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罗老”试射延期引质疑 韩国受挫同时激怒朝鲜

2012年10月30日 15:55 来源:新华日报 参与互动(0)
26日,在韩国南部高兴的发射基地,由于“罗老”号发射再次延期,观看发射的现场显得十分冷清。 新华社/韩联社

  韩国29日把“罗老”号运载火箭再次尝试发射的时间“窗口”定为11月9日至24日。“罗老”号发射管理委员会确定11月9日为可能性最大的发射日期。该委员会说,确定具体发射日期仅为方便,实际发射可能是窗口期中的某一天。

  “罗老”号原定本月26日发射,因为俄罗斯制造的第一级火箭与发射台连接处橡胶密封垫损坏而取消。韩国和俄罗斯调查小组同意把受损橡胶垫送回俄罗斯首都莫斯科,接受进一步故障分析。

  韩国《中央日报》10月29日发表文章称,“罗老”号的发射一直依赖于俄罗斯技术,小小的橡皮圈在实质上反映了技术弱小国家的无奈与可悲。韩国在10多年里对“罗老”号的投资共超过了8500亿韩元,其中包括向俄罗斯支付的第1段火箭开发费用约2000亿韩元。韩国应从这2000亿韩元“学费”中吸取教训。

  《韩国经济》26日对俄火箭技术提出质疑,称“罗老号第一次和第二次发射时,先后延期8次,加上这次临时喊停,罗老号共经历9次苦难”。高丽大学教授徐勋认为,如果火箭开发是由一个国家一个机构系统完成,很少会发生发射前因气体泄漏而延期的情况,但由于“罗老”号由韩俄两个国家、多个机构共同研发,因此经常发生这样那样的问题。另一位专家无奈地表示:“一级火箭由俄制造,而燃料和助燃剂等由两国共同生产,因此不协调的地方很多”。

  韩国很多人批评韩俄联合研发“罗老”火箭是否合理。韩国《每日经济》称,韩俄两国科研机构本来在2004年10月签署协议,商定共同研发一级火箭,但2006年10月俄方为了防止技术外泄开始强化监督,造成韩俄两国科技人员的合作氛围被打破。即使是此次延期,由于问题发生在一级火箭,韩专家也不能直接参与调查,只能等待调查结果。还有批评认为,在“罗老”号第二次发射发生爆炸的原因还没有查清楚的情况下,如此快地进行第三次发射是否合理。

  韩国纽西斯通讯社认为,“罗老”号此次延期,问题可能比想象的要严重得多。韩国“罗老”号项目负责人表示,火箭内部由十几万个零部件组成,虽然用肉眼能看到部分碎屑掉出来,但必须把火箭外壳打开才能知道准确原因,有必要进行全面检查。韩国航空宇宙研究院有关人士表示,有可能对制造“不合格产品”的俄方提出问责。

  《中央日报》称,韩国在与俄罗斯签订的“罗老”号共同开发合同中规定,韩国无权过问第1段火箭的开发,这项规定给韩国造成了很大的束缚。俄罗斯以技术流出为由做出上述主张,没有相关技术的韩国只能勉强地回答“YES”。

  文章表示,这一“不平等条款”使得韩国的研究团队在分析第一、二次发射失败的原因时也感到很无奈。第一次发射时,韩国试图分析发射失败的原因,但俄罗斯没有移交运载火箭的飞行记录。第二次发射时,“罗老”号在空中爆炸后落入公海,无法收集残骸。失败的原因与责任的查明也大部分听取了俄罗斯“单方面的主张”。因此,很多韩国人都表示,“韩国是俄罗斯的‘冤大头’”、“韩国的科学家们都是没有能力的稻草人”。

  路透社称,至少到目前,没有迹象表明韩国会改弦更张,他们继续执著地和俄罗斯合搞“罗老”号,并在“罗老”号尚未成功发射时便大谈“自主开发”,希望“该火箭2021年实现商业发射”。尽管屡屡受挫,但韩国发射卫星的尝试还是激怒了朝鲜人。朝鲜在联合国愤怒表示,凭什么韩国一再发射卫星都被联合国无视,而朝鲜同样的尝试,却总被解读为“试图发展洲际弹道导弹”。

  相关报道:
          导致“罗老”号火箭故障元凶露面(组图)
          韩罗老号火箭发射9次延期 媒体质疑俄火箭技术
          韩称罗老火箭第3次发射无论成败俄使命都将完成
          韩罗老火箭将第3次发射 全体韩国人祈愿成功

【编辑:王金志】

>军事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