微博接到网友发来的这张举报图片。

  几经周折,仔仔联系上对方,并约好10月29日在贵阳“一手交钱一手交孩子”。昨日下午,本报记者化装成仔仔的妻子,参与了这起案件的抓捕。在贵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8名刑警的努力下,3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婴儿成功获救。

  从早上8点30分,到下午4点30分,这场抓捕,历经9个小时。

  网友微博举报:有贵州人要卖孩子

  “仔仔”是一位特殊的采访对象,他不愿意在媒体上暴露真名也不同意刊登正面照片,他说因为这将不利于今后的打拐工作。

  网友通过微博给打拐志愿者仔仔发来了这张贴在温州的“广告”

  仔仔是出生在四川、生活在广州的80后。在少林寺习武6年的他有一身好武功,曾应征当武警特种侦察兵。2003年年底退伍后,反扒、打传销、打拐、助学,凡力所能及的公益活动,他都积极参与。

  六七年来,他一直义务参与解救被拐卖儿童,转战江西、河南、四川、山东等地与人贩子周旋,协助公安机关解救了近百名被拐儿童,被称为“超级志愿者”。

  打拐几乎占据了仔仔的整个生活。因为纯属自愿,这些年他把在广州做跆拳道教练的40多万元收入全部投入到打拐工作中,每个月仅电话费就要支出1000多元。因为事迹突出,被评为2010年感动中国候选人。

  和很多年轻人一样,仔仔也喜欢“刷”微博。但他刷微博的目的和大多数人又不一样。每天,他的微博都会收到各种举报信息,涉及杀人放火、拐卖孩子等。

  国庆节期间,微博里收到的两张图片引起了仔仔的注意。图片内容显示:在温州市妇联实验幼儿园外的电线杆上,一张醒目的红纸上粗大的黑字写着——

  “各位好心人,我(在)贵州有个怀孕8个多月,还没出生的男孩。有好心人需要抱养这个孩子,(可)联系电话1876774××××”。

  发来举报信息的网友表示,他也不确定图片内容的真实性。做了几年打拐工作的仔仔敏感地认为,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不过最重要的是,孩子是无辜的,不管信息的真伪,他都要求证。

  敲定见面地点:贵阳机场进行交易

  “对方的反侦查意识很强,手机号码其中一个数字有点模糊,是3还是5看不清楚。”最终,仔仔还是在10月6日联系上了对方。仔仔自称在广州做服装生意,多年来没有孩子,一直想要个男孩。“我朋友在温州看到了你们发布的信息,就告诉了我这个事情。请问,那孩子真的是男孩吗?”

  “当然是男孩,这个你放心。”电话里,一位中年妇女回答道,她自称是贵州六盘水人,在温州打工。

  “但是,抱养是有条件的。按照市场价格,男孩是10万块钱。”中年妇女有些“骄傲”地强调,已相继有上海和宁波等地的人电话联系过她,都说想抱养孩子。

  尽管她反复表示孩子很走俏,但经验丰富的仔仔就是不动声色。他根据声音判断,对方虽然说的是普通话,但确实夹杂着西南片区的口音。

  电话里,中年妇女还仔细地询问了仔仔的家庭条件,问他10万块钱能不能接受。在得到仔仔肯定的答复后,对方不再说什么,就挂掉了电话。

  深谙犯罪心理学的仔仔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太急,要“吊”对方胃口。于是,他欲擒故纵,选择等待对方主动联系自己。

  10月7日,仔仔的手机响了,是中年妇女的电话,他暗自高兴,鱼上钩了。

  这一次,她告诉仔仔,是老家的表妹要生孩子。“宁波那边有人想出高价,你愿意再涨点钱吗?”中年妇女突然问。

  “我和老婆在网上联系了好几个卖主,最后都是上当受骗。没见到孩子,我们不同意加钱。”仔仔猜测,对方是在测试自己是否是警察,如果表现得急切,就会引起怀疑。

  之后,中年妇女在不同时段多次来电,“她大概是想从我周围的环境来判断我是干嘛的。”仔仔说,一旦自己手机信号不好,对方就会警惕地说:“你不是用手机在录音吧,要不信号怎么那么差。”

  10月27日早上,迎来了这次抓捕的转折点。

  “孩子生了,不过是女孩,你们要不要?要的话就6万,不要的话我就给别人。另外如果你们实在想要男孩,我就再想办法。”中年妇女在电话里说。仔仔由此推断,对方或许长期在做这种“生意”。

  “女孩就女孩吧,有孩子总比没有强。”仔仔又假装担心地询问,“你们是真的有小孩吧?不会骗我们吧?”

  “我还担心你们是警察呢,我们做这个事情(指卖孩子)也不容易,要是被抓到就完了。”中年妇女反复强调,确实有个女婴。

  本报记者参与:假扮仔仔妻子出面

  28日下午2时许,仔仔到达贵阳,本报记者与贵州电视台《百姓关注》记者一道,全程参与了这次抓捕。

  仔仔身高1.75米,偏瘦,因为长期的打拐工作都处于紧张状态,他说自己失眠得厉害,精神不好。

  “刚好我还差个老婆,你来当我老婆吧。”一见面,仔仔就笑着说。看到记者一脸疑惑,他解释说,在跟对方联系时,他表示会和妻子一道来贵阳领孩子。原本打算请女警扮演妻子一角,现刚好可以“利用”一下记者。

  仔仔如此一说,本报记者立马欣然同意。

  “全国各地都有我老婆,你是第30多任了哦。”仔仔一番打趣,引得众人哈哈大笑。原来在历次打拐中,仔仔都需要女性的配合,因此每到一地都会“征集一个老婆”。因为他工作的特殊性,两任女友都离他而去。

  30多位“老婆”中,女警占了一大半。因为每次合作都很愉快,他和所有的“老婆”都成了好朋友,并经常联系。

  “起初,中年妇女说他们那边会有3个人过来。但另外2个说担心被一锅端,又不肯出面了。你的任务,就是要引出她的同伙。”仔仔告诉记者,“并且,你见到孩子就把她抱过来,要保证孩子的安全”。

  仔仔很老到地告诉记者,让记者与对方见面后,告诉对方,“按照我们那里的风俗,是要亲自给红包讨个喜庆的。你们有多少人,我给你们每人准备了1000块钱的红包。”仔仔表示,如果是人贩子,就不可能不被这笔钱诱惑。因此,一定要让来碰头的人带我们去见她的同伙,然后才可以一网打尽。

  接着,细心的仔仔还和记者商量了着装,“一定要穿得像服装店的老板娘,和我的衣服也要搭配一点啊”。仔仔笑着说,“到时候你挽着我的胳膊,演技要好一点,争取拿个‘金像奖’”。一场紧张的抓捕行动,在仔仔三两句轻描淡写中,氛围顿时变得轻松起来。

  中年妇女告诉仔仔,她将在29日凌晨5点左右到达贵阳。一到贵阳,她马上坐6点46分的火车去六枝县接孩子,然后将孩子带到贵阳交给仔仔。仔仔上网查了一下,从贵阳过来的K944次火车确实是凌晨5点08分到达。

  公安局办公室里,警察阿姨在给女婴换干净衣服。

  当天下午,在本报记者的牵线搭桥下,仔仔联系上贵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听说了这件事后,该支队分管打拐的纪检书记任洪立即表示,周一早上我们见面协商具体细节。

  一切准备就绪,抓捕行动,在悄悄展开。

【编辑:张志刚】

>法治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