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中国赴南苏丹维和军医险被闪电击中 距离不足1米

2015年02月05日 11:12 来源:新华网  参与互动()

  中国赴南苏丹维和部队随队军医黄建国的故事

  早就听说黄建国的事迹,在中国赴南苏丹维和部队军官中,他维和次数最多,今年已是第四次。“老维和”身上的故事肯定不少,可笔者三次登门采访,都没见到他人,第一次,他带着卫生员喷灭蚊蝇药品去了;第二次,他随车队到另一任务点了;第三次,他到官兵宿舍巡诊了。第四次,笔者终于见到了正在偷闲看书的黄建国。

  “最怕突发伤病,病人又急又怕,我们也心里打鼓,怕耽误病情。”说起维和经历,黄建国对一件事记忆尤深。那是2011年4月的一天,黄建国第二次维和。

  “黄军医,快,我被马蜂蛰了!”那天,病房里急匆匆跑进一个战士,黄建国一看,顿时吓了一跳。这名战士浑身上下被马蜂蛰了数不清多少下,尤其是脸上、手上等皮肤裸露处,全是红肿。

  先取蛰针,再抹药物。黄建国知道,必须马上处理,否则病人很可能会因为毒素反应产生严重后果。“哎呦,疼!”取蛰针时,战士疼得浑身冒汗,黄建国手上虽稳,心里却着急得要命。“忍着点,不抓紧取出来,破了相,以后怎么娶媳妇?”他边开玩笑,边抓紧动作。一个小时后,蛰针全部取出来,抹了药,打了针,才算长舒一口气。几天后,战士痊愈,专门上门感谢黄建国:“要是在国内,我就送你一面锦旗。要不是你,估计我早变成麻子脸了!”

  还有一次,一名战士慌里慌张地冲进来,气喘吁吁地喊:“我被毒蛇咬了!”一听,黄建国也慌了。当地眼镜蛇很多,毒性非常大,被咬了极易危及生命。但维和部队并没有此类抗毒血清,只有抗蝰蛇毒血清,因此官兵们平时都被反复叮嘱告诫要做好预防措施。

  怎么办?黄建国抓紧查看伤口,没有发现毒液扩散,就询问战士是否确定为毒蛇所伤。这名战士说自己外出施工进入路旁草丛,被咬了一下,觉得可能是毒蛇。黄建国也不敢大意,马上将其送到联合国二级医院,好在最终诊断并非毒蛇所伤,对身体没有大碍。虽然虚惊一场,但回想起这件事,黄建国还是不停感慨:“光听说被毒蛇咬这几个字,浑身汗都冒出来了,这心揪的,就怕战士在自己手里出什么意外啊!”

  黄建国自己也经历过心惊肉跳的时刻。有一次,他出去上厕所,那天恰好下雨,电闪雷鸣。返回时,黄建国只看到眼前一道闪电,随后“轰”的一声,明显感到脚下地都在动,一时没站稳栽了个跟头,再看看旁边,地上被雷劈得冒了烟,距自己不足一米,惊魂未定的他踉跄地跑回宿舍。自从那次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黄建国再也没敢下雨天出过门,还经常用自己的惊险经历教育官兵们做好防雷击预防。

  还有更惊心动魄的。那一次,黄建国随队到另一个任务点,板房还没有建好,只能住帐篷。中午刚眯了一会,一睁眼,头顶正上方一条眼镜蛇盘在帐篷杆上。他大叫一声跑出去,之后几天睡觉都不踏实,每隔一两个小时就起来一次。

  有人说,每个维和官兵背后都有几个心酸的事,关于家庭。说起家,黄建国语气沉重了许多。

  第一次维和出发前,尽管黄建国自己心里也没底,但他还是一个劲地劝妻子放心,不要担心自己的安全。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妻子已身怀有孕,过度的忧心烦躁显然对胎儿不好。妻子表面上显得没事,可每次挂了电话就陷入深深的担忧中,食不下咽,夜不能寐,最终因心情抑郁导致流产。

  出国在即,黄建国没有放弃,但到了国外,他时常被内疚困扰,觉得对不起妻子,更对不起还没出生就夭折的孩子。煎熬中度过8个月,看到瘦了一大圈的妻子,黄建国顿时流泪满面。

  第二次维和前,妻子正值待产期。黄建国害怕妻子再出意外,决定向上级请示不参加本次维和,但这次却是妻子制止了他,“你放心吧,我一定把孩子照顾好,让你当一个幸福的爸爸。”维和期间,听到儿子健康出生的消息,黄建国一个人跑出宿舍,望着家乡的方向,一站就是一个小时。

  黄建国对不起的还有父亲。2010年7月,维和出征前三天,父亲因急性肾结石突然住院,因怕影响儿子工作,家里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黄建国。出国后一个月,黄建国才知道,父亲刚刚出院,身体已极度虚弱。想想数次打电话,故作轻松的父亲正躺在病床上,与病魔进行着艰难抗争,黄建国钻心一样的难受。

  “他更对不起自己!”战友邢伟给笔者讲了一件事。上次维和,黄建国连续几天左小腹间歇性疼痛,到二级医院做B超,诊断为左侧输尿管结石,结石块0.4×0.8厘米。随着病情发展,黄建国经常疼得半夜里醒来,直冒冷汗。白天工作时,他也只能用手使劲按着肚子缓解疼痛。实在忍不了了,就吃几片止疼药。

  维和领导了解这件事后,让黄建国停止工作全面治疗。但仅仅过了两天,闲不住的他又出现在战友们面前。就这样,靠着保守的物理治疗,黄建国扛过了8个月,回到国内,才进行了激光碎石。

  “咱们军人就得对得起国家,对得起这身军装!”黄建国说,“只要问心无愧就好。”(燕小辉、高肖肖、赵伟)

【编辑:高辰】

>军事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