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1939年陈光将军率部痛歼日本皇族少佐 查看下一页

2012年08月17日 14:55 来源:人民网 参与互动(0)

  1939年初,八路军一一五师部分主力部队在代师长陈光和政委罗荣桓率领下挺进山东,向在齐鲁大地上猖狂作恶的日军勇猛“亮剑”,连续粉碎了日伪军多次围攻“扫荡”,迅速打开了抗战局面。同年8月,一一五师在鲁西梁山地区全歼日军一支装备精良的“王牌”大队,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这场战斗不仅让在中国战场“锻炼培养”的日本皇族少壮“精英”命丧黄泉,而且也创造了抗战史上八路军首次以同等兵力和劣势装备消灭日军成建制部队的“模范歼灭战”,极大地震撼了当时的日本国内和日军高层,演绎了一幕我军在强敌面前“亮剑”的精彩夺目的战争活剧。

  战将挥师东进 “亮剑”威震骄狂日军

  1937年侵华战争全面爆发后,日本帝国主义依靠其装备精良和训练有素的法西斯军队,在很短时间里就侵占了我华北、华中、华南广大国土,强大的战争机器使半个中国沦陷于侵略军的铁蹄之下。在强敌面前,国民党政府军由于执行片面抗战路线,缺乏民众广泛支持,装备和训练落后,加之上层腐败无能、指挥不断失误,虽进行了多次“会战”,官兵牺牲惨烈,但仍不断丧失国土,一溃千里。不少缺乏战斗意志的国民党军甚至连日军的面都没见着就闻风而逃,“涌现”出一批让国人痛心的“长腿将军”。整个抗战前期,日军以1个大队(营)对付“支那军”(国民党政府)1个师已成为日军作战指导的定律。然而,这一定律却被八路军著名战将陈光指挥的一场梁山歼灭战彻底打破。

  陈光,原名陈世椿,1905年出生于湖南宜章县栗源堡一个贫苦农民之家,曾读过3年私塾。1926年北伐军入湘,陈光成为农民协会会员,并于次年底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8年1月,朱德、陈毅率南昌起义余部进至宜章,陈光组建了一支农民赤卫队配合起义军举行湘南暴动,随后跟随部队上了井冈山,被编入中国工农红军独立三师第二十九团一营任连长。1930年2月中央苏区第一次反“围剿”作战中,红四军主力在富田地区首战歼灭了敌先头部队1个旅。战斗中,指挥员林彪的指挥所遭到敌军的包围,时任一支队副支队长的陈光带领部队拼死突入重围将林彪安全救出。同年6月,在文家市的一次战斗中,陈光第三次负伤,子弹穿过他的右膝卡在骨缝里,血流如注。当战士们把他抬上担架时,他却挣扎着从担架上滚下来,重新爬回阵地指挥战斗,直到将敌人击溃。不久,陈光因作战勇敢升任红四军第十师三十团团长。

  在第二、三两次反“围剿”作战中,陈光升任红十师参谋长,因出色完成战斗任务,被中华苏维埃政府授予二级红星奖章。1933年8月,当蒋介石调集百万大军对中央苏区发动第五次“围剿”时,陈光因军政素质好而出任闻名遐迩的“少共国际师”师长,第一仗就歼敌500余名,缴获大批枪支弹药。红军长征中,陈光调任红二师师长,担负掩护军委纵队和后续部队的任务,他带领部队抢渡乌江天险、攻取遵义,抢占娄山关,屡建战功。在大渡河,陈光带领该师红四团一天狂奔120公里,创造了飞夺泸定桥的奇迹,打开了红军北上之路,从而摆脱了几十万敌军围堵的险境。当腊子口又一次挡住红军的去路时,陈光和红四团政委杨成武指挥部队经过一夜激战,迅速攻克了这一天险。红军到达陕北后,陈光改任红四师师长,在直罗镇战役中,他带领主攻部队一举全歼敌主力一○九师,俘敌5000余人。“西安事变”后,陈光成为红一军团代理军团长。全面抗战爆发后,陈光担任八路军第一一五师三四三旅旅长。1937年9月,陈光率部参加平型关之战,歼敌板垣师团二十一旅团1000余人,取得全国抗战的第一个大胜仗。一个月后他率部再战广阳,毙伤日军千余人,取得了广阳大捷。次年3月,陈光被八路军总部任命为一一五师代师长。

