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上一页 追忆七七历史:日本兵试枪 把搂柴火老人当活靶子(2)

2014年07月07日 14:47 来源:北京晚报 参与互动(0)

  佟赵后人忆“七七”

  在北京,正式以现代人物命名的街道有3条,分别是佟麟阁路、赵登禹路和张自忠路,3条路的命名都源于77年前爆发的抗日战争,其中佟麟阁和赵登禹两位将军是在1937年7月28日与日军作战时牺牲。本报记者采访到了佟麟阁将军之子佟兵和赵登禹将军之女赵学芬,听他们讲述英雄父亲带给他们的记忆。

  “七七”之后颠沛流离8年

  佟兵:也曾有父母双全的幸福童年

  “走过佟麟阁路,或是讲述起“七七”的事情,我就想到我父母双全的幸福童年。”89岁的佟兵老人从口袋里掏出褐色的方格手绢,擦拭着眼角溢出的泪痕。抗战八年,多少孩子失去了父亲、母亲,多少家庭破碎:“中华民族决不能淡忘我们抗日战争的历史。”

  父亲被抬进原本为祖父准备的棺材

  “七七”爆发时,佟兵已经12岁,于是许多东西就刻在了他的脑子里。佟麟阁是抗日全面爆发后,第一位为国捐躯的高级将领。父亲牺牲后的场景佟兵至今仍记忆犹新:

  父亲的遗体放在花园那排房子的客厅,买了很多冰,父亲躺在那儿,血肉模糊的,头上有伤,左臂没了,母亲看了一眼立即晕了过去。家人用酒给父亲擦身子,换上便装,父亲被抬进原本为祖父准备的棺材。

  “母亲说你们快再喊一声爸爸吧,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我们全家哭成一团。”

  父亲的灵柩被安放在柏林寺后,佟兵一家躲进了汇文小学,在那里住了很长时间。后来比较富裕的二姐夫出钱,全家人在东交民巷法国医院病房住了小两个月。抗战8年,佟兵一家都在不停地搬家,他上的小学就有汇文小学、史家胡同小学……

  “在汇文中学读高二的时候,满洲国留学生总是欺负我,有个同学叫赵光宇的,把那留学生给打了。学校把赵光宇开除了,我也就退学了。”佟兵告诉记者,赵光宇后来跑到了后方重庆,之后到了台湾,前些年他还回来过,提起这些事情还感慨万千。

  见证父母之爱的手镯被变卖成遗憾

  高中后佟兵考上了辅仁大学,那时已经是1944年了。

  “上了半年,学的是教育系,日伪警察局抓了我一次,说我从事抗日活动。说实话当时真没有,躲还躲不及呢。就是他们知道了我父亲是佟麟阁,故意的。”

  佟兵一直很遗憾,那次为了救他出来母亲将父亲送给她的金手镯卖了。

  “那是结婚20年时,父亲为母亲订的礼物,也是全家最后一件可以变卖的东西。父母的感情特别好,从没红过脸,吵过架。我记得手镯里刻着‘瑞卿夫人,随我廿年,戎马颠簸,历尽艰辛,风雨同舟,含辛茹苦,尊老育幼,克勤克俭,镌此数语,永志不忘。凌阁。’”70年过去了,提到这件事佟兵还唏嘘不已。他解释说,其实父亲叫佟凌阁,可是父亲牺牲后的新闻、嘉奖都写成了佟麟阁,也就这样叫开了。

  开十一战区司令的车给共产党送药

  为了避免再受到迫害,佟兵只好休学,离开北平,准备到重庆参加抗日。

  “当时是张之洞的孙子张厚龙帮我离开的,他是我同学,我临走时他请我吃了顿饭,还给了我很多钱。”佟兵先是辗转到了河南商丘,遇见伪第四方面军总司令张岚峰,想让他帮忙送到后方去,结果交通中断,过不去。在商丘滞留不久,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佟兵接到母亲的信,让他在1946年必须回北平,参加父亲的葬礼。因为身无分文,佟兵到开封找到父亲的战友、第29军的师长刘汝明。刘汝明给了佟兵路费,佟兵先到上海,再到塘沽,回到北京。1946年7月28日,国民政府为9年前牺牲的佟麟阁、赵登禹两位将军举行国葬。“当时赵登禹将军的家属没有回来,还是我给赵将军打的幡。”佟兵回忆说。

