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上一页 女老板听信骗子能消灾 交出企业后住进骗子家做女佣(2) 查看下一页

2014年04月21日 15:40 来源:法制晚报 参与互动(0)

  拽术语

  行骗第4步

  被害人:越是陌生越深信不疑

  唐某告诉记者,由于生意上的需要,她经常往返于香港和内地。她在香港发展事业时,周围很多朋友都信仰佛教,自己听说过一些皮毛,也知道“净空大师”是位著名僧人。“我的态度是,可以不迷信,但不能去亵渎。”她说。

  在和李铎的接触中,他经常说“供养”、“梅花易术”、“紫薇斗术”、“金口诀”等在外人听起来很“专业”的词。

  “越是陌生的东西,人们越容易深信不疑。”唐某事后总结道。李铎说的“紫薇斗术”是六大神术之首可以给凡人“改命”、“梅花易术”可以用来“断事”等忽悠的话,当时唐某全信了。

  专家分析

  马皑分析称,制造神秘感、强调专业性,是李铎行骗的第四步。他说,李铎算准了唐某不懂佛学而又不敢亵渎的心理,故意用唐某陌生的内容来让她相信其有“能力”。

  攻心计

  行骗第5步

  亲情攻势 触碰内心柔软处

  唐某说,后来她彻底信任李铎,是因为“他触碰到了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当时我和丈夫离婚了。这事过了一个多星期我父母才知道。”唐某说,这让她的父母十分生气,认为她不孝顺,不愿再和她住在一起,也不愿理她。

  其间李铎对唐某说,她的本田车需要“加持”,因此他要开走,让“净空大师”做法事。

  唐某说,李铎为了证实自己见到了“净空大师”,称“净空大师”让他转告,说她是一个非常孝顺的孩子。他还说,“净空大师”送了她一本有关向父母报恩的书,并在书上折了个角。

  “李铎对我说,你把折角慢慢抚平了,它还是一本书。你怎么会不孝顺呢?”唐某说,“对啊!我怎么能不孝顺呢?!”

  “事后我才明白,李铎当时像是扮演一个‘大师’,用一种比喻,或者动作之类的,来向学生传递一种高深的感悟,他通过这个方式给我洗脑,让我更相信他。”她说。

  后来,李铎还以“大师”的口吻对唐某的母亲说:“唐某是个非常孝顺的好孩子,阿姨您就没有反思一下自己的行为吗?您的女儿最贴心了,当她心里有苦想跟你说的时候,您并没有想去听!”

  “我知道后,觉得李铎虽然是个陌生人,但真的特别理解我。我是个生意人,本来很多疑,但一下子就被他攻破了,对他完全相信了。因为他可以直接读到我最不为人知、不会跟朋友提及的东西。”唐某说。

  专家分析

  马皑表示,把握人性弱点、提供心理支撑、形成依赖关系,是李铎行骗的第五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

  “被害人最明显的心理需要是安全感,它来自亲情和友情等社会支持系统的帮助。”他说,所以,用“心灵鸡汤”的方式,帮助化解亲人间的矛盾,不仅进一步树立了利他形象,也使李铎在被害人心中的定位由“算命大师”转换为可以信赖的友人。

  行骗第6步 骗小财

  女商人拿出家产  “供养”“转世灵童”

  随着双方的渐渐熟络,李铎常对唐某说,你太奢华了,你要苦修、清修,这样才能转命。

  “李铎曾经对我说,他前八世都是转世灵童,这辈子是来享福的,要有9个老婆,他都天天吃斋念佛、喝白水,你还这么奢华。”唐某说,李铎常以“转运”作为理由,要求唐某过“苦行僧”的日子。

  之后,唐某越来越觉得自己应该拿出家产“供养”李铎。

  唐某表示,自己不但把银行卡、金项链、金手镯、玉坠、钻戒、高级按摩椅、笔记本电脑、投影仪都给了李铎,甚至连微波炉、电饭锅、美容卡、餐饮卡这样的小件物品也给了他。

  李铎被抓后也承认,当时唐某有个男朋友,2011年12月底,他骗唐某,说她家的东西被其男朋友下了“降头”,劝双方分手,并说她的生活太奢华,家里的东西需要让“净空大师”“加持”。实际上,这么说的目的是想把财产据为己有。

  专家分析

  “由于对李铎产生强烈信任,李铎的任何指令,被害人都只会从受益而非风险的层面去考虑。”马皑说。

  他分析认为,李铎最初骗的大多都是价值相对低的财物,这可以看做是他对唐某的试探。

  捞大钱

  行骗第7步

  称要“做法事” 得卖掉公司和车房

  根据李铎的供述,2011年12月的一个傍晚,他骗唐某,说其本田车里有邪气,可以找“净空大师”“加持”,并且之后要交给他开。后来,唐某把车过户给了李铎,李铎以19.5万元的价格把车卖了。

  后来,李铎见唐某有不想再继续经营幼儿园的想法,就忽悠她说,不卖幼儿园就永远摆脱不了她当时的男友,还会有厄运。

  后来,幼儿园转让了,唐某得到80万元。李铎以做法事为由骗走了其中的30万元,部分用于买理财产品。

  李铎告诉唐某,做法事需要租道场,由于他是大法师,要召集很多弟子、僧侣前来诵经,因此花费很大。一场法事10万元都是正常的。

  2012年3月,李铎又骗唐某称,其名下的文化公司一直被其前夫把控,她最终一分钱也不会得到,并且,她做法事的钱也不够了。

  之后,唐某把公司转让给李铎,后于2012年6月转让,45万元的所得款中,30万元被李铎骗走,用于购买理财产品。

  2012年5月,李铎看到一张写有唐某签名的空白纸,于是“借题发挥”骗走80万元。

  李铎供述道:“我跟唐某说,你赶紧把房子卖了吧,要不你男朋友自己写一个房子的赠与协议,有你的签名,到时候说不清楚也是麻烦事。再说,做法事的钱又不够了。”

  最后,李铎通过中介公司,以191万元的价格卖掉了唐某位于朝阳区后现代城的房子。唐某给了李铎80万元,李铎又用这笔钱买了理财产品。

  专家分析

  马皑教授表示,李铎是在故意诱导被害人“外在归责”。

  简言之,李铎给被害人的男友、前夫贴上“魔”的标签,视为她曾经和今后挫折与风险作俑者,能够诱导被害人解释自己遭厄运的原因。任何人都有失败之虑,这种心理被李铎利用。

【编辑:朱峰】

>法治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