  1937年10月,日军集中3个师团的兵力大举进攻山东,拥兵自重的国民党山东军阀韩复榘在日军进攻面前望风而逃,让日军如入无人之地,在齐鲁大地上猖狂地侵城占地,人民惨遭涂炭。危亡时刻,中国共产党高举抗日救亡大旗,创建了8个支队的抗日游击武装,在日军后方燃起了游击战争的熊熊烈火。1939年初,为支援山东人民抗日斗争,根据中共中央和八路军总部的指示,八路军一一五师师部及三四三旅(欠六八五团)以东进支队的名义,在代师长陈光和政委罗荣桓的率领下,迅速挺进山东,转战至鲁西平原,在山东抗日武装和人民群众支持下很快站稳脚跟,建立和扩大了抗日根据地。同年3月,陈光指挥杨勇所部在郓城地区向日伪军展开攻势作战,拔除敌伪重要据点樊坝,击毙日军指导官以下数十人,全歼伪军1个主力团。随后他又指挥部队乘胜连克运河沿岸的敌伪据点,给当地日伪军以沉重打击,树立了八路军的声威。5月,陈光带领主力继续东进,威慑津浦铁路中段的日军,并在肥城陆房地区粉碎了山东敌酋尾高龟藏亲自纠合5000人马发动的九路围攻,毙伤敌联队长植田大佐以下1300多人,迅速开创了鲁西地区抗日斗争的新局面。

  日军妄言“扬威” 皇族少佐冒进“扫荡”

  八路军的作战行动大大震动了山东日军,他们没有想到在迅速击溃国民党军后会遇到更强劲的对手。尽管日军情报部门通过“努力工作”,事先得到了八路军一一五师挺进山东的情报,其谍报专家和作战指挥部门的高参们还经过“潜心研究”,专门给部队下发了《对一一五师作战研究》的指导手册,但实际上对八路军的战略战术却依然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对陈光的指挥才能更是一无所知。为了巩固其占领区,“消灭敢于与皇军作对的共产军”,1939年6月,驻津浦路日军第三十二师团决定对其心头之患的八路军展开“扫荡”行动。7月底,该师团从日军中抽调了1个野战步兵大队担任“扫荡”任务,为增大“胜算”筹码,日军还特地加强了部分骑兵和炮兵,组成了一个步、炮、骑混成大队,气势汹汹地扑向鲁西平原,企图一举“扫荡击败”我一一五师部队,或“驱逐出山东境内”,以“确保整个占领区的治安”。

  来犯的日军指挥官名叫长田敏江,出身日本皇族(有史料称他是日本天皇的一个外甥),所以备受日军高层的重视,是日军将校军官的“重点培养对象”。来华前,日本天皇还专门召见了他,鼓励其在中国战场“好好锻炼”。为消灭新出现的“共产军”,为自己在皇室家族中“露脸”“建功”,长田敏江便主动“请缨”率队前往扫荡。这位年轻气盛的皇族少佐自侵华作战以来,基本未遇到过国民党军队像样的抵抗(当然日军高层也不会把他放到如台儿庄一类的大血战中“锻炼”)。他曾率领1个大队连打带吓击溃了国民党军1个师的防御,轻而易举就占领了几座县城,因而这次他也压根没把新对手八路军放在眼里。为炫耀“皇威”,长田敏江把这次“扫荡”作战变成了“武装大游行”,从驻地出发后,每天的行军队形,他都以骑兵和伪军在前面开道,步兵大队居中,后面用数十匹骡马拉着意大利野炮压阵,甚至连前哨警戒都不派,就这么大模大样地直向我鲁西根据地开来。

  此时,陈光所率的一一五师主力已开赴鲁中南地区开辟新区,鲁西仅留有师直特务营和六八六团第三营两个连,总兵力不足600人。8月1日上午,陈光和罗荣桓正在驻地召开庆祝“八一”军民联欢会,突然,我骑兵侦察员送来紧急情报:一个叫长田敏江的日军少佐率领一个600多人的日军加强大队和部分伪军由汶上县城出发,正向我梁山根据地进犯“扫荡”。面对强敌,陈光手里能掌握的建制战斗部队总兵力与来犯日军大体相当,但装备却远远落后于日军。在紧急作战会议上,少数人对能不能打这一仗有所顾虑,甚至有人认为部队经过陆房突围战已伤亡300多人,这些大都是经过长征的红军骨干,如果再受损失,不好向中央交代。但陈光经过仔细分析研究后认为,可以下决心以现有兵力歼灭这股骄狂冒进的日军。他向与会人员作了敌情分析:此次来犯之敌虽装备优良训练有素,但指挥官却骄狂轻敌又孤军深入;我军虽与敌人数量相当武器落后,但却是久经沙场的红军基干部队,且地形和群众对我十分有利。“兵来将挡,水来土屯,这小鬼子既然打老远来‘扫荡’咱们根据地,就不能让他轻易回去!”素有“猛将”之称的陈光当即决定对来犯之敌果敢“亮剑”。“好!我看可以下决心吃掉这股狂妄的敌人,打击鬼子的嚣张气焰!”罗荣桓政委也十分赞同陈光的意见,大家很快统一了思想,决心歼灭来犯之敌。

  于是,罗荣桓马上向部队指战员作了战斗动员,组织非战斗人员动员群众迅速向外区转移。陈光则立即与参战指挥员周密制定了歼敌计划:利用高过人顶的“青纱帐”作掩蔽,以少数部队袭扰疲惫敌人,师直特务营3个连和六八六团的十连、十二连在梁山南面的前集、独山两个村子四周摆下一个大口袋阵,等前来“示威”的日军人困马乏时予以包围歼灭。

【编辑:王金志】

>军事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