  日本投降后佟兵一家搬回了自己的房子,东四十条40号。国民党的腐败让佟兵的母亲发生了转变,当时他们家住了3位地下工作者,张凤岐(音)、石峙(音)和刘三洋(音),当时张凤岐还劝我上解放区。“直到解放前他们三个一直以司机、仆人的身份住在我们家,我记得当时我们给‘老家’买药,开着十一战区司令孙连仲的车,借扫墓的由头,开车拉到香山去,送给共产党。”佟兵说,解放军进城后,当时的领导赵凡还特意到他家致谢过。

  “如今的中国已经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从积弱积贫变为繁荣昌盛,我今年已经89岁了,我就是这一历史的见证人。”佟兵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但我们中华民族决不能淡忘我们抗日战争的历史。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否定侵略历史,我们必须高度警惕,继承先烈的遗志,大力弘扬爱国主义精神。”

  对父亲最初的记忆是龙泉寺里的棺木

  赵学芬:先烈们值得一直纪念

  赵登禹牺牲时年仅39岁,当时赵学芬才两岁,她对于父亲最初的记忆是龙泉寺里的棺木。北平沦陷以后,赵学芬随着母亲四处颠沛流离,一路辗转回到山东菏泽老家。

  1946年7月北平市政府的各界人士为赵登禹、佟麟阁举行公祭大会时,由于北京城内的赵家宅地荒废已久,都没有通知到赵家人,当时他们家一点都不知道。

  如今已经79岁的赵学芬身体已经不是那么硬朗,严重的骨质疏松让她无法独立行走,可是她还是挺愿意走出去跟学生们讲讲那段历史,几十年来,赵学芬一直在致力于青少年思想教育,听她讲述“七七”的孩子有近10万人次。

  “1914年我父亲16岁时就四处打听有没有更好的军队,最终他选择参加冯玉祥的部队,给冯玉祥作卫兵就做了六七年。”赵学芬回忆起父亲参军的经历,“当时父亲是背着家里人去参军。招兵已经结束了,父亲好说歹说,最后当了副兵,就是没有任何待遇的兵。父亲当时说他当兵不是为了发财,是为了打侵略者,使国家人民不受侵害。”

  “冯玉祥将军非常喜欢我父亲,父亲没有正经进过学校学习,就是在老家山东菏泽念了3年私塾。每天冯先生都要求他要写小楷、写大字,都要讲一些救国救民的事迹,因此他对冯先生感情非常深。”

  赵学芬告诉记者,赵登禹练过几年武,16岁时就有1.9米了,身高体壮。“驻防在常德的时候,一次父亲执行任务要翻过山去送一封重要的信,当时山上出现了一只猛虎,经常下山伤人,父亲很自信,觉得能够除去这一害,还是坚持上了山。上山就碰见了猛虎,父亲和猛虎斗了一个多小时才正式出拳去打,都把老虎从山上打得滚到山下去了,掉进水里还继续打,直到打死了老虎。有人跟冯玉祥说你的卫兵能打死老虎,冯玉祥就派了摄影去拍照,留下了一张珍贵的照片。‘七七’后冯玉祥还拿出照片,写上了‘民国七年的打虎将军’几个字。”

  “1933年29军长城抗战,当时父亲已经是旅长,上司派他作为喜峰口前线的指挥,当时他们连夜行军120里地到达喜峰口,日本已经占领了制高点,拼杀伤亡太大,父亲就带领大刀队夜袭,在喜峰口消灭了3000多日军,取得了震惊中外的喜峰口大捷。”根据此战役创作的《大刀进行曲》振奋了全国。

  “七七”后,佟麟阁、赵登禹在南苑抵抗日军进犯。7月28日赵登禹将军在撤往大红门一带时遭到日军的埋伏,日军在南苑到大红门的公路两侧架起了机枪,以火力封锁道路。为激励将士,赵登禹乘坐车子指挥部队向日军冲击,不幸牺牲,年仅39岁。

  “我父亲是抗日战争中牺牲千百万人中的一员。我挺愿意走出去跟学生们讲讲那段历史,我经常和孩子们说,‘你们是国家的主人,你们从小对自己国家要非常得爱。’”赵学芬说,“日本右翼势力不承认侵略中国,说是进入中国。我们热爱和平,不发动战争,也不怕战争。今年是‘七七’77周年,全国人大确定9月3日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将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这说明国家更加重视对抗战的纪念,为抗日战争牺牲的先烈们值得全民族一直的纪念下去。(记者 孙颖)

【编辑:杜雯雯】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