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台湾白领在大陆的小幸福:一个人在北京打拼的精彩

2012年12月03日 09:32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0)
辛永森在北京公司所在地。(辛永森 供图)
    辛永森在台湾工作场景,当时工作环境非常轻松,旁边是同事的泰迪狗。(辛永森 供图)

  台湾白领的小幸福(第一季):一名台商二代的忧与喜

  中新网北京12月3日电 题:台湾白领在大陆生活的小幸福(第二季):一个人,在北京打拼的精彩

  作者 王栋

  “四五月份的北京,真的是很漂亮呀!到处都是红的、绿的、紫的,各种颜色,这些在台湾很难看到的。”辛永森一见到中新网记者,就用他那“台湾式”普通话聊起了对北京的第一印象。

  在来北京不满一年的时间里,辛永森几乎把北京游览个遍,在交谈中,他处处透露出对北京的好奇和对自己“北漂”生活的体悟。

  辛永森1984年出生在台湾高雄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是家里的长子,上面有两个姐姐。

  在采访中,辛永森的健谈、乐观和平实,给中新网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并没有过多的谈论自己遇到哪些困难,更多的是用轻松的口吻,谈到自己用怎样的努力获得第一份工作,怎样度过艰苦的部队生活,以及怎样为父母在老家高雄买一处房产。

  告别“新鲜人” 每天学习8小时英语

  2009年,辛永森刚好毕业找工作,那时恰恰是台湾经济最低迷的时候。“台湾当时真的是百业萧条,就是台大(台湾大学)毕业的学生都很难找到工作。”

  辛永森在大学期间是非常努力的,辛永森告诉记者,自己曾一个学期打过5份工,还因为过度劳累,一度造成自己的脸部神经失调。

  作为一名职场“新鲜人”(刚刚踏入到某一领域的新人),辛永森感觉刚刚从学校出来,与找到第一份工作之间的距离特别大。谈到自己的第一份工作时,辛永森感触良多。

  据他介绍,当时他在应聘一家网站的技术岗位时,主管要求他的TOEIC(一种衡量职场英语水平的考试)成绩达到800分,但辛永森大学时学的外语专业是俄文。面对巨大的差距,辛永森逼着自己在一个月时间内,每天学习8个小时英语。

  辛永森说,这就像攀登一个悬崖,你过了这个悬崖,就和别人不一样了,就不会再是“新鲜人”了,“当中的差距就是这么大”。

  辛永森目前是台湾一家电信公司在大陆的外派人员。据他透露,目前北京分公司只有6人,每个人都要承担设计、测试、行销、售前体验等一系列的工作,因此,“我每次都会用最大的努力来尽快做好每一项工作”。

  当兵时的苦与乐 曾断三根指头

  在2008年,辛永森服兵役入伍了。在部队辛永森曾受过严重的伤,险些失去自己的手指,但他还是笑着对中新网记者说,部队生活真的非常有趣,自己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因辛永森在研究生学习阶段就修了军事课程的学分,进入部队没多久,就当上了排长,但当时没有经验的他每天都会受到上级的训斥,部队的日子过得非常苦。他说,在部队服役的时间,最难受的就是你明明知道一些任务无法完成,你的任何努力在当时都无济于事,还是要硬着头皮做下去,这是最令人绝望的事情。

  在一次军队考试中,辛永森自己开的装甲车发生了意外事故。当时装甲车顶门突然掉下来,自己的三根手指被砸断,“当时真的是疼的厉害”。

  辛永森受伤之后,被要求复健半年。“我受伤之后,生活就变成天堂了,和我以前的生活相比,就是天堂和地狱的对比。”辛永森说。

  受伤之后,辛永森不用再留守岗位,每周要有两天的时间去医院进行康复训练。但辛永森告诉中新网记者,自己的康复过程虽然痛苦,但这其实是自己军旅生涯中最享受的时光。

  缘分到了 也会考虑留在大陆

  在一路打拼过程中,每一个年轻人都会渴望爱情。在辛永森被现在的公司外派到北京之前,辛永森其实特别犹豫,因为舍不得在台湾的那个心仪的女孩。在一定程度上,或许是因为那个女孩的父亲在大陆做生意,她也可能回来大陆发展,才使他下定决心“转攻大陆”。

  辛永森告诉记者,自己和那个女孩虽然身在海峡两岸,但彼此还是会经常通E-mail和明信片联系,他们仍然是无所不谈的好朋友。

  当辛永森被问及,有没有可能在外派结束之后继续留在北京打拼?如果在大陆遇到心仪的女孩,是否会留下来?他告诉记者,因为自己的工作性质,他很可能会在外派工作三年之后返回台湾,但倘若真的能在大陆遇到自己的缘分,“可能会留下来吧!我不会有什么地域上的要求。”

  眼中的幸福 给父母买一套房子

  在交谈中,辛永森非常有个性,这种个性中又透露出一种成熟。他说,自己一直想改变,走不一样的路,如果今天和昨天做的一样,感觉就不舒服。

  谈到幸福时,辛永森给了一个看似传统的答案,他认为幸福就是有自己的家庭。他说,到那时自己不再是一个人的时候,自己对另一个人的责任,就是自己的归宿和幸福。

  辛永森说,希望自己有一个归属,希望经过时间的积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自己想要的东西,就是自己归属感的来源。“我希望认识我自己,但是需要时间。”

  在采访的最后,他告诉中新网记者,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给父母在高雄买一套房子。辛永森说,自己虽然是家里的老三,但作为家中的长子,应当为亲人和家庭承当责任。而且只有在安置了父亲母亲之后,才会考虑安顿自己的生活。

【编辑:王栋